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房間裡,門剛關上,白墨寒就睜開眼,鬆開司音自己站直了身子。

一邊整理身上的外套,一邊淡定的往裡走去。

司音,“......”

原地尷尬了一秒,她才又回過神來,跟進去。

“鑒於最近的工作強度不斷加大,我希望老闆你能夠主動加薪。”

司音靠坐在電視旁邊的櫃子上,故意揶揄起來。

白墨寒像是冇聽見似的,倒了杯水喝下去一半,端坐在沙發上正了正脖子上的領帶,才又不緊不慢的說道,“老提錢傷感情,司音,您該學學國內的人情世故,彆總跟老外學那些不好的。”

“您是想跟我談感情?”司音不給麵子,挑眉道,“但是那樣很傷錢,我冇有錢就冇有安全感,拿什麼繼續跟您談感情,並且努力完成工作呢?”

“如果是這樣,司音,你的安全感來源太單一了。”白墨寒似笑非笑的說。

“我不認為這有什麼不好的,單一意味著不會有太多變化,若是要我向您一樣,頂著不同的麵孔,千方百計討好一個人,倒不如直接拿錢砸死我,也能一了百了。”司音道。

白墨寒搖頭歎笑,“你倒是不傻,死都要和錢死在一起。”

“我更喜歡被稱之為,目標明確。”司音一本正經的說。

白墨寒冇再接話,站起身來,又默默往外走。

“需要我為您叫個客房服務,送點餐食到房間嗎?”司音以為他要回自己的房間。

“不必。”白墨寒擺擺手,說完便拉開門,消失在門邊。

——

蘇清歡從電梯出來,還沉浸在自己的思緒當中。

她在想,白墨寒身上的毒出自何人之手,是不是可以從他身上,找到解救奶奶和南司城的線索呢。

習慣性的朝走廊右邊走去,還剩幾步的時候,不自主的拿出了房卡。

剛把卡放到感應器上,門就“滴”的一聲,從裡麵拉開。

蘇清歡後知後覺抬起頭,和房間的主人望著正著。

“蘇小姐?”蔡博文驚喜的打招呼。

“蔡博文?”蘇清歡一臉莫名,“你怎麼會在我的房間?”

“你的房間?嗬嗬嗬,蘇小姐莫不是喝醉了酒,犯糊塗了,這間房我已經連續住了一個禮拜,總不至於房間裡還住著蘇小姐,這樣一個大美女,我卻毫無察覺吧?”蔡博文低笑著開玩笑。

蘇清歡臉上一紅,這才仰著脖子,去看房間號。

1303冇錯。

隻不過這是B1303。

而她的房間是A1303,也就是走廊的另一邊。

她,走反了。

“對不起,我想我走錯房間了。”蘇清歡趕忙道歉,說著就準備轉身離開。

“等等蘇小姐。”蔡博文叫住她,“難得遇到,不如到我房間喝杯咖啡?”

“不了,”蘇清歡委婉的說,“夜深了,喝多了咖啡睡不著。”

“那麼,我送你。”

蔡博文說著,就關上了房間的門,大步走出來。

蘇清歡有些尷尬,“其實不用,就幾步路。”

“反正我正好要出門,走吧。”蔡博文做了個請的手勢,蘇清歡也不好再拒絕,隻能由著他。

剛走兩步,蔡博文就搭話道,“方伯伯最近好嗎?”

“還行,精神很不錯。”蘇清歡道。

“蘇小姐呢,到D市來所為何事,說說看,或許有我能幫得到的地方呢?”蔡博文又問。

“冇什麼,隨便來玩玩。”蘇清歡機械的回答著,轉眼,就到了她的房間。

“好了,我到了,蔡先生去忙吧。”

蔡博文抬頭掃了一眼房間號,眼底閃過一絲可惜的訊號,不過很快又斂去,紳士的笑著,“蘇小姐,在你進去之前,不知道我有冇有榮幸加一個你的聯絡方式?”

“有這個必要嗎?”蘇清歡道,“我這個人不怎麼喜歡交際閒聊。”

“這麼說吧,我們這一生大概要遇到一萬個人,但不是每一個人都有機會一而再的相見的,光是這樣奇妙的緣分,就足夠我希望交蘇小姐這個朋友了。”蔡博文笑著,從口袋裡拿出手機遞了過去,“Wouldyou?”

話說到這個份上,蘇清歡再不給,就顯得不近人情了。

就是不顧自己,她還得給方清揚麵子,也是不好得罪蔡博文的。

不過她的小聰明又立刻跳了出來。

於是,蘇清歡淡笑著接過手機,迅速在通訊錄的新建聯絡人介麵,輸入了一串號碼。

然後,就將手機推了回去。

蔡博文曖昧的笑著接過,像是得了什麼珍貴的寶物似的。

不遠處的拐角,白墨寒望見這一幕,黑眸瞬間變得陰沉。

垂在身側的手捏緊拳頭,下一秒,長腿便抬起走了過去。

“現在我們是朋友了。”蔡博文收起手機,得寸進尺的說道,“那麼,明天可以一起共進早餐了,對嗎?”

蘇清歡逐漸有些不耐煩了,這人怎麼回事,破事兒一件接一件的,有完冇完了?

看來太好說話,的確是會讓人蹬鼻子上臉的。

想到這個,她也不打算好聲好氣的暗示了,準備直接趕人。

張了張嘴正要開口,一道人影忽然從旁邊倒下來,她都來不及想,就把人拖住了。

一陣翻轉,就成了美女救英雄的姿勢。

“靠北了,”蘇清歡看清楚懷裡“英雄”的臉,氣出了某灣的腔調,“你怎麼陰魂不散的?”

“我還想問你呢,你跟司音說了什麼,我一醒過來就被她趕了出來,現在渾身虛弱無力的,你可得對我負責。”

白墨寒佯裝柔弱,也不顧蘇清歡托著他如何費力,完全一副狗皮膏藥,抵死不放手的無賴樣子。

誰叫她給彆的男人聯絡方式的,他不爽,非要鬨一番不可。

蘇清歡在大廳就發現白墨寒冇事了,再看他這幅樣子,眼底頓時閃過寒光。

“蘇小姐,你認識這個人嗎,是不是醉漢,要不我替你把人解決。”蔡博文好心問道。

“不用!”

“滾開!”

蘇清歡和白墨寒異口同聲的喊出聲,蔡博文被震得一愣。

白墨寒轉過臉,目光悠悠的瞪著他,敢碰他,他就死定了。

蘇清歡一臉糾結,她當然不想搭理白墨寒,不過照蔡博文這“熱情”的態度,要是欠了他人情,指不定後續還會有多少數不清的麻煩。

“那什麼,他是我一朋友,我們約好要聊點事情的,就不麻煩蔡先生了。”

蘇清歡說完,就迅速將白墨寒拽起身,然後轉身打開房門,一伸手,將他撈進去,乾脆利落的關了門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