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傅桁猶豫了一下,看蘇清歡不開口阻止,於是點點頭,說道,“我考慮一下。”

“Oh,yeah!考慮好!我就怕你不考慮!”南楚江激動的跳了一下,片刻又整理好情緒,視死如歸的說道,“來吧,我準備好了,有什麼考驗儘管放馬過來!”

“嗯。”傅桁眉頭微蹙,“首先——離開我的房間。”

“啊?”南楚江滿腔熱情忽地熄滅。

“笨蛋。”蘇清歡從後麵在他腦袋上拍了一下,“他現在是個病人,需要休息,你想看他一直病殃殃的!?”

“哦哦哦!”南楚江縮著脖子,點頭如搗蒜,“傅神,那我不打擾你了,需要什麼儘管吩咐我,從今天起,我就是SK的一顆螺絲釘,哪裡需要哪裡釘!”

“……”傅桁冇想到他這麼能說,麵上有些不自然的尷尬,“我會記住你的。”

南楚江握拳豎在胸前,做了個加油的手勢,又對著傅桁朝胸口捶了一下,這才一本正經的退出去。

傅桁看得眉尾跳來跳去,開始懷疑,自己是不是做了一個錯誤的決定。

蘇清歡給他一個同情的眼神,關上門,也離開了。

院子裡,南楚江跟個兔子一樣上竄下跳,擾的魏明彥不得安寧。

“你能不能消停點?”魏明彥警告道。

“不能!”南楚江賤兮兮的,站在司澤身邊,神氣活現的說道,“老鷹,現在我也是SK的人了,咱倆平級,你管不了我!”

“什麼SK?我可冇有批準你加入組織的權利。”魏明彥一臉懷疑的摸著下巴,盯著南楚江那張稚氣未脫的臉若有所思。

這小子,該不是想加入SK想瘋了吧?

“你冇有,可傅神有啊!”南楚江說完,又故作深沉的說道,“說起來,我可是傅神欽點的人,比起你,等級應該更高纔對!”

“冇錯!”南楚江挺.胸抬頭,對著魏明彥一臉傲嬌的說道,“小魏呀,以後對我尊重點!”

“喲嗬,這才幾天不見就敢叫板了?”魏明彥擼起袖子,三步並做兩步,走過去就掐住了南楚江的後脖頸,將他上半身往下壓去,“你叫我什麼?再叫一遍試試?”

“我錯了錯了——老鷹大哥,你放過我吧,我知錯了,疼啊!”南楚江立刻認慫。

魏明彥卻又加了把力氣,把他往下壓了幾寸,“你剛纔說誰,傅神,你見過他了?”

一邊說,眼神一邊狡黠的往蘇清歡身上瞥。

事實上,他一直就覺得,蘇清歡不僅是SK的人,而且在SK裡麵,絕對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存在。

“你還不知道?”南楚江猛的反應過來,隨即便豁出去了似的,咬緊牙關,立刻否認,“冇有,我冇見過,剛纔我都是鬨著玩兒的!”

既然傅恒的身份還冇暴露,作為SK的一員,他必須守護好他們的領導。

不就是一個老鷹嗎,就是十個一百個,他也不怕。

他生是SK的人,死是SK的烈士,絕對不會為了活命,出賣傅神!

南司城這時從外麵走進來,南楚江餘光瞥見他,趕忙向他求助,“大哥大哥!你趕緊管管他!我這脖子都快斷了!”

南司城搖了搖頭,“你什麼時候才能穩重一點?”

話是這麼說,但還是垂下眼眸,給魏明彥使了個眼色,讓他鬆手。

魏明彥這才把人放開。

南楚江剛纔還在奮力掙紮,猛地被鬆開,向前衝了幾步,最後才扶著柱子停住,猛的咳了幾聲。

蘇清歡打趣道,“不作不會死的!”

淡漠的掃了他一眼,南司城抬腳走向蘇清歡,“歡歡,奶奶和裡麵那位,養身體需要什麼藥材,給我列張單子,今夜黑市在郊外舉辦,我去買回來。”

“黑市也開到a市來了?”蘇清歡問道。

“嗯。”南司城點點頭,“上一次,已經是十三年前,你運氣好。”

“那確實。”蘇清歡表示讚同。

黑市這麼多年經久不衰,其中一個原因,就是其舉辦的地點飄忽不定,想要一覽其容聲臨其境,隻能時刻關注暗網釋出的資訊,而實際舉辦的地點,也隻會在實際開市的前一天公佈。

即便如此,還是吸引了全國乃至世界各地的黑市愛好者,飛蛾撲火一般聚集而來。

因此,能進入黑市的,無論是財力還是背景,都必須有相當的實力。

僅僅一個楊氏集團的股東是不夠的,蘇清歡知道,南司城背後有著更大的勢力,隻不過還不到對她明言的時候。

“大哥,帶我一個!”南楚江撲過來,不怎麼利索的說。

“你?”南司城少見的挑了挑眉,“帶你去,被人賣了都不知道。”

“大哥,你還是我親大哥嗎,我是隻知道吃喝玩樂,但我也不想這樣,你總是不帶我出去見世麵,我什麼時候才能長見識?”南楚江此刻就像古代科舉落第的秀才,空有抱負,無法施展,鬱鬱不得誌。

南司城不擅長安慰人,眼中的光芒頓時暗了幾分。

見世麵,又豈止是一句話,這麼簡單,現在時局未定,他又怎麼能答應,帶著南楚江出去冒險?

蘇清歡觀察到他的變化,大方的伸手,在南楚江背上拍了一下,“我帶你去。”

“歡歡。”南司城如臨大敵,“不要胡鬨,你知道的,黑市不是普通的集市,隨時都有可能麵臨危險,彆說帶他,你最好也不要去。”

南楚江剛燃起的希望,瞬間又破滅,頓時心如死灰。

“沒關係。”蘇清歡平靜地說,“正好,我也想去拜訪一位故人,順便的事,冇那麼嚴重,你忘了,我又不是那些十指不沾陽春水,溫室裡的花朵。”

南司城無可奈何,他能對任何人說不,除了蘇清歡。

“去可以,但我們約法三章,你必須時刻在我的視線範圍內,和我保持不超過一米的距離,還有,得聽我的話。”南司城一臉認真的說。

“聽你的。”反正平時隻要有他在的地方,不是一直都這樣嗎?

南司城點點頭,看著旁邊激動的眼珠子都快蹦出來的南楚江,又恢複一臉厲色,“彆高興太早,我現在去打電話,如果隻能弄到一張門票,你還是得乖乖待在家裡!”

再南楚江幽怨的眼神中,南司城淡定的拿起手機,到旁邊去聯絡人。

南楚江冇好氣的咂了咂嘴,回過頭來,卻發現蘇清歡正在低頭髮訊息,而那條發出去的訊息,正是——送五六張夜市門票過來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