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不必。”顧爵冷冷的說,“既然閣下的醫學造詣這麼高,想必應該聽過上官雲這個名字了?”

“冇聽過。”上官雲直截了當的說。

“你覺得我會信嗎?”顧爵咬了咬牙,這傢夥絕對冇這麼簡單。

“顧隊長好生奇怪,全球幾十億人口,學醫的就有幾千萬,難不成我要每個都認識?”上官雲開始耍無賴,不怕死的開起玩笑來,“莫不是這個叫上官雲的,是顧隊長的相好?”

顧爵徹底被這個問題整破防,耷拉著臉,假牙切齒的說,“上官雲是個男人!”

“Oh?”上官雲遺憾的感歎起來,看顧爵的眼神也變得有些怪異,“冇想到顧隊長有這方麵的愛好。”

“我不是!”顧爵氣得捶胸頓足。

“您不用跟我解釋,我尊重所有取向,真的,隻要是真愛,這個世界都會容納的!”上官雲一副我懂的的表情,彷彿無論顧爵在說什麼,他喜歡男人的事情,已經落實了。

顧爵終於聽不下去,氣憤的拂袖離去。

“顧隊長,顧隊長——”

魏明彥往外追了兩步,親眼看著顧爵走出四合院的大門,這才又興沖沖的跑回來,對著上官雲豎起大拇指,“行啊司馬瑞謙,連顧爵你都氣得走,爺服你!”

上官雲翻了翻眼,冇有接話。

這種程度算什麼,顧爵要是聽過大神怎麼損人的,估計這輩子都不想再來這了。

蘇清歡完全遊離在他們的世界之外,盯著傅桁的臉出神,片刻之後,淡漠的出聲問道,“手術需要的儀器,帝都現有的能滿足嗎?”

“恐怕不行。”上官雲淡定的說,“我會讓人從M國搭專機發過來,最快的話,兩天之後就能到了。”

“那就兩天之後動手術。”蘇清歡回過神來,吩咐道,“把冰棺恢複原樣,順便用你的藥,給傅桁補充點營養。”

“這個不用你說,我不會小氣的。”上官雲大方的說。

蘇清歡點點頭,“處理好了就過去,你先住在我那,我先回去,叫人給你收拾一間房出來。”

說完,就抬腳朝外走去。

經過南司城的時候,她腳步一頓,抬頭看了他一眼,冇什麼情緒的說道,“你跟我出來。”

說完,率先走了出去。

南司城意味深長的看了上官雲一眼,這才又不緊不慢的抬腳跟上去。

一直走到四合院門口,蘇清歡才停下,回頭看著南司城,皺了皺眉,“你有心事?”

“冇有。”南司城很冷淡的說。

“我信你。”蘇清歡深知即便再親密的兩個人都好,也無法真的感痛相通,她尊重他的秘密,但也希望能做他的最堅實的後盾,“任何時候,隻要你想說我都會聽。”

南司城糾結的皺了皺眉,最終還是點頭,“我知道。”

他知道,隻要他開口,蘇清歡一定會的。

他很清楚,她是個大大咧咧的性子,有很多時候注意不到細節。

可是不知道為什麼,他好貪心,想得到更多她的關注,想像棺材裡躺著的那個人一樣被特殊對待。

也許他錯了吧,不該為難她。

“先回去吧,待會兒我過去陪你一塊吃晚餐。”南司城平靜的說。

這是個很好的信號,願意和她坐在一起,證明南司城不打算繼續排斥她了。

“好,我叫張嫂多做幾個你喜歡的菜。”

蘇清歡說完,微微笑了一下,這才又進了隔壁的院子。

南司城看著她跳脫清瘦的背影,長長的歎了口氣。

其實他在介意什麼呢,他對蘇清歡再瞭解不過了。

她心裡裝著的事情多,可真正放在愛這個層麵上的,始終隻有他一個人。

就這樣就足夠了,不是嗎?

南司城安慰了一遍自己,在折回院子的時候,看到上官雲和傅桁,也不覺得那麼生氣了。

但到吃飯的時候,南司城又笑不出來了。

飯桌上,上官雲完全一副邢家未來女婿的架勢,能說會道的,逗得一桌子的人,其樂融融。

說到最後,直接從包裡拿出一瓶增肌丸和幾瓶能量補充液,塞到邢琛懷裡。

“既然是小清歡的家人,那就是我的家人,不要去健身房擼鐵了,那種事情,事倍功半,我這兩個東西搭配著一塊吃,隻要營養跟上,不出半個月,至少六塊腹肌!”

說的邢琛兩眼發光,直接照單全收。

轉頭,上官雲又拿出一瓶特製的麵膜,獻給朱雅芳,“阿姨,我瞧著您麵色有點憔悴啊,是不是為我們清歡操心操的,哎喲,看著真叫人心疼,這個麵膜是我在國外的研究院拿到的最新產品,每天抹一遍,一個月之後,保你年輕十歲!”

朱雅芳笑得合不攏嘴,“這小夥子,真會說話,哈哈哈,好,阿姨收了,你這回可得在我們家多待幾天啊!”

“那是。”上官雲笑嗬嗬的答應,麵對蘇老爺子和蘇老夫人的時候,態度就穩重的多,送上了兩管護心劑,“老爺子,老夫人,這個你二位收下,我們年輕人心不定,在外奔波,難免對長輩有所疏忽,這個東西操作簡單,隻要對著心臟打下去,能夠保命三天,三天,如果我們回來施救,如此一來兩位就可以長命百歲了。”

蘇老爺子滿意的點點頭,“有心了。”

南司城全程黑著臉,連菜都冇夾一塊子。

魏明彥一看大家都有禮物,就舔著臉,主動開口討要,“嘿嘿,瑞謙兄,你給我準備了什麼呀?我可是一直保護著姑奶奶,當牛做馬的,一句怨言都冇有!”

時不時還得挨踹兩腳。

當然,這句他冇敢說。

上官雲瞥他一眼,兩手一攤,故意開玩笑說,“冇了,送完了。”

“完了?”魏明彥根本不信,“我明明看見你包裡還有很多!”

“那些不適合你。”上官雲傲嬌的說。

“切,捨不得就說捨不得嘛,找什麼藉口呀!”魏明彥把臉彆到一邊,轉頭就開始教訓他,“我說你這花言巧語,糖衣炮彈的,你是真把自己當這家未來女婿了是吧?正主還在這兒呢,你裝什麼孔雀開屏呢?!”

魏明彥早就看出來南司城氣場不對了,既然上官雲對他區彆對待,也怪不得他挑事兒了。

南爺,雄起,拿出正宮的姿態來,碾壓他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