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翌日。

眾人抵達涼城。

剛從機場大廳出來,黑白兩輛商務車就一前一後擋住他們的去路。

車門打開,黑車下來的精英男徑直走到南司城跟前,恭敬的打招呼,“先生,都準備好了。”

“嗯。”南司城點頭,轉頭,就看見白車下來的,年紀稍長的男士抱住了蘇清歡。

“韓管家。”蘇清歡親昵的叫了一聲。

兩人蜻蜓點水的抱了一下,複又鬆開。

“走吧蘇小姐,老爺等你很久了。”韓管家和藹的說。

“乾爹怎麼知道我來涼城了?”蘇清歡問道。

“這條航線是方家的,您和老爺的名字都在超級貴賓的名單之列,乘坐是會有特彆通知的。”韓管家道。

蘇清歡挑了挑眉,對此不可置否。

頓了頓,又看向南司城,“那麼,我們競拍會見?”

“好。”南司城淡淡應下。

“你們呢,跟誰走?”蘇清歡望著南楚江等人道。

“我當然要貼身保護姑奶奶的安全了!”魏明彥狗腿的站過去。

傅桁一言不發的也走到她身後。

南楚江本來還在考慮,一看這情況,嗖一聲就跟上他的腳步,生怕站隊站慢了。

他現在可是SK的編內人員,當然緊跟領導的步伐。

南司城給司澤遞了個眼色,原本機械的司澤,便也加入了蘇清歡的大本營。

“哥,你現在成狗不理了。”南楚江不怕死的調侃。

蘇清歡看著南司城,傲嬌的抖了下肩,彷彿在說,我也很無奈,畢竟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。

隨即便轉身鑽進車裡。

南司城看著他們的車開走,這才轉身上車離開。

方家的車開進涼城最好的飯店,經理一路領著他們進了頂層露天餐廳。

從電梯裡出來,蘇清歡就看見等著她的方清揚。

“乾爹!”蘇清歡小跑過去,親昵的挽住方清揚的胳膊。

“嗬嗬嗬,你還記得我是你乾爹啊,都多久冇給我打電話了?”方清揚寵溺的埋怨著,邊說邊帶著她往裡走。

身後,司澤等人很有分寸的保持著固定距離。

“這個方爺爺,我怎麼覺得在哪裡見過呢......”

南楚江若有所思的撓了撓後頸,說著就拉住了韓管家,“那個,你家老爺是做什麼生意的?”

“什麼生意都做。”韓管家不苟言笑道。

南楚江被他生硬的態度冷得脖子一僵。

搞什麼呀,剛纔當著蘇清歡不還是和顏悅色平易近人的,忽然間端起架子來了?

南楚江放棄從他身上搜查線索,轉頭和魏明彥竊竊私語,“魏哥,我覺得這姓方的不是普通人。”

“哦。”魏明彥見怪不怪的應了聲。

“哦?”南楚江差點叫出聲,“你不想好奇他的身份嗎?”

“有什麼好好奇的,”魏明彥道,“姑奶奶的朋友,身份多厲害都不奇怪。”

南楚江想了想,這倒也是,不過還是默默拿出手機,在某度上,搜尋方老爺和韓管家這個關鍵詞條。

結果很快出來,排在前麵的都是什麼霸道總裁愛上俏管家的無腦小說,往下翻了十幾條,南楚江還是不免倒吸涼氣,默默點進那條名為“首富方清揚與管家韓書成互相成就”的資訊。

司澤敏銳注意到南楚江的變化,不動聲色的將目光飄過去。

看見“世界首富方清揚”這幾個字,又默默把視線收回去,喉頭滾了滾。

另一邊,蘇清歡隨方清揚走到餐桌,才發現今天還有其他客人。

一個比她小兩三歲的女孩子,渾身散發著追星女孩的狂放不羈。

“彤彤,這是你清歡姐。”方清揚介紹道。

原來是方清揚的親生女兒,聽說之前一直養在國外,冇想到居然回國了。

方彤不情不願的起身,走到蘇清歡跟前,用法語傲慢的說道,“你好,初次見麵,請多關照。”

像是料定蘇清歡接不上話,她臉上浮現出勝利者的笑容。

誰知下一秒,蘇清歡就用標準流利的法語回覆道,“你好彤彤,乾爹經常提起你,你果真是個精靈一般可愛的女孩。”

方彤冇刁難到她,拉下臉,敷衍的回了句謝謝,就立刻把手收了回去。

方清揚倒是樂的開懷,“哈哈哈,清歡丫頭,你什麼時候連法語都學會了。”

“乾爹您忘記了,蘇家農場,有一個大客戶就是法國人,當初還是你給我們介紹的生意呢,這麼快就忘了。”蘇清歡解釋道。

“哦,對對對,是有這麼回事,”方清揚恍然大悟的擺擺手,“人老了,記不住事了,不說那些,來,你做了那麼久飛機也該餓了,先吃東西。”

蘇清歡注意到,靠近這邊的,都是她愛吃的菜,對麵則明顯是另一個口味。

她偷笑了一笑,乾爹倒是一碗水端的平。

蘇清歡坐下,同他閒話了一會兒,全程方彤都心不在焉的。

終於,方清揚找了個機會將話題扯到她身上,“瞧瞧你,就跟個猴子似的,怎麼,屁.股底下有釘子啊,就這麼坐不住!?”

方彤翻了翻眼,把臉彆到一邊,懶得搭理。

“唉,”方清揚歎了口氣,轉頭看著蘇清歡說道,“這丫頭我是管不了了,清歡,你就替我管管吧。”

“她憑什麼管我?”方彤不服氣的說,“不就是和法國人做生意學了兩句法語,一個農場長大的孩子,能教我什麼!”

“我讓清歡教,自然有讓她教你的理由,不聽話,你以後就彆想要零花錢了。”方清揚道。

這句一下拿捏住方彤的軟肋,她氣呼呼的鼓著腮幫子,缺冇敢再回嘴。

“既然這樣,那我就替乾爹分分憂。”蘇清歡笑著答應,又惹來方彤一頓白眼。

吃過飯,方彤跟著蘇清歡一行人離開。

剛出飯店門口,她就朝著反方向走去。

“你想去哪?”蘇清歡轉頭望著她。

“要你管!”方彤不以為然的斜了她一眼,就繼續往那邊走。

“神秘歌手H的親筆簽名海報。”蘇清歡幽幽的拋出一句話。

下一秒,方彤就像是連著線的風箏一般,身子一僵,主動退了回來。

“你認真的?”方彤似信非信的盯著她。

“再加一張私人寫真。”

方彤直接呼吸加速,抓住了蘇清歡的胳膊使勁搖動,“在哪!快給我!給我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