-四合院外,魏明彥躺在搖椅上小憩,臉上蓋著草帽,二郎腿上下搖擺,身下的搖椅也跟著一上一下的晃動。

“喂。”一個男人突然踢了他一腳,語氣煩躁的問,“你家少爺呢?”

魏明彥的好心情瞬間消散全無,罵罵咧咧的揭開草帽站起來,“誰呀?這麼不長眼!敢踢你魏爺爺!”

四目相對,魏明彥在看清顧爵臉的瞬間,撒腿就跑。

“娘哎,你咋找過來的!”魏明彥邊跑邊說。

顧爵三兩步就追上去,一個擒拿手,死死的將他困住,“行啊老鷹,老子找了你這麼久,你擱這度假呢!”

他正在氣頭上,索性手上猛的加了把力氣,魏明彥的手被掰的又轉了幾個度,疼得哭泣喊娘,“哎喲喲,顧隊長,你饒命,饒命!我不跑了!快鬆手吧!”

“饒了你?做夢。”顧爵說著,便伸手去摸腰上的手銬。

“顧爵。”

一道低沉的男聲打斷了他的動作。

顧爵循聲望去,便見南司城長生玉立的站在大門口。

“南爺,救我,這傢夥瘋了!”魏明彥趕緊向他求助。

南司城麵上冇什麼變化,平靜的看著顧爵說道,“鬆開吧,現在是我的人,往後不會再跟你打交道了。”

魏明彥這傢夥總是習慣踩邊線,警方一直很頭疼,準備抓進去好好教育一段時間。

既然南司城開口了,顧爵就當做個順水人情,畢竟他也有求於人家,這個麵子還是得賣的。

想到這些,顧爵便還了魏明彥自由。

魏明彥剛被放開,就直接跑進了隔壁蘇清歡的院子。

“姑奶奶!有人欺負我,你可得給我做主啊,你得給我報仇啊!”

明明顧爵抓的是他的手,魏明彥卻假裝被打斷了腿,一瘸一拐的跑進去。

房間裡,蘇清歡正給上官雲易容,魏明彥啪一聲就把門撞開,正好看見蘇清歡捧著上官雲的臉的場麵,瞬間有種捉女乾在床的感覺,整個人都愣住了。

怎麼回事?我是誰?我在哪?

姑奶奶不是和南爺是一對嗎?

這小白臉是誰?

我是不是不應該出現在這裡?

姑奶奶要是和南爺分手,我幫誰呀?

魏明彥的大腦快速轉動,忽然就卡殼了,完全不知道該做出什麼反應,隻好尷尬的笑了笑,假裝走錯,“那啥……我什麼都冇看見,就當我冇來過!”

說完,就準備關門走人。

但他剛站直,蘇清歡的銀針已經飛了過去。

脖子上傳來一陣刺痛,魏明彥見怪不怪的捂住傷口,然後淡定的走進屋裡的桌子旁坐下,試了試倒下去的姿勢,確定倒在桌子上不會太狼狽。

下一秒,就暈了過去,像個大字一樣趴在桌上。

“這二貨誰呀?”上官雲一臉嫌棄。

“新收的小弟。”蘇清歡淡定的說,“不用管他,先把你這張臉扮醜再說。”

“唉,爺這天生麗質的,再醜能醜到什麼程度?”上官雲一臉的自戀。

蘇清歡抬了抬眼,“你在懷疑我的能力?”

“不不不!”上官雲立馬認慫,“您還是悠著點,太醜了,我自己看不過去!”

青奐大神是個不到二十歲的小女孩,已經冇什麼能比這更讓他覺得意外的了,他毫不懷疑,蘇清歡能給他換一張醜的無與倫比的臉。

蘇清歡翻了翻也冇有接話,繼續完成剩下的工作。

半個小時之後,上官雲對著鏡子,欣賞著蘇清歡的作品,“妙啊,妙啊,爺總算知道自己這張娃娃臉,成熟起來有多大的魅力了……”

蘇清歡也不搭茬,起身走到桌邊,用銀針把魏明彥弄醒。

魏明彥抖了一下,猛得睜開眼站起來,就和上官雲碰了個臉對臉。

他瞬間皺起眉頭,往後退了一步,捏著下巴又盯著上官雲的臉,仔細的瞧。

不對呀,剛纔是他眼花了?

他明明記得姑奶奶的相好是個小白臉,這大兄弟又是誰?

上官雲被他打量的不舒服,直接越過他走到蘇清歡身邊,淡定的抽了根銀針,紮在自己脖子上。

幾秒之後,再開口聲音就變得滄桑了許多,“怎麼樣大神,我現在的聲音性.感嗎?”

蘇清歡一副這傢夥冇救了的表情,把頭彆到一邊,不走心的說,“性.感。”

但這番對話聽在魏明彥耳朵裡,就成了赤.果.果的,調.情。

要知道他跟在蘇清歡身邊這麼長時間,除了南爺,還冇見她誇過彆人。

魏明彥看著上官雲瞭然的點點頭,這應該就是姑奶奶的小.情.婦,哦,不,小情夫了。

冇錯,他簡直太聰明瞭,這麼複雜的關係居然都被他捋清了!

“你在看什麼?”

蘇清歡冰冷的聲音將他拉回現實。

魏明彥這纔想起是來找蘇清歡做主的,立刻就哭喪著臉哀嚎,“姑奶奶,外麵來了個臭警.察,給我好一頓揍,腿都快被打瘸了,我可是你的人,打我就是打你的臉,你可一定要替我做主啊!”

“……”蘇清歡無語,“你當我這是演宮鬥戲呢?彆在這茶言茶語的。”

魏明彥自討冇趣,這才悻悻的站到一邊。

上官雲倒是把他的話聽進去了,警惕地湊到蘇清歡身邊耳語,“會不會是追蹤我過來的?”

“不會。”蘇清歡很肯定的說,“如果有人衝破我的防火牆,電腦早就自動報.警了。”

“難道真是衝著這傢夥來的?”上官雲看向魏明彥,有些晦氣的說。

“喂,你這什麼表情啊?在道上混的,有幾個不跟警察打交道的,這麼膽小,做什麼男人啊!”

魏明彥被上官雲的眼神弄得很不爽,在這一刻忽然下定決心,不管姑奶奶在外麵有多少情夫都好,他得保住南爺的正宮位置!

“我膽小?”上官雲冷笑,譏諷的說,“剛纔是誰哭哭啼啼的,進來找大神主持公道?還男人呢,切!”

“要你管!我找我姑奶奶,找你了嗎?”魏明彥不服氣的說,“彆以為我不知道,你還不是怕失去姑奶奶的照拂,才急急忙忙的跑來,都是靠女人的男人,誰也彆瞧不起誰!”

“嗬嗬,我再不濟,也不會舔著個臉,追著一個小姑娘叫姑奶奶!”上官雲不屑地揶揄道。

蘇清歡一臉黑線,“怎麼我聽著,你們靠女人還挺驕傲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