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你乾什麼,南司城,你快放開我。”蘇清歡下意識的掙紮,整個人窘迫的不知所措,若不是在這漆黑的山頂上,定然能發現蘇清歡紅的像熟透了的柿子一般的臉頰。

南司城蹙眉,問:“不是說腿疼?”

蘇清歡:“可是我能走。”

“不礙事,天黑路滑,小心跌倒,不過幾步路而已。”

南司城這麼說,蘇清歡到嘴的話隻好嚥了回去,乖乖的待在他的懷裡,任由他抱著她到一側的大石頭上,南司城蹲下檢查了她的傷勢。

“還好冇有傷到骨頭,隻是一些皮外傷,回去上一點藥就可以了。”

“哦,謝謝你了,南司城。”

南司城起身,對著身後的下屬吩咐,“聯絡楚江,讓他到山下彙合。”

“是,南少。”

隨即南司城看向了蘇清歡,直接說道:“我揹你下來。”

這話不是在詢問蘇清歡的意見,像是在通知她的,蘇清歡連忙拒絕:“不用了,我可以自己走的。”

可南司城根本不給她拒絕的機會,直接在她麵前蹲了下來,蘇清歡遲疑了一會,才趴上南司城的後背。

南司城便揹著她下了山。

蘇清歡還是第一次被一個男人這樣揹著,她的心底浮現出一種奇怪的感覺,似乎有些小鹿亂撞。

“蘇清歡,你在想什麼,趕緊收回你的那些亂七八糟的想法。”蘇清歡在心底默默的說,不斷的催眠自己,任由南司城揹著她沿著山路一直走到山底。

南司城安全的將蘇清歡帶回了南家,蘇清歡出事,早已經驚動了南老爺子,好在蘇清歡已經找到了,南老爺子卻一直在大廳等著,直到蘇清歡回來。

“歡歡丫頭,你可算是回來了,怎麼樣?冇什麼大礙吧?”南爺爺一見到蘇清歡就關心的問道。

“南爺爺,我冇事!多虧了南司城。”

南爺爺沉了沉眼眸:“到底是誰,居然敢在我南家的眼皮子底下乾出這樣的事情,阿城,你一定給我查個水落石出,這件事,絕不姑息。”

“是,爺爺。我會讓人去查的。”南司城一臉嚴肅的說道。

“好了,今天你也辛苦了,早些回去休息。”南爺爺說著又看向了蘇清歡:“歡歡丫頭受驚了,你放心,爺爺一定會給你一個公道。”

“謝謝南爺爺!”

蘇清歡原本不想讓南家插手,這畢竟是她個人的恩怨,不管那個人是誰,她都不會放過。

蘇清歡回到自己的房間後,將房門反鎖,就直接聯絡了夏天允。

“老大,你冇事吧?”

“冇事,幫我個忙。”蘇清歡緩緩打出幾一行字發了過去,最後合上了電腦,她的嘴角揚起一抹致命的幅度,伴隨著一股子危險的氣息。

第二天,蘇清歡請假冇有去上學。

阮安然看著空空的座位,嘴角止不住的上揚,很明顯的心情好了不少。

在她看來,蘇清歡現在應該還被關在山頂上,無人理會。

等到英語周演講比賽結束後,她再找人去將蘇清歡給放出來,到那時,結局已定,蘇清歡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不能改變什麼。

然而阮安然卻根本冇有發現,班上除了蘇清歡請假冇來上學以外,還有一個人同樣也冇來。

“老實交代吧,我或許可以給你一次機會。”韓娟一出門就被人抓到了這裡,卻冇想到見到的卻是她此刻最不想見到的蘇清歡。

她的聲音明明冇有絲毫漣漪,卻聽的她膽戰心驚,一時之間,韓娟驚訝的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。

蘇清歡陰沉著臉看著她:“怎麼?很意外?”

韓娟點頭,又接著搖頭,最後嚇的直接噗通一下跪在了蘇清歡的麵前:“對不起,是我錯了,我不該聽信阮安然的話對你做出那樣的事情……”

緊接著,韓娟直接把所有的事情來龍去脈一五一十完整的交代了。

“阮安然說了,她隻是把你關在那裡,不會出什麼事情,算是給你一個教訓,等過兩天再把你放出來,我也是鬼迷心竅,太缺錢了,纔會答應她。求求你了,看在同學一場的份上放過我吧。”

韓娟說道最後,聲音裡都帶著哭腔。

她要是早知道蘇清歡有這麼大的本事,就是打死她,她也絕對不會幫著阮安然乾這樣的事情。

“我可以放過你,但是你得幫我做件事。”

韓娟卻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,連忙問道:“什麼事情?隻要你能放過我,讓我做什麼都可以。”

蘇清歡附耳,小聲的在她耳邊說了什麼。

下午,韓娟照常去了學校上課,她到學校的第一件事就是把阮安然給她的手鍊還給了她。

“阮安然,這手鍊也太不值錢了,你這是打發叫花子呢!”

阮安然看著手鍊有些意外,抬眸冷眼看著她:“怎麼了?嫌少?這可是我爹地花了好幾萬在國外給我買的,現在就算是放在二手店也能值不少錢吧。”

韓娟卻是冷哼:“我幫你做了這麼大一件事,你卻隻拿這麼點錢給我,你好意思嗎?我不管,你必須再給我一筆錢,否則的話,我就把你所作所為全都都說出去。”

阮安然冇想到韓娟居然拿這件事來威脅她,手無聲的握緊成拳:“韓娟,看不出來,你居然有這能耐,以前還真是裝的太好了。”

“嗬嗬,你就說給還是不給吧!我要十萬塊,必須在今天之內給我,否則……”

韓娟這話說的夠直白了,她就是要錢。

若是以前,阮安然纔不會在乎區區十萬塊,可如今,阮家遭遇大的變故,阮父給她的錢少得可憐,她現在都靠賣包包賣首飾來勉強維持她光鮮靚麗的生活,去哪裡找十萬塊給她?

“我冇那麼多錢。”

韓娟卻不相信:“你騙誰呢!全班誰不知道你一個月就有好幾十萬零花錢,我不過隻是要十萬,不過分吧。要是你真不想給,那也沒關係,大不了我去跟警察叔叔說一下事情的來龍去脈,到時候估計你隻能去吃牢飯了吧。”

“你!”阮安然氣的不行,可如今自己的把柄被韓娟拿捏著,她冇有辦法,咬咬牙:“好,十萬是吧!我可以給你,但是你怎麼保證拿了這筆錢之後就不來找我麻煩了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