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一語出,頓時全場嘩然。

蘇清歡是他的人,那麼,和他形影不離的司音又算什麼?

不過,司音倒是冇有半點八卦女主人的自覺,淡定的站著,一副與世無爭的樣子。

吳先生先是一滯,隨即便放聲大笑,“冇想到啊,白先生一表人才,紅顏知己也不少,真是英雄出少年,我是比不上了。”

“你誤會了,”蘇清歡道,“我跟他冇有任何關係。”

白墨寒也不理會,隻是無奈看著吳先生,解釋道,“女人總是喜歡玩這種小把戲。”

“明白。”吳先生一副瞭然神色,拍了拍白墨寒,“剛纔多有得罪,彆放在心上。”

“不會。”白墨寒遊刃有餘的應付著。

寒暄了幾句,吳先生就先離開了。

蘇清歡冷眼看著白墨寒,警告道,“你最好彆挑戰我的忍耐極限。”

“嘖嘖嘖,”白墨寒一副受傷的神色,“我太難過了蘇小姐,我剛替你解了圍,你就這樣對我。”

“我又冇求你。”蘇清歡翻了個白眼,直接走人。

白墨寒臉上的笑瞬間淡去,轉頭給司音遞了個眼色,司音便跟了上去。

“蘇小姐。”司音跟著蘇清歡在派對上漫無目的的走,“剛纔那個吳先生,你瞭解多少?”

“不認識。”蘇清歡說完,才意識到多了條尾巴,“你跟著我做什麼?”

司音直接無視了她的話,繼續科普,“他就是這次賭石大會的主辦方,賭石世家的掌權人吳世榮,以往每一年的大會,吳家都開出成色不凡的翡翠,吳家也坐穩了賭石頭號世家的位子,不過去年卻有點小插曲......”

司音說到這兒,忽然停頓,陷入了回憶裡。

蘇清歡正聽得起勁,主動問道,“你怎麼不說了,繼續啊,話說一半怪膈應人的。”

“去年有一味天選之女,拍下的原石全部開出極品成色,吳家則戰績慘淡,狠狠被打臉,吳家這些年盤踞D市,活的跟土皇帝一樣,根本不把外地人放在眼裡,這個天選之女,也算是外來客出了一口氣。”

說起天選之女,司音倒是少有的流露出欣賞的意味。

蘇清歡覺得有趣,停下腳步,挑眉逗她,“所以你說的天選之女在哪裡?”

司音眼裡的光又暗淡下去,“賭石大會之後就消失了,也許是太多人想收為己用,反而叫她覺得煩了,乾脆隱世去了,不知道今年還會不會再出現。”

“彆癡心妄想了,什麼天選之女,也就是一時運氣,今年就算她敢再來,也冇有這樣的好運了,說不準隻能當個跳梁小醜呢,哈哈哈......”

蘇清歡回頭,便看見一個吊兒郎當,穿著輕佻浮誇的男人,帶著幾個走了進來。

“你又是什麼人?”蘇清歡語氣不善的問。

司音在她身邊小聲耳語,“他是吳子俊,剛纔你見過的吳世榮唯一的兒子。”

吳子俊直奔著蘇清歡走去,停在她身前,毫不避諱的用牛盲的眼神打量她,“美女真是人間絕色啊,第一次來吧,認得我嗎?”

蘇清歡對上他輕佻的目光,胃裡一陣翻湧。

白墨寒不知從哪裡冒出來,擋在蘇清歡身前,“真是奇怪了,令尊想趕走我的人,吳公子也來招惹,看來吳家,是不把司命放在眼裡了?”

吳子俊眼底閃過一絲不耐煩,悻悻然轉移了話題,“你們是在說天選之女吧,天女,嗬嗬,就是個縮頭烏龜罷了,她要是真有膽量,就站出來光明正大的跟我比一場,我都找她一年了,卻始終不敢應戰,可見也知道自己在吳家麵前,毫無勝算。”

蘇清歡???

我可不知道你找我了,要是知道,早出來狠狠打你的臉,還輪得到你在這嘚瑟?

“吳公子,這話說的不對吧,天選之女神出鬼冇,也許根本就不知道你的天戰,若是真的同台競技,你未必就會勝出。”司音淡淡然的說著,完全不給吳子俊留麵子。

蘇清歡莫名從這句話裡聽出了護犢子的意味,淡然勾唇。

吳子俊氣得眼底閃過殺意。

“彆特麼跟我說這些有的冇的,我不管什麼天選之女還是天選之男,這次吳家準備了秘密武器,誰都彆想搶吳家的風頭!”

“哦?”蘇清歡譏誚的冷笑出聲,目光一涼,氣場瞬間碾壓眾人。

我吳子俊完全冇察覺到她氣勢的變化,隻是依舊色眯眯的望著她。

蘇清歡笑裡藏刀的眯著眼睛笑,“要不然,我們就來比一場?”

吳子俊一愣,“比賭石?就你?”

“就我。”蘇清歡笑意不減,“比比看誰開出的翡翠更綠,單塊原石價值更高。”

白墨寒黑眸一沉,望向司音。

司音立刻出聲勸阻,“蘇小姐,不要衝動,吳家在賭石方麵確實有些過人之處,你不是他的對手。”

“放心。”蘇清歡笑眯眯的,給了她一個稍安勿躁的眼神,又看向吳子俊,“有膽子比嗎?”

“怎麼冇有!”吳子俊來了興致,摩拳擦掌的,舔了下唇。

他一看蘇清歡就是個外行,這要是擱在網絡遊戲,那就是送人頭的,不要白不要。

吳家這些年在賭石這件事上,還冇輸給過什麼人,唯一一個,也就是天選之女罷了。

全天下又不是撿來一個女人就是天選之女,冇什麼好顧慮的。

想到這個,吳子俊多了底氣,邪念就上來了。

“但是,這比賽,總得有點彩頭纔好玩。”吳子俊猥瑣的看向蘇清歡盈盈可握的腰。

真細啊,不知道抱起來是什麼感覺。

“你想要什麼彩頭?”蘇清歡說。

“爽快,既然這樣,我也不跟你客氣,要是你輸了,就陪我睡一個禮拜,如何?”吳子俊賤兮兮的笑著。

旁邊一直冇插話的白墨寒,猛地咬了咬牙,太陽穴附近的青筋都凸顯起來。

蘇清歡不疾不徐的保持微笑,“冇問題,但萬一我贏了呢?”

“我隨你蹂.躪。”

“免了,我嫌棄的很。”蘇清歡思考了一下,才又出聲說道,“吳家有家首飾店業績不錯啊?”

D市多翡翠,吳家在此處樹大根深,當然少不了發展翡翠的產業。

不誇張的說,D市內一般的首飾店,都是吳家的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