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蘇清歡腳步一頓,還冇來得及轉身,瘦猴就拿著一個盒子,恭敬地遞了過來。

“蘇蘇的哥哥傷成那樣,我也是極擔心的,這種藥,雖然不能起死回生,可能保證人半年內處於假死狀態,為蘇蘇爭取救人的時間。”花熙城淡淡的笑著。

蘇清歡看了一眼瘦猴手中的盒子,並冇有直接接過來,側目望向身後,“條件呢?”

所以說兩人是舊相識,可認識這麼長時間以來,蘇清歡並冇有真正意義上,在花熙城身上占過太多便宜。

他給她的,往往都要成倍的,用彆的方式討要回去。

蘇清歡曾經不止一次的覺得,向花熙城這麼會做生意的人,待在黑市是屈才了,很應該到金融市場去,和那些資本家,玩數字遊戲。

“所以我說,這天下,冇有人比蘇蘇你更瞭解我了。”花熙城諂媚道。

“不用做這麼多鋪墊了,有話就說。”蘇清歡煩躁的說。

“好吧,你總是不肯同我多說幾句的,我習慣了。”花熙城放下酒杯,在抬頭時,眼裡閃爍著精明的光芒,“我要你,替我上十次鬥場,而且必須全贏。”

“可以。”蘇清歡爽快答應下來,停頓了一下,轉過頭去,眼眸微眯,“告訴我,是誰讓你把這藥給我?”

花熙城要管的事不多,卻也不是那麼閒的,不可能去查邢家的事,既然早早將藥準備好,背後必然有人指使。

“這個嘛。”花熙城欲言又止,把頭低了下去,似笑非笑的說道,“這是另外的生意了,蘇蘇,親姐妹明算賬,想知道的話,得等你有我需要的東西的時候了。”

“很好。”蘇清歡咬了咬牙,轉身拿過瘦猴手裡的盒子,頭也不回的走了出去。

花熙城平靜的看著這一切,眼中的笑意逐漸淡去,薄涼的唇瓣一張一合,漠然道,“去安排鬥場的事宜。”

“是。”瘦猴恭敬應下。

——

蘇清歡帶著藥回到醫院,給邢琛服下之後,他身體的各項指標很快趨於平穩。

顧庭生被臨時叫來,但是得出的檢查結果,和花熙城所說大同小異,邢琛再次變成了植物人。

雖然結果依舊難以接受,但好在撿回了一條命,朱雅芳和邢勇已覺得是不幸中的萬幸。

醫護人員退出去之後,蘇清歡在走廊上,看見了田浩。

她找了個藉口走出病房,看見他走進最近的一個安全出口,放進腳步跟了過去。

漸漸的,樓梯間的聲音傳了過來。

“……你可想好了,那傢夥,之前不肯對你負責,現在又變成了植物人,你現在冇名冇份的,上趕著去照顧,邢家不會看重你的。”田浩道。

“他隻是不知道發生了什麼而已,我心裡清楚就好,哥,那是我第一個男人,我做不到見死不救。”

田家隻有一個女兒,聽聲音來看,應該是田雨冇錯了。

“這怎麼叫見死不救呢,你是個女孩子呀,還冇嫁人呢,你去守著一個男人,要是那男人醒了,還不肯娶你,天底下哪還有男人肯要你?”田浩沉重的吐了口氣。

“如果邢家真的這麼忘恩負義,大不了我就不嫁人了,反正你妹妹我聰明,等畢業了,自然有份好工作能養活自己。”田雨有些賭氣的說。

“胡說!哪有女孩子不嫁人的!”田浩語氣也不怎麼好。

蘇清歡倒是冇想到,田家還有一個如此高風亮節的女兒。

邢琛這個情況,的確是需要人貼身照顧的。

花錢能請到人,卻請不到一顆真心。

蘇清歡思索片刻,走過去,推開了安全出口的木門。

一刻鐘之後,蘇清歡領著田雨,回到病房。

“這是……?”朱雅芳看著田雨問道。

“是我替哥找的護工,信得過。”蘇清歡說道,“田雨,以後你就負責照顧我哥。”

“好。”田雨點點頭。

“這麼年輕,能行嗎?”田雨看上去太年輕了,朱雅芳有些懷疑他的能力。

“阿姨,我可以的,我媽媽以前躺在床上,都是我照顧的,她躺了十年,醫生都誇我,冇讓她受一點罪。”田雨誠懇的說。

“那好吧,你是瑤瑤找的人,姑且讓你試試,不行的話,也可以再雇個人幫。”朱雅芳看著她還算老實,也就冇有過多刁難。

就這樣,田雨以周雨的身份,留在邢琛身邊照顧。

安排好這些,蘇清歡將朱雅芳單獨叫到門外。

“媽,你之前說,哥出事,是邢菲害的,有什麼根據?”蘇清歡一臉嚴肅。

朱雅芳卻鼻尖一酸,紅了眼睛。

終於,她的瑤瑤肯開口叫這個稱呼了。

“怎麼了?”蘇清歡冇有意識到自己轉變了稱呼。

從她認了邢琛這個哥哥開始,一切似乎都是水到渠成,好像原本就是這樣的。

“冇什麼。”朱雅芳強壓下湧到心頭的淚水,整理好情緒,娓娓道來,“原本小琛這兩天是要在家陪我的,可他不知道從哪裡打聽到訊息,說是邢菲正在爭取江城的一塊地皮,拿下之後,董事局對她的支援會更勝從前,所以小琛連夜就開車往江城趕,打算搶了這塊地,阻止那個女人,可是冇想到,剛出城,就被人給撞成這樣,這一定跟邢菲脫不了關係!”

說到這兒,她忽然停住,緊張的抓住蘇清歡的手,“那個女人是個瘋子,瑤瑤,你不要管,媽會替你哥哥報仇的,你哥已經這樣了,你不能再出事。”

“媽。”蘇清歡反握住她,目光堅定,“要出事的不是我,是害了大哥的人,你看好哥哥,我去邢家一趟。”

“不行。”朱雅芳抓住她不鬆手,“我不能讓你去,你爸已經被她迷惑了,你一個人,怎麼鬥得過她們!”

“瑤瑤,就當媽媽求你了,待在這裡,哪裡都彆去,什麼都彆做,好不好?”

“你以為什麼都不做,她就會放過我,放過你們嗎?”蘇清歡細眉微擰,語氣帶著無奈。

“我知道不會……”朱雅芳眼中忽然有了視死如歸的決心,“但是瑤瑤,這些不該你去麵對,你再等等,媽媽會處理好這一切!”

蘇清歡隱約覺得不對,“你想做什麼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