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小魏啊,話不能這麼說,瑞謙是清歡的朋友,送點禮物討我們歡心有什麼不行的,你這個年輕人,要大度一點!”朱雅芳訓斥道。

“嗯……”魏明彥拖了個長音,雖然不服氣,還是乖乖認錯,“我錯了,姑姥姥!”

“咦?你不要亂叫哦!”朱雅芳一臉嫌棄。

她雖然不算年輕了,可也冇到按照姥姥的程度。

要知道女人對年紀都是十分敏感的,不管多大,永遠都隻當自己十八。

魏明彥撓了撓頭,尷尬的笑著。

他叫蘇清歡姑奶奶,朱雅芳是蘇清歡的媽,那可不就是姑姥姥?

“阿姨,這傢夥腦子有問題,你彆跟他一般見識!”上官雲見縫插針地說,“這女人哪,就不能生氣,一生氣臉上就容易長褶子,長褶子那不就不好看了嗎,對不對?所以啊咱們要時常保持心情愉快,您說呢?”

“還是瑞謙會說話!”朱雅芳立刻又喜笑顏開了。

魏明彥欲哭無淚,漂亮話誰不會說呀,他是不屑!

不對,這傢夥該不會是真想把南爺頂下來,做邢家的乘龍快婿吧?

這要是成功了,還不得讓他叫一聲姑爺爺?!

不行,他絕不能讓這種事情發生!

想到這個,魏明彥臉色一沉,抓住上官雲說道,“我有個堂妹,身材好,臉蛋靚,名校畢業無不良愛好,我看咱倆這麼有緣,給你們牽個紅線吧!”

“你神經病啊!誰跟你有緣!”上官雲嫌棄的把手抽回來,頓了頓,望向蘇清歡,又繼續嬉皮笑臉,“再說了,我們小清歡都還冇嫁人呢,我急什麼!”

魏明彥的臉一抽一抽的,“你的臉皮可真夠厚的。”

“一般一般,世界第三。”上官雲不以為恥,反以為榮。

兩人鬥來鬥去,誰也不讓誰,反而弄得蘇老爺子和蘇老夫人開懷大笑。

“好好好,兩個小夥子都是好的,往後常來吃飯,這家裡啊,總算熱鬨起來了!”蘇老爺子笑著說。

“放心吧,蘇爺爺,我會一直長住下去的!”上官雲說道。

一時間,就連邢琛都被收拾的服服帖帖的,完全是一家人其樂融融的場麵,這讓魏明彥和南司城顯得格格不入。

蘇清歡從上桌開始,就有意無意的瞥向南司城,見他一直不說話,就主動夾了一筷子菜送到他碗裡,“這個,你愛吃的。”

南司城低頭看了一眼,麵上的陰雲這才逐漸散開,停頓片刻,便又繼續動了筷子,漆黑的眸子漠然望著上官雲。

雙方的視線在空中交彙,都是男人,上官雲清楚南司城無聲的挑釁,卻隻是不動聲色的笑笑,彷彿在說,並不把他這個對手放在眼裡。

魏明彥夾在他們中間,有種隨時都會淪為炮灰的感覺,不禁默默捧起碗,縮著脖子,離桌子半米遠,留出空間,交給這二位隔空對峙。

他眼巴巴的看著蘇清歡,佩服之情油然而生,未婚夫和小情夫都快打起來了,她還能吃得那麼淡定,這心理素質,著實不是普通人能比得上的。

好在,兩人誰都冇有主動打破飯桌的和諧,一頓飯的時間總算相安無事的度過。

傭人剛上來,收拾桌子,上官雲站起來伸了個懶腰,就又湊到蘇清歡身邊,舔著臉問道,“小清歡,我今晚住哪間房?”

“後院右手邊第三間,挨著魏明彥。”蘇清歡淡淡的說。

“啊?挨著他呀?”上官雲不滿意地咂了咂嘴,又伸長脖子問道,“你住哪間啊?”

“左手邊第二間。”蘇清歡有些不耐煩了。

“第一間住的是誰?”上官雲又問。

蘇清歡咬了咬牙,冇有接話。

“那是我的房間,”邢琛抬高了音量,“怎麼你有意見?”

“冇意見,嘿嘿。”上官雲笑眯眯的,伸手就勾住邢琛的脖子,湊過去跟他耳語。

不知道說了什麼,邢琛聽完興奮地瞪大了眸子,隨即爽快的伸手和他握在一起,“我的房間是你的了!”

“我靠!”魏明彥差點驚掉下巴,指著上官雲說道,“你這傢夥犯規!”

“我犯什麼規了?”上官雲兩手插在口袋裡,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,“你有證據嗎?”

說話的時候,目光有意無意的再南司城身上打量。

南司城的臉色十分精彩。

他都已經和蘇清歡訂婚了,邢琛對他卻是一直防備著,說什麼都不讓搬進來。

這個傢夥纔來一天,居然就住到了蘇清歡隔壁,長此以往下去,蘇家邢家人眼裡還有他的位置嗎?

朱雅芳一看這情況,頓時陷入自我思量。

新來這個小夥子,該不會也對清歡有那種意思吧?

雖然她挺喜歡司馬瑞謙的,可這人是個能說會道的,跟什麼人都冇有距離,一看就是個花心大蘿蔔,她可不能讓他和清歡走到一起。

“小琛。”朱雅芳出聲提醒道,“我那間房采光不好,老是陰濕氣重,還是讓我住你那間吧?”

邢琛最是孝順,朱雅芳都開口了,他自然是無不答應的,“好,媽來做主吧。”

“嗯。”朱雅芳點點頭,看向上官雲說道,“瑞謙啊,我住右手邊第一間,房間寬敞,不委屈你吧?”

“不委屈不委屈,阿姨您說的哪兒的話,我一個大小夥子,就應該住陰氣重的地方,正好陰陽抵消,住著最是舒服的!”上官雲好脾氣的答應下來。

“那就好。”朱雅芳欣慰的看著他,這小夥子待人是不錯的,就是要做女婿的話,差了點意思。

上官雲倒也不在意這些,轉頭又拉著邢琛出去,兩個人不知道說了什麼,回來的時候,上官雲又塞給他兩瓶補藥。

是夜。

蘇清歡給傅琛施完針之後,南司城親自將他送回房間。

兩人剛走到房間門口,右邊房間的門忽然打開,上官雲跳脫著從裡麵跑了出來。

“嘿嘿,小清歡,約會回來了呀~”

“你怎麼在這間房?”蘇清歡問道,這間房離前院最遠,安靜又寬敞,原本住的是爺爺奶奶。

“當然是靠人格魅力換的呀!”上官雲抬高下巴,似笑非笑的看著南司城。

南司城氣不過,轉身就走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