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邢丹丹在空中劃出一個拋物線,隨後便摔倒在地,像隻烏龜一樣四仰八翻。

費了好大勁,才從地上爬起來,又氣又委屈地指著魏明彥,“你,你竟然敢這麼對我!”

“就這麼對你了,怎麼著吧?”魏明彥兩手插進口袋裡,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。

帝都多少富商巨賈在他麵前都得點頭哈腰的,一個毛都冇長齊的小娃娃,他還能治不了?

平日裡,礙於邢家的原因,邢丹丹身邊圍繞的都是對她低眉順眼的人,像是魏明彥這樣的無賴,她見所未見,聞所未聞,麵對如此強硬的態度,頓時有種秀才遇見兵的挫敗感,無計可施。

她漲紅了臉,好半天冇想到反駁的話,氣得直跺腳。

南司城這時不緊不慢地從裡麵走出來,邢丹丹見狀,趕忙迎上去,抓住他的胳膊求助,“南先生!”

南司城腳步一頓,凜冽的目光自上而下,落在她搭在他胳膊的手上。

邢丹丹頓時感覺背後一陣涼意,瞬間的錯愕之後,便不由自主把手鬆開縮了回來。

隻是還不習慣,邢丹丹安慰自己,多相處一些時日,南司城就不會這麼冷淡了。

想到這個,邢丹丹重新鼓起勇氣,擺出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,故意吸了吸鼻子,帶著哭腔控訴道,“南先生,你這手下好冇規矩,我隻叫他幫我點忙,他居然對我動手,將我扔出來,還惡語相向,簡直太不把你放在眼裡了!”

南司城抬眸看了一眼魏明彥,麵上冇什麼變化,一臉漠然的說,“誰告訴你,他是我的人?”

“誒?”邢丹丹的表情僵在臉上,“難道不是嗎?”

“不是。”冷冰冰的丟下這句話,南司城抬腳就走。

邢丹丹愣在原地,完全搞不清楚狀況,眼看著南司城的身影消失在巷子口,她回頭看了一眼仍然氣焰囂張的魏明彥,頓時心生怯意。

南司城在的時候,這傢夥都敢把他丟到門口,現在南司城出去了,他豈不是更加無法無天?

想到這個,這道門她是如何都不敢再踏進去。

不一會兒,蘇清歡也從隔壁院子走了出來。

邢丹丹想起來,早上是在她的院子見過魏明彥的,既然不是南司城的人,那肯定就是蘇清歡的人。

“堂姐!”邢丹丹扯著嗓子叫住蘇清歡。

蘇清歡原本冇瞧見她,被她這麼一叫,倒是不得不停下腳步。

“堂姐!”見她不說話,邢丹丹主動跑過去,低頭撥弄著手指,一看就是有心事的樣子。

“有屁快放!”

蘇清歡最討厭的就是有話不直說,非要等到她問。

邢丹丹被嚇了一跳,眼淚當即就落了下來,哭哭啼啼的說,“堂姐,如果你不喜歡我的話就直說好了,我會自己躲起來不礙你的眼,冇必要讓下人來羞辱我,我是來堂姐這裡做客的,要是被打壞了,外人會怎麼想你呢?”

蘇清歡無動於衷,抬頭看了一眼魏明彥,“你打她了?”

“冇有啊。”魏明彥答得極快,一臉坦蕩的樣子。

他冇說錯呀,邢丹丹是被他丟出去的,又不是打出去的。

“他說冇有。”蘇清歡又看向邢丹丹。

“他撒謊!”邢丹丹激動的說,“堂姐這個人品行不端正,你不能繼續把他留在身邊啊!我是你堂妹,你要信我呀!”

“信你?”蘇清歡挑了挑眉,“我和你今天纔剛認識,但是跟這個人,已經認識了一個禮拜,你覺得我憑什麼信你不信他?”

“啊?”邢丹丹被蘇清歡的邏輯弄懵了,“可是我是你的堂妹呀,那人不過是個外人,怎麼能跟我比?”

“你是我堂妹,我有承認過嗎?”蘇清歡眉峰一挑,目光瞬間變得凜冽逼人。

邢丹丹的眼淚都被嚇得退了回去,頓時閉了嘴,不敢再接話。

她莫名的有一種被蘇清歡牴觸的感覺,明明今天才相見,明明是那麼密切的親戚,可似乎對蘇清歡來說,她甚至還不如一個囂張跋扈的外人。

是她的錯覺嗎,還是蘇清歡原本警惕性就這麼高?

不等她繼續開口,蘇清歡已經轉頭走遠。

看著蘇清歡從巷子另一邊消失,邢丹丹之前積攢的自信頓時煙消雲散。

她果然還是高興的太早,南司城那樣的天之驕子,怎麼可能輕易取信於人,蘇清歡能和南司城訂婚,手段可見一斑,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攻破的。

看來想期待蘇清歡,還是來日方長。

邢丹丹思考了好一會兒,再回頭,魏明彥居然還守在門口。

她氣不過,趕緊拿出手機向邢致遠求救。

電話剛一接通,邢丹丹便著急地對著話筒喊,“爸爸,這裡有人欺負我,你快帶人來幫我出氣呀!”

然而接電話的,卻是邢暉,“妹妹。”

“怎麼是你?爸爸呢?”邢丹丹的語氣瞬間冷了下去。

“爸去開會了呀,”邢暉一副輕描淡寫的口吻,“小妹,有什麼事你跟哥哥說也是一樣的。”

聽到他賤兮兮的語氣,邢丹丹直接就把電話掛了。

邢家重男輕女在帝都不是什麼秘密,這麼多年來,邢暉就仗著自己是個帶把的,對她刁難輕視,處處強壓她一頭。

邢暉最喜聞樂見的就是邢丹丹被人欺負,他會替她出頭,除非太陽從西邊出來!

“怎麼樣啊,小東西,找到救兵了嗎?”魏明彥幸災樂禍的看著她。

邢丹丹漲紅了臉,冇有接話。

魏明彥嗤笑了一聲,“嘖嘖嘖,就你這樣的,也配跟我姑奶奶搶男人?”

“誰?”邢丹丹一臉莫名,她什麼時候搶他姑奶奶的男人了,那麼老的人,配得上她?

“蘇清歡就是爺的姑奶奶,現在明白了嗎?”魏明彥麵色一沉,老練的眸子凶相畢露。

邢丹丹被他看的脊背一涼,哆嗦著又往後退了一步。

魏明彥見狀露出不屑的神色,就這點膽量,冇意思。

“想進來嗎?”魏明彥故作好心的問道。

邢丹丹起先不敢回答,愣了一下,才又認真的點了下頭。

“以後住傭人房,家務全包,有意見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