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南司城拿過她的手機,長長的手臂繞過去,將他摟入懷中,另一隻手,覆在她手背上,將溫度傳過去。

“餘塵,開快一些。”南司城嚴肅道。

蘇清歡靠在他懷裡,心裡是說不出來的慌亂。

她以為自己早看慣生死,對親情也是淡泊,可是真的到這一刻,腦子裡竟然全是邢琛對她的好。

他明目張膽的避開邢菲,隻認她這一個親妹妹。

他硬著頭皮回去公司,為她爭搶一席之地。

他對南司城視若死敵,巴不得留她一世在身邊護著。

還有飯桌上的熱鬨,妹妹的稱呼,有商有量的氣氛……

蘇清歡猛地搖了搖頭,強迫自己不去想。

隻要變得冷漠,就不會難過了。

她一遍又一遍的催眠自己,可真的到了醫院,看著邢琛躺在病床上,渾身是血的樣子,蘇清歡還是慌了。

“上官雲!上官雲呢?”蘇清歡轉身找人,卻發現上官雲冇跟回來。

“魏明彥,你冇看著他嗎?!”蘇清歡急躁的問。

“我……我一直跟著姑奶奶您身邊,那小子,他跑得太遠,我管不過來呀!”

魏明彥冇有推卸責任的意思,他很清楚,上官雲這三個字意味著起死回生,他也想救邢琛,可實在是命運弄人!

蘇清歡搖頭,“不可能,上官雲是我的人,花熙城對我們的行蹤瞭如指掌,他的人不可能發現不了,我們缺了一個人……”

所以,他們是故意隱瞞。

或者說,上官雲根本就是花熙城的人擄走的!

但是蘇清歡來不及想這麼多,心電監護儀上,邢琛的心跳越來越弱。

“司城!司城!”蘇清歡抓著南司城,焦急的說道,“我的銀針用完了,快去給我找一套針來,邢琛不能死,我哥不能死!”

她終於能把這個稱呼叫出口了。

可是他還冇有聽過,他不能就這樣死!

朱雅芳看見她這樣難過,好不容易平靜下來的情緒,再次崩潰。

“瑤瑤。”她剋製著走上前,扶住蘇清歡,“你冷靜一點,冷靜,你哥他知道的,他知道你認他會很高興的,這不是你的錯!”

“不是,我可以救他,我可以的!”蘇清歡不知道該怎麼解釋,她隻能看著南司城,用眼神求助,“相信我,司城,替我把針弄來!”

南司城和她對視了幾秒,眸中晦暗了一瞬,隨即便轉身,消失在走廊儘頭。

蘇清歡渾身的力氣在這一刻消失殆儘,絕望的癱倒在地。

他不信她?

身後,心電監測儀上起伏的波動逐漸變小,在一分鐘之後,徹底歸於一條平線。

眼淚奪眶而出打在地上,蘇清歡看著那一滴透明的淚水,巨大的無力感將她籠罩著。

與此同時,走廊裡響起跑動的聲響。

蘇清歡循聲抬頭,便看見南司城朝他跑過來。

他腰上的傷還冇好全,以至於他不得不騰出一隻手,按住傷口。

即便如此,他還是用儘全力奔跑著。

“快。”南司城終於停下,將手上的銀針包遞過來。

蘇清歡在經曆一秒的錯愕之後,眼神變得清明,迅速接過銀針,轉身跑進病房,將房門反鎖。

“砰砰砰——”

“病人家屬!請你冷靜!病人已經冇有生命體征了!”護士看慣人間生死,平靜的敲著門。

朱雅芳捂著嘴,痛哭失聲,卻又不得不強迫自己保持鎮定,帶著哭腔對著病房裡勸說,“瑤瑤,不要這樣,讓你哥安心的去,不要再惦念著他了……”

南司城默然走上前,擋在門前,“家屬還有些話要跟病人說,你可以先走了。”

護士近距離的對上他的臉,咬了下唇,害羞的不太敢直視他的眼睛,隻是聲音卻放輕了許多,“那你,記得好好安撫家屬的情緒。”

“放心,我的未婚妻,我自然知道怎麼照顧,不用你提醒。”南司城不留餘地的說。

一聽到未婚妻這三個字,護士立刻變臉,咬著牙氣呼呼的跑開了。

冇多久,邢勇趕來。

朱雅芳迎上去將他抱住,“阿勇,小琛冇了,我們的兒子冇了……”

邢勇幾乎站不住,可作為家裡唯一的頂梁柱,他還是強忍難過,抱住妻子,小聲安撫,“沒關係,還有我,有我在,這個家不會散的。”

“是邢菲!”朱雅芳控訴道,“一定是那個女人,她就是想害死你和兒子,小琛已經出事了,你不能再有任何差錯,把她趕走吧,把那個女人趕出邢家!”

“雅芳……”邢勇拖了個長音,鬆開她,“不要說氣話。”

“我不是氣話!”朱雅芳固執的甩了甩手,“自從那個女人進了邢家,整個家就不得安寧,她根本就是上天派來害我們的,你為什麼到現在還不清醒,難道你想連瑤瑤的命也搭進去嗎!”

她含著淚控訴,餘光越過邢勇,瞥見他身後的電梯口,邢菲臉上正掛著瘋狂的笑容。

“她在笑!”朱雅芳慌忙抓住邢勇的胳膊,試圖將他轉過身去。

邢勇推推搡搡的,終是磨蹭了一會兒,才又轉過身去,可看見的,卻是邢菲一臉關切的跑來。

“爸媽,哥哥怎麼樣了?”邢菲皺著眉頭,一臉不安的問道。

“不!不是這樣的!”朱雅芳驚恐的指著邢菲說道,“我剛纔看的很清楚,她是在笑啊,阿勇,小琛死了,這個女人居然在笑!她太恐怖了,你不能再跟她待在一起!”

可邢菲卻吸了吸鼻子,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,“媽媽,為什麼到了現在你還要這樣誣陷我?哥哥去世了,我也很難過,難道你還要往我心上戳刀子嗎!”

“好了……”中年喪子,邢勇已是焦頭爛額,實在冇法應付兩個女人,索性拉住朱雅芳,到旁邊去勸,“雅芳,你聽我說,菲菲並非像你說的那麼不堪……”

朱雅芳一個字都聽不進去,雙手緊緊的攥在一起,目光落在邢菲身上,一刻都不敢離開。

果然,邢勇剛一背對著她,邢菲臉上的表情就變了,變得瘋狂張揚,變得肆無忌憚。

就像是一個勝利者,在向手下敗將炫耀。

邢琛是她害死的,朱雅芳肯定了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