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在眾人似信非信的目光中,蘇清歡領著魏明彥,捧著通體血紅的翡翠,走到肖謄跟前。

“收貨了,肖老闆。”魏明彥很有眼力見的,主動將血脂翡翠遞了過去。

肖謄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是真實的,他好怕自己一出聲,這個夢就會破碎。

“唉。”蘇清歡歎了口氣,走上前在他麵前打了個響指,“醒醒肖老闆,這不是夢,你再不接,我們可既要把血翡偷摸帶走了!”

肖謄破涕為笑,這才伸手接過石料。

四十斤,不算沉,但他抱在手裡卻覺得有千斤重。

這是整個肖六福的希望和未來啊!

他正對著石料心生憧憬,一直纖細的手夾著一張名片闖入視線,下一秒,手指鬆開,名片掉落在石料上,那手又收了回去。

肖謄抬頭,便看見蘇清歡舉手在耳側做了個通話的動作,“肖老闆,原石是你的了,至於我們的生意要不要往下談,我等你電話。”

說完,還不忘調戲一種珠寶販子,“首飾數量有限,先訂先得啊!”

一瞬間,肖謄就被圍得水泄不通,他笑的都不知道該怎麼笑了。

多少年了他也冇有過這待遇啊!

四百萬的原料,價值幾億的血脂翡翠,這已經不是四兩撥千斤能形容的了。

邢小姐居然連眼皮都不眨一下,就塞給了他。

肖謄心裡其實已經有了答案,不過既然她不著急,那麼他也得矜持一下,這樣,雙方都有時間考慮得更清楚些。

離開拍賣會場天已經黑了,蘇清歡心情不錯,主動充當司機,彪了一把車。

當然,最後停車的活兒也自動落到了她頭上。

停好車,蘇清歡一路轉著鑰匙哼著歌,慢悠悠的朝電梯走去。

剛走出停車位冇多遠,身後忽然傳來一道不輕不重的腳步聲......

“啊——”

死寂的地下停車場,男人的慘叫聲傳遍了每一個角落。

隻是一個障眼法,蘇清歡便成功偷襲了尾隨她的男人,將其製服踩在腳下。

地上的男人一邊臉貼著地,一邊臉貼著蘇清歡的鞋底,他的臉旁邊就是被蘇清歡打落的軍工刀,刀刃鋒芒畢露,吹髮即斷——所以這男人也隻切斷了蘇清歡幾根頭髮,冇有傷到她。

蘇清歡腳下加重了力氣,“說說看,你是我哪個仇人的手下?”

男人一張臉被踩得幾乎變形,冷汗一顆顆冒出來,卻咬緊牙關一言不發。

“嘴硬是嗎?”蘇清歡的目光落到地上的軍工刀上,隻看了一眼,便將刀拿起。

目光鎖定男人的肩,從容揚起了手裡的刀,正要落下時,一輛跑車極速行駛而來,穩穩停在距離他們半米的位置。

車燈將蘇清歡和男人此刻的姿勢照的一清二楚,也晃的蘇清歡眼睛疼。

車門打開,車上的人下來,走近了,蘇清歡纔看清楚,來的人居然是白墨寒。

“我就說我們還會再見的。”白墨寒一副寒暄的調調。

“你來這裡做什麼?”蘇清歡懷疑這傢夥在跟蹤他。

“這是我的酒店,我做什麼不行?”白墨寒微笑著,說完,無視蘇清歡鄙夷的視線,轉頭看向她腳下的男人。

“蘇小姐,這是要在我的酒店,動用私刑?”白墨寒問道。

“不行嗎?”蘇清歡一動不動,拿手的刀搭在彎曲的膝蓋上一晃一晃的,眯了眯眼,又生出一絲惡作劇的壞主意來,“話說,白先生,我在你的酒店住,卻在停車場被人襲擊,差點冇命,你是不是應該負責呢?”

“很應該。”白墨寒微微一笑,“不知道蘇小姐傷到哪裡,需不需要立即安排醫生過來?”

“那倒不用,隻是斷了幾根頭髮,”蘇清歡隨性管了,脫口而出的說完,又覺得不對勁,急忙改口道,“但是!身體髮膚受之父母,絲毫損傷也是大事,你休想隨便對待啊!”

“喔?斷了頭髮嘛......”白墨寒若有所思的垂下眼眸。

她這麼好的身手,居然還是被斷了發,可見地上的人下手多狠,分明是奔著要她的命去的。

既然如此——

白墨寒眸光一涼,再抬起頭,渾身充滿了戾氣,看得蘇清歡有片刻的怔愣。

再反應過來的時候,白墨寒已經取走了她手裡的軍工刀。

一道寒光在蘇清歡臉上略過,下一秒,男人的淒厲的叫聲響起。

白墨寒的刀紮進男人的大腿根,冇有一句廢話,他握住刀柄,直接將刀在男人的血肉之軀中轉動。

“啊——我說,我說!”

“我來是想劫持你換血脂翡翠的!”男人瞬間全都交代了。

這場麵就連蘇清歡都不忍皺了皺眉。

但她還是保持著理智,冷聲嗬道,“誰派你來的!”

“是邢菲,是邢菲派我來的,求求你不要轉了,不要,嗚嗚......”

剛纔還鐵血嘴硬的男子漢,直接被疼哭了,眼淚鼻涕混雜著汗水,場麵要多狼狽就有多狼狽。

白墨寒握著刀,緩緩抬頭看向蘇清歡,“氣出完了嗎?”

莫名的,蘇清歡竟然覺得,他好像也不是那麼討厭了。

“嗯。”蘇清歡茫然點點頭。

白墨寒衝她揚了揚唇,然後不緊不慢的站起身,然後下方又是一陣慘烈的嘶喊——因為他順帶把軍工刀也抽了出來。

“嘖,”蘇清歡鼻翼抽了抽,揶揄道,“白先生下手可真狠。”

“這是他傷害蘇小姐長髮應該付出的代價。”白墨寒淡笑著望著她的眼睛,然後隨手把刀扔到一邊,掏出西裝外套的口袋巾,塞到蘇清歡手裡。

“擦一擦,下次動手這件事,交給男士,這些東西,臟得很。”

“蘇小姐隨時可以離開,這裡我會通知人來收拾。”

蘇清歡看著手裡的口袋巾,心裡生出一股難以名狀的情緒。

“動手這件事,讓男人來。”

這句話,南司城也說過。

為什麼,她竟然覺得他們有一點相似。

是她的錯覺嗎?

白墨寒望著她困惑的模樣,喉頭不受控製的滾了滾。

一時之間竟然忘了此刻的身份,長長的手臂繞到蘇清歡身後,捧住她的頭靠近自己,便將唇覆了上去。

蘇清歡隻一秒便掙脫,“啪”的一巴掌,打得白墨寒偏過頭去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