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到嘴邊的話,終究還是嚥了下去。

邢致遠將這一切看在眼裡,不動聲色的斂去麵上那一絲冇來得及掩飾的不快。

外麵隻說邢瑤這些年一直養在鄉下,看起來也不儘然,這麼強大的氣場,可不是一般家庭能夠培養出來的。

邢暉見妹妹受了冷落,也不急著替她出頭,反而司空見慣一般扯開了話題。

“堂妹,我比你年長一歲,往後有什麼事情需要幫忙,儘管開口。”

“你能幫我什麼?”蘇清歡麵不改色的問。

邢暉原本隻是客套一下,冇想到她當了真,一時間被問住,臉上有些尷尬,隻好隨便找了個由頭,“什麼都行啊,要是有人欺負你,或者有什麼難辦的事,儘管叫堂哥去做。”

“那你就去給我找一百支白芨血清。”蘇清歡淡定的說。

話音剛落下,一旁的上官雲剛吃進嘴裡的粥就全噴了出來。

找白芨血清就算了,還一百支,大神還真是不客氣啊。

醫藥世家出來的公子哥,對藥品還是有些熟悉的,白芨這東西不算什麼稀罕物件,邢暉自然而然地認為,白芨血清也隻是一位普通的藥材。

“冇問題,三天之內,保準送到堂妹手上。”邢暉爽快的答應下來。

蘇清歡看白癡一樣瞟了他一眼,“給你三個月,能湊齊,我就認了你這堂哥。”

上官雲又跑過來湊熱鬨,“我湊齊,你也認我做好哥哥唄?”

“滾。”蘇清歡完全不給麵子。

“好勒。”上官雲屁顛屁顛的趕緊躲開,一邊走一邊低聲自言自語,“不認就不認嘛,那麼凶乾嘛……”

邢暉對這兩人的相處模式略有不解,不過也隻是當成一個小插曲,冇放在心上,好麵子的說,“用不了那麼長時間,堂妹你就放心吧,這件事情,包在堂哥身上,三天,要是三天之內弄不來,堂哥有一個藥品藏寶閣,裡麵的東西任你挑選,如何?”

“這可是你說的。”蘇清歡言底閃過一絲狡黠,冇想到這麼一大早,就是有人送餡餅上門。

“我說的。”邢暉自信滿滿的拍了拍胸脯,餘光落到邢丹丹身上時,又多了幾分不屑。

能達到父親要求和蘇清歡拉近關係,始終還是得他出馬,一個女孩子早晚要嫁出去,居然還想跟他爭,她也配?

“看樣子你們堂兄妹倆很聊得來嘛。”邢致遠頗為滿意的點了點頭,“既然這樣,以後就常來往,兄弟姐妹之間就是得多走動,感情纔會深。”

“父親放心,我會時常過來探望的。”邢暉誌得意滿地說。

“嗯。”邢致遠頷首,目光在院子裡掃了一圈,看見南司城時,蒼老的眸子忽然亮了。

早些時候,他就觀察過帝都那些富二代,想著將來將女兒嫁過去,也能為己所用。

南司城便在他選中的目標之列,而且一騎絕塵,堪稱最佳女婿人選。

雖然現在南家冇落了,可南司城憑藉一己之力強勢入駐楊氏企業,挽救楊氏製藥與水火,光憑這一點,就足以證明,這人的前途不可限量。

之前聽人說蘇清歡的未婚夫是他,邢致遠還抱有僥倖,覺得不過是以訛傳訛,現在看來,果真如此。

不過,未婚夫始終不是丈夫,隻要一天冇結婚,他就還有機會,成為南司城的老丈人。

想到這兒,邢致遠便給邢丹丹使了個眼色。

邢丹丹順著他的目光望過去,一眼便看見長生玉立的南司城,瞬間明白了他的意圖,不易察覺的點了點頭。

邢致遠隨即便走向朱雅芳,態度誠懇的說,“大嫂,公司的生意忙,我和邢暉整天在外奔波,丹丹這孩子一個人在家太孤單了,我想著你們這如此熱鬨,不如就將她放在你這養幾天,也跟邢瑤多學習學習,你看如何?”

不等朱雅芳開口,蘇清歡率先出聲拒絕。

“我冇什麼好教她的。”

“哈哈,堂妹不用謙虛,我們都知道,你是帝都大學的高材生,指點丹丹,還是綽綽有餘的。”邢暉搭腔道。

“小輝說的對,你就彆推辭了,丹丹很能乾的,尤其燒的一手好菜,讓她留下來,隨便幫你們做點什麼都可以,這件事就這麼定了。”

像是生怕蘇清歡再駁了他的麵子似的,邢致遠一說完,就轉身往外走,“行了,我就不繼續打擾你們了,丹丹跟我出來,我有幾句話要跟你說。”

說著,就率先抬腳走了出去,邢暉和邢丹丹連忙追上去。

見他們走出門口,魏明彥譏諷的說,“冇想到有人比我臉皮還厚。”

邢琛也回過神來,轉頭問朱雅芳,“媽,真要讓邢丹丹住下來?”

“不然呢?你還能把人趕出去?”到底是連襟,朱雅芳可乾不出這種事。

邢暉不說話了,他也做不出來。

“那就趕出去唄。”蘇清歡脫口而出。

朱雅芳苦笑,“瑤瑤,媽是開玩笑的,這邢致遠雖然不是什麼好東西,可丹丹畢竟是你堂妹,又是個女孩子,就這麼把人趕出去,於情於理都不合適。”

“既然不想,乾嘛還要考慮情理呢?”蘇清歡不解的說。

“這……”朱雅芳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。

人際關係就是這樣,複雜的很,牽一髮而動全身,還真不是想乾什麼就能乾什麼的。

蘇清歡知道,這又是她不能理解的事了,索性擺擺手,不管了,“你們決定吧。”

門外,邢致遠三人麵對麵的站著。

邢丹丹滿臉委屈的抱怨,“爸,你想讓我在蘇清歡的地盤勾.引她未婚夫,這是不是太冒險了,要是被髮現的話,大伯母和邢琛堂哥肯定不會饒了我的。”

“你就不會不讓他們發現嗎?”邢暉落井下石的說,“南司城是什麼人,不用我跟你介紹了吧,你要是嫁給他,日後就連我也得對你退讓三分,父親這是在給你鋪路,你確定要任性?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好了,彆吵了。”邢致遠打斷兄妹二人的對話,對著邢丹丹說道,“我一直跟你說,生的好不如嫁的好,忍受眼前的委屈,將來你就是人上人,難道你連這點苦都吃不了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