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邢菲的叫聲響徹整棟大樓。

九點,小洋房上上下下擠滿了警.察。

其中一個在給邢菲錄口供,“邢小姐,你確定這保險櫃的密碼,隻有你一個人知道嗎?”

“是。”邢菲煩躁的甩開手,“同樣的問題你已經問了三遍了,你到底還要我說多少次!”

“我說了,我一千萬買回來的玉石,就放在保險櫃裡,昨晚我起夜的時候還在,早上起來保險櫃開著,玉石卻被人偷走了,你們不去抓小偷,揪著我問來問去問來問去,你們就是這樣浪費納稅人的錢的嘛!”

“抱歉邢小姐,我們也是為了儘快破案,所以必須對細節反覆推敲,請你配合我們工作好嗎!”錄口供的是個新手,說話明顯底氣不足。

邢菲看出他是個愣頭青,直接忽略他的話,扯著嗓子大喊,“來個管事的,你們還有冇有能做主的了!”

話音落下,一個穿著便衣的男人,從保險櫃那邊走了過來。

“邢小姐。”男人麵無表情的打招呼。

“你就是他們的上司?”邢菲不爽的打量了男人一眼,隨即吩咐道,“我要你馬上派人,沿著這棟洋房,地毯式搜尋,把我的玉石找回來,否則我就投訴你故意拖延,讓你負責全部損失!”

“恕我直言邢小姐,你這房間包括周圍,都冇有外來過的痕跡,保險櫃又是用密碼打開的......”男人慾言又止,表情很不好看。

“你什麼意思?你現在是懷疑我監守自盜嗎!”邢菲氣急敗壞的說道,“你搞清楚,我是邢家的女兒,我會偷自己家的東西!?”

男人耷拉著臉,拐著彎說道,“我冇有這個意思,隻是想問問邢小姐,是不是把玉石放在了彆的地方,而自己又忘了呢?”

邢菲環保雙臂,語氣不善,“你看我像是有老年癡呆的樣子嗎?”

男人也不同她理論,直接給同事遞了個眼色,讓對方把手裡的保險箱拿過來。

“邢小姐,請問這裡麵是什麼?”男人問。

“這當然是我的藏品。”邢菲有些不自然的抬高了音量,“我讓你們來是替我找玉石,不是來審問我,你私自動我的東西安的什麼心!”

男人像是冇聽見似的,接過保險箱在手裡拎了拎,“邢小姐,密碼是多少?”

“不知道。”邢菲生氣的把臉彆到一邊,懶得再搭理他。

“既然邢小姐不肯合作,那我們就隻有自己嘗試了。”男人說著,便把保險箱放到桌上,準備解鎖。

邢菲並不擔心他們會打開箱子,看見蘇清歡的原石,不知道密碼,警.方是冇有權利損毀公民的財物的。

她現在更苦惱的是,該去哪裡托關係,把玉石找回來。

倏地,“啪嗒”的解鎖聲在旁邊響起。

邢菲轉過臉,就見箱子已經被打開。

男人低頭掃了一眼箱子裡的東西,彆有深意的看向邢菲,隨即緩緩將裡麵的東西轉向她。

“邢小姐,你看看,這,是你的玉石嘛!”

邢菲驚訝的抬手擋在唇邊。

怎麼會,那箱子裝的明明是蘇清歡的原石,可出現在她的眼前的,卻又的確是她買的玉石!

她不能說不是,又不敢說不是。

猶豫的樣子,已經讓男警察有了決斷。

他黑著臉站起身,厲聲訓斥道,“既然東西找到了,我們就先回去了,希望邢小姐日後能查清楚一些,彆在作出這種浪費警方資源的事來!”

“涼城不必A市,一切都在按部就班的發展,冇空跟邢小姐你玩過家家的把戲!”

“收隊!”

說完也不等邢菲解釋,帶著人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。

邢菲氣得咬緊了後槽牙。

這傢夥明顯因為她是A市的人故意針對,有什麼了不起的,要不是白墨寒,涼城現在還是個三線城市,也輪得到他看不起外地人?

好半天,邢菲才冷靜下來,轉頭去看那塊玉石。

她冇有打開過保險箱,玉石是怎麼進去的呢?

難不成真是她夢遊做的?

既然這樣,蘇清歡那塊又去了哪裡?

想到這個,邢菲狐疑的將玉石捧起,想看看有冇有什麼問題。

結果剛一抬起來,整塊石頭忽然就出現裂痕,下一秒,全部掉落回箱子裡,碎成十幾塊不同大小的石塊,而裂縫處,哪裡還看得到翡的綠,全都是石頭!

幾乎立刻,邢菲就給剛纔的男警.察把電話撥了過去。

“又怎麼了?”男警.察不耐煩的說。

“我的玉石,隨了,立刻冇有翡翠,一克都冇有,有人偷走了我的翡,是真的!”邢菲慌張的解釋著。

“好了邢小姐,彆再鬨了,賭石的規矩涼城誰不清楚,原石買回去,能不能開出翡各安天命,開不出來認命就是了,你這一而再的折騰我們,就這麼輸不起?”

“彆再打過來了啊,再打我告你妨礙司法辦案!”

“可——”“嘟嘟嘟——”

男警察根本不給邢菲再開口的機會,直接掛了電話。

邢菲看著退回通訊錄的介麵,氣的直接將手機扔了出去,“一堆王.八.蛋!”

發泄過後,她撐著桌麵,看著箱子裡的碎石,恍然大悟。

箱子根本就冇有上鎖,昨晚那個傢夥也不是來給她送貨,而是故意藉著她取錢的機會,竊取密碼的。

“該死的!一定是蘇清歡!”

邢菲咬牙切齒的捏緊拳頭。

她居然被她反將一軍!

賤.人,我遲早會殺了你!

被詛咒的蘇清歡一下飛機就打了個噴嚏,“啊切——”

“誰在罵我。”她揉了揉鼻子,碰巧電話響了,就接起放到耳邊。

“大神,搞定了,玉石還有五萬塊現金,我什麼時候給你送過去?”

“不用了,”蘇清歡道,“直接出手,你拿走提成,剩下的捐給福利院吧。”

“給你辦事還要什麼提成啊,對了,我留在那女人家裡的竊聽器,完整的錄下了她被警.察當成傻子一樣嫌棄的對話,要不要給你發一份樂嗬樂嗬?”

“行,這號碼是你微信吧,待會兒加上你發過來。”

“得嘞。”

掛了電話,兩人就加上了微信。

錄音檔案很快彈了出來,外加一個賤兮兮的表情包。

蘇清歡回了個憨笑,也不真的點開,而是給對方加了備註-“土行孫”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