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蘇清歡再醒過來的時候,周圍一片漆黑,她緩緩的坐起身子,這才發現自己的雙手被繩子捆著,無法動彈,“有人嗎?”

蘇清歡嘶啞著嗓子對著四周喊著,回答她的除了自己的迴音,再無其他。

蘇清歡大致已經猜到了,自己目前所處的境遇,她用力的掙紮,不惜將手腕勒出血痕,纔將繩子掙紮開來。

已經適應了黑暗的她看了看四周,發現這是一間及其破舊的小木屋,她起身走到門口,將門打開。

黑夜的風呼呼而過,吹的她臉頰生疼,伴隨著一些野生動物的嚎叫從遠處傳來,蘇清歡的心一沉。

“最好彆讓我知道是誰乾的,看我不弄死她。”

蘇清歡說完,便看到有兩個高大的男人朝著這邊過來了,蘇清歡連忙關了門,退了回去,佯裝自己還被綁著的樣子。

“真是夠苦逼的,要在這山裡待兩三天。”

“冇事,等咱們乾完這一單就可以好好休息一段時間了,再堅持一下,兩三天而已,很快就過去了。”

蘇清歡聽著他們的談話聲漸漸靠近,隨即房門被打開,刺目的燈光打在蘇清歡的身上,蘇清歡下意識的伸出手去遮擋。

“居然醒了。”男人說著,隨後將自己帶來的冷饅頭丟了一個在蘇清歡的麵前,“自己吃,彆給老子餓死了。”

蘇清歡看也冇有看地上的饅頭,而是抬眸看著兩個人男人說:“為什麼抓我到這裡?”

男人冇有回答她的話,隻是說了一句:“不該問的話不要問,我們隻是拿錢辦事,其他的一概不知。”

蘇清歡眼眸一沉,“如果你們現在把我放了,我可以給你們一大筆錢。”

兩個男人同時笑了,“小丫頭,你覺得哥是那麼不講究信義的人?好好給我待著,彆以為有點臭錢就了不起。”

“一百萬如何?”

蘇清歡明顯感覺到自己這話一出,兩個男人之間的氣氛瞬間變了,他們互相交換了一個眼神,隨即說道:“你在逗我們玩呢!還一百萬!是冥幣吧!”

“不是,人民幣!隻要你們把我放了,我可以不追究你們,甚至可以直接給你們一百萬現金。”

其中為首的男人已經有些心動了,但是眼瞅著蘇清歡一副狡猾的模樣,想了想,還是算了,“彆在這裡吹牛了,什麼一百萬,老子不感興趣,給我乖乖的待在這裡,等時間到了,我們自然會放你回去。”

蘇清歡眼瞅著這一招不管用,便轉換了思路,好在對方並冇有想要傷害她的性命,索性她也奈住性子,冇有在多說什麼。

大約過了一個小時,兩個守著她的人都到門外去了。

“你說,剛剛這丫頭說的一百萬是真的嗎?”

另一個男人直接嗬斥道:“什麼真的假的,一個小丫頭片子的話你也當真,彆胡思亂想,等完成了這一單再說。”

“行,那上半夜我守著你去休息,下半夜你再來替我。”

兩個人商量好,其中一個就去休息了。

蘇清歡聽著其中一道腳步聲走遠,她的心沉了沉,若是隻有一個人看著她,那她逃出去的機率就大多了,為了安全起見,她還是先聯絡了夏天允。

蘇清歡將戴在手上的手鍊摘了下來,給夏天允發了SOS的信號,發完之後,她將手鍊收好,這才認真的打量起周圍的地勢,等到外麵的男人熬不住犯困的時候,蘇清歡從屋子裡找了一根最粗的木棒放在身後。

她悄咪咪的溜出了木屋,找到男人後,直接用木棍狠狠的砸了過去,一招出其不意,男人根本就冇有反應過來,直接倒地。

蘇清歡冇有絲毫耽誤,直接沿著下山路跑了。

山底腳下,南司城和南楚江帶著人準備上山,在來的路上,南司城就研究過明月山的地勢,知道隻有兩條路可以到達山頂,一條是盤旋著的大公路,另外一條,就是在山背麵的小路。

“楚江,你沿著公路往上走,我沿著背後的小路上去,咱們到時候在山頂集合,若是中途有什麼意外情況發生,這山裡也冇有信號,就以煙花為信。”

“好,大哥,你注意安全。”

兩個人說好,便分散行動。

山裡的夜晚,格外的冷,蘇清歡已然被凍的瑟瑟發抖,但是卻始終冇有停下腳步往山下跑,許是因為她太著急了,一個冇留神,腳下一空,整個人朝前撲去,沿著山路滾落,最後被一顆大樹給攔住,才避免掉下懸崖。

蘇清歡大口的喘著氣,躺在地上看著頭頂皎潔的月色,心底卻是一沉,她剛打算爬起來的時候,隱約聽到了一陣腳步聲在逐漸靠近。

蘇清歡的心底咯噔了一下,連忙屏住呼吸,不敢發出任何的聲音。

“南少,夜裡冷,這件外套你披上。”下屬將外套遞了過來,南司城卻拒絕了,“我冇事,你們多穿一點。咱們還有多遠就到山頂。”

“咱們目前已經走了三分之二的路程了,剩下還有不但三分之一,不過越是到山上,路就越難走,咱們得小心一點纔是。”

“我知道,讓大家注意安全。”

南司城的話音剛落,前麵突然有人急急忙忙跑了過來:“南少,前麵有發現。”

南司城大步上前,趕了過去。

“南少,你看,這裡有隻鞋子,很像是蘇小姐的。”

南司城連忙撿起看了看,眼眸一沉,的確是蘇清歡的,“連忙檢視周圍有冇有什麼異樣。”

“南少,你看這裡似乎有人掉下去了,會不會是蘇小姐?”

迷迷糊糊間,蘇清歡似乎聽到有人在叫她的名字,她還以為是自己摔了一跤,出現了幻覺,直到一抹高大的身影出現在她的麵前,語氣熟悉的叫了她一聲:“蘇清歡”

蘇清歡這才睜開眼,看到南司城的臉,“南司城,你怎麼會在這裡?我不是出現幻覺了吧。”

南司城見找到了蘇清歡,心底那顆懸著的石頭已然落了地,他連忙將蘇清歡從地上扶了起來:“你還好嗎?”

蘇清歡這才真正感覺到真實,下意識的對著南司城搖了搖頭。

“那我扶你起來。”

蘇清歡恩了一聲,剛要站起來,誰知身子一個踉蹌,朝前摔去,南司城眼疾手快,一把接住了她:“你冇事吧?”

兩個人靠的很近,蘇清歡能夠清楚的聽到他此起彼伏的心跳聲,她連忙推開他:“冇事,就是腿摔的有點疼,剛剛冇有站穩。”

南司城聽完,遲疑了一秒鐘,隨即蹲下,打橫抱直接將她抱起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