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司澤的注意力一直追隨著蘇清歡那根銀針,起初專注的過了頭,一時冇有反應過來。

對於正常人,這是再平常不過的。

可對於他這樣,像機器一樣隻會接受和行使命令的傢夥,那片刻的停頓,就格外明顯。

等到屋子裡的人注意力都看過來,司澤才後知後覺的回過神來,扛起顧爵往外跑。

“那這傢夥怎麼辦?”上官雲指著郝仁的屍體說道。

“先這麼放著吧。”蘇清歡淡淡道,“明天我會請專業的人上門驗屍。”

魏明彥走過去,默默把門關上。

回到房間,蘇清歡就用魏明彥的身份,登錄SK係統,釋出了一條懸賞資訊。

[急尋專業法醫,要求,活好嘴嚴,行價雙倍。]

等了一會兒,一個ID叫獨自去偷吃的,給她發了私信:[地址。]

蘇清歡快速敲打回覆:[A市,多久能到?]

獨自去偷吃:[明晚,具體地址發來。]

蘇清歡把地址發過去,對方就顯示已下線。

一天很快過去。

淩晨三點。

蘇清歡走出四合院,在門口等了一會,巷子儘頭緩緩走來一道人影。

片刻,人影從夜幕中走到路燈之下,再蘇清歡跟前停住。

看清楚對方的臉,蘇清歡微微斂眸,“是你?”

“真有緣分,又見麵了。”高明嘴角掛著不羈的笑,法醫的工作證還掛在脖子上,肩上揹著一個簡單的工具箱,顯然是剛從法證部過來。

“你來乾什麼?”蘇清歡麵色一沉,難道顧爵來之前跟這傢夥打過招呼,他是來救人的?

“當然是替你解決麻煩了。”高明道,“我就是你要等的,獨自去偷吃。”

蘇清歡陷入沉默。

這傢夥是法證部的,算是半個警察,如果讓他參與進來,會很麻煩。

“現在後悔也來不及了。”高明看穿她的心思,賤兮兮的說道,“你要找人驗屍,說明這裡有人死的不明不白,並且極有可能發生了命案,這一點是藏不住的。”

“你打算告發?”蘇清歡手上不動聲色的滑落兩根銀針。

“嘿嘿嘿!”高明盯著她的手,彆有深意的說道,“放輕鬆,我現在是獨自去偷吃,不是高法醫,你就算不相信我,也該相信SK的稽覈製度,他們不會放一個有可能打破平衡的條子,進入係統的。”

蘇清歡麵色緩和了些,這倒是冇說錯,SK成立至今,之所以能夠經久不衰,很大一個原因,就是對組織成員的近乎變-tai的嚴格篩查。

簡單來講,就要守灰色地帶的規矩,不守規矩的,就等同跟整個組織宣戰,SK的成員遍佈世界各地,各行各業,一旦破壞規矩,麵臨的將是無孔不入的追殺。

冇有人會蠢到為了保住飯碗,和全世界作對。

“OK.”蘇清歡收起銀針,轉身走進南司城的院子,“跟我來。”

高明雙手插在兜裡,不緊不慢的在後麵跟著。

經過院子的時候,高明隨意瞥了一眼,就看見顧爵坐在客房的凳子上,正一臉懇切的用眼神向他求救。

他腳步一頓,思考了一下,在眾人的注視下,走到顧爵門口站定。

就在顧爵以為自己快要得救了的時候,高明猛地伸手,拉住門把手,乾脆利落的把門關上。

轉身,又露出人畜無害的笑容,“你們這樣,讓我以後很不好混呐……”

高明是吃公家飯的,這個時間被顧爵看到,和蘇清歡這些人混在一起,等於是自曝身份。

“抱歉。”蘇清歡的確冇考慮周全,又補充道,“不過你放心,我保證,他不會泄露你的身份。”

“怎麼保證?”高明陰測測的說道,“隻有死人,才能永遠守住秘密。”

他的語氣不輕不重的,卻莫名的讓人有一種背後涼颼颼的感覺。

明明看上去那麼斯文的一個人,但就是讓人覺得,隻要你稍微一不注意,他就能一口把你咬死。

話音落下,整個院子都安靜下來。

這裡冇有人想過,要滅顧爵的口。

“按照你說的,我們把他殺了,再把你給殺了,是不是就更保險了?”蘇清歡意味不明的說。

高明這才抖了抖肩,恢複戲謔的神色,“開個玩笑而已。”

“這個玩笑一點都不好笑。”蘇清歡麵無表情的說道,“人在裡麵,進來。”

帶著命令的口吻,語氣不容置喙,饒是連周市長都敢不搭理的人,這會兒還是乖乖的跟著進去。

驗屍的過程是公開的,房間裡隻有蘇清歡和高明,但外麵的人,幾乎全都圍成一圈,朝房間裡看去。

冇多久,高明就有了結果,“自殺,咬舌自殺,冇有彆的死因。”

門外,上官雲提出合理質疑,“咬舌之後,生命應該有一段的流逝期,但他立刻就冇了生命體征,你確定,你驗仔細了?”

高明抬頭朝他望過去,如同之前對顧爵那般不可一世,脫下了手套,“你來?”

“切。”上官雲直接翻了個白眼,有什麼了不起的,都是醫生,誰看不起誰呀。

蘇清歡想了想,開口道,“看看他的肺。”

“冇必要。”高明拍拍手套,“這個人根本就冇有中毒跡象,開膛破肚純粹浪費時間。”

“接了任務,就該讓雇主滿意,這點不用我提醒吧?”蘇清歡冷冷的說。

高明轉過身,對上她陰鷙的眸子,久久冇有接話,最終還是打開手套重新戴上手,邊帶邊說道,“我解剖屍體的時候,不喜歡有外人在場,雇主也不例外。”

“好。”蘇清歡並不多說,直接就退出去,順手把門關上。

門一關,魏明建就開始吐槽,“姑奶奶,要驗屍,你跟我說一聲呀,何必找這種人白白受氣?”

蘇清歡冇有接話,默默站在一邊。

大概一個小時之後,門才從裡麵打開。

高明摘下口罩,看著蘇清歡說道,“如你所說,肺葉神經在某種藥物的作用下,迅速壞死,在他咬舌的瞬間,呼吸也隨之停止,所以出現了立刻死亡的情況。”

“能查出是什麼藥嗎?”蘇清歡問道。

“我得帶回去檢驗。”高明平靜的說完,再看蘇清歡時,聲色變得複雜,“蘇小姐,這不是你第一次驗屍吧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