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對啊,憑什麼呀經理,我們不服!”兩個保安爭辯道。

“憑什麼?”經理換上公事公辦的語氣,“就憑你們衝撞了這個商場的主人!”

“主人?”兩個保安互相交換了一下眼神,不確定的說,“你是說這兩個學生,是商場的主人?不可能,公司總經理明明是個男人而且也不姓方!”

“五分鐘之前是了!”經理抬高了音量,語氣不容置喙。

“你說什麼?”瑟琳娜大驚失色,“A市最大的商場,就這麼幾分鐘,換了主人?”

“這還要多虧了您啊客人,要不是您,商場怎麼會賣出市場價五倍的價格呢。”經理輕飄飄的說。

“五倍?瘋了嗎?”瑟琳娜不可置信的張大了嘴。

經理無視她的話,麵向蘇清歡她們,彎著上半身請示,“方小姐,蘇小姐,還有什麼需要我為二位效力的嘛。”

“我不想有人影響我購物的心情。”蘇清歡看著瑟琳娜,以牙還牙。

“冇錯,把這個女人,丟出去,以後不準再進來。”方彤補充道。

同是女孩子,蘇清歡並不想弄得這麼難看,不過方彤的話都說出去了,她也不好在說什麼。

“你敢!”瑟琳娜雙手叉腰,擺出誰敢動我就死定了的架勢。

“還等什麼,執行老闆的命令!”

經理直接蓋過瑟琳娜的聲音,不留情麵的扭轉形勢。

幾乎立刻,兩個保鏢衝過去,架起瑟琳娜直接往外抬。

“放開我!你們敢這麼對我,我絕不會放過你們的!啊!!!......”

女人的尖叫聲傳遍了整個商場,剛纔那兩個保安也徹底失去了主張,腳一軟,跪倒在地。

隨著瑟琳娜被抬走,店裡也重新歸於平靜。

經理很有眼力見的又主動發問,“那,這位邢小姐,怎麼處理?”

邢菲脖頸一僵,眼底閃過瞬間的慌亂,但很快又恢複居高臨下的態度,“用不著你們操心,我自己會走。”

頓了頓,又放狠話道,“妹妹,你四處樹敵,將來被人報複,可彆到我麵前來哭!”

蘇清歡抖肩,“那你最好長命百歲,否則在現有的平均壽命年齡,是看不到那一天了。”

邢菲攥著手心,指甲幾乎鉗進肉裡,和她對峙了兩秒,扭頭憤然往外走。

“站住——”方彤拖了個長音,門邊的保安立刻會意,抬手把人攔下。

“把你買的東西放下。”方彤道。

“這是我付了錢的!”邢菲恨得咬牙。

“那又如何,大不了雙倍賠給你,我又不缺這點錢,總之,我的商場,不做賤.人的生意!”方彤歪了下脖子。

她要的就是這種效果,她們看不慣她,也打不過她。

“好,很好,蘇清歡,今天的事情我記下了!”

邢菲連著晃了幾下腦袋,“啪”一下把手裡的購物袋扔到地上,揚長而去。

“你這人,欺負你的是我,你記在她身上算怎麼回事!”

“冤有頭債有主,報仇認準我姓方的啊,喂——”

方彤一直追著喊了好幾聲,邢菲腳下生風,越走越快。

“切,”方彤晦氣的擺了下手,揶揄道,“就會撿軟柿子捏!”

轉過身,見蘇清歡不痛不癢的樣子,有些抱歉的說道,“我惹得事,算在你頭上了......”

“無所謂。”蘇清歡笑道,“誰叫我有個憤世嫉俗的妹妹呢?”

“哈?”方彤怔了一秒,隨後纔想起剛纔下意識把她當姐姐的事,臉刷的染上一抹粉紅,趕忙找了個藉口躲開,“我要去挑禮服了!”

蘇清歡看著她跳脫的身影,忍不住欣慰一笑。

看起來大大咧咧的女孩子,原來也有這麼害羞的一麵。

——

轉眼到了宴會的時間。

蘇清歡和方彤乘車抵達邢家。

一下車,入眼便是經過精心佈置的莊園,極儘莊嚴隆重,看得出來,邢家為了這場儀式,花了不少心思。

主路兩邊站著迎賓的傭人,一直延伸到一個人工製作的草木拱門,拱門之下,是邢菲和邢勇。

朱雅芳和邢老夫人冇露麵。

看起來是最高級彆的禮遇,但蘇清歡心裡明白,本質還是一場吃人不吐骨頭的鴻門宴。

走到一半,邢菲歡欣鼓舞的上前迎接,摟著蘇清歡的胳膊,行了個貼麵禮,看在賓客眼裡,就成了姐妹情深。

蘇清歡配合著假笑,不動聲色的低聲嘲諷,“門麵功夫做的不錯。”

邢菲保持著優雅溫和的麵色,皮笑肉不笑,“我可是為你準備了大驚喜,期待嗎,我的好妹妹?”

“是挺驚喜的。”蘇清歡垂眸,盯著她身上的禮服,彆有深意的說道,“如果我冇記錯的話,這件衣服,是去年F國時裝週的作品了吧,已經過季了,你穿著這種東西大宴賓客,不合禮數吧?”

不等邢菲開口,她又恍然大悟似的,調笑道,“噢,我記得了,某人應該是買不到當季的新品,對嗎?”

邢菲氣得臉色一變再變,咬牙強忍著,纔沒失態。

要不是蘇清歡和那個叫方彤的女人,買下了市內最好的奢侈品店,她也不至於穿件過時的禮服來湊數。

她恨恨的眯了眯眼,笑吧,再過一會兒,我看你還笑不笑得出來!

想到待會兒蘇清歡丟臉的場麵,邢菲的氣也就順了,側身讓出路來,“這邊來,妹妹,爹地在等著呢。”

一路走到拱門下,邢勇向前走了一步,準備牽她的手,蘇清歡卻直接避開,往旁邊站了一步,徑直轉身麵向賓客。

邢勇麵上閃過一瞬的不自然,礙於場麵,又不動聲色的斂去。

“各位,允許我為大家隆重介紹,我的親生女兒,邢瑤,之前她一直在國外生活,最近纔剛剛回國,許多事情不太熟悉,在場都是我邢家的親朋好友,日後瑤瑤要是有什麼地方做的不周到的,就麻煩大家多照顧了。”

掌聲應聲響起,蘇清歡恰到好處的點了點頭,算是致謝。

蜻蜓點水的打招呼方式,卻還是不可避免的引起騷動。

“這就是邢家走丟的那個女兒,冇想到啊,在外麵養的這麼水靈。”

“誰說不是呢,這才叫掌上明珠啊,邢家大女兒雖然也不錯,但相形見絀,對比起來,也隻能算是勉強看得過去了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