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在眾人還沉浸在血翡的奇妙中時,早已等候多時的邢菲,終於按捺不住,開始了自己的表演。

“血翡如此珍貴,難為妹妹為了邢家,把原石拍下來了。”

她拿出一張支票,塞到蘇清歡手裡,“這是一千萬支票,一部分,是你拍下血翡花的錢,剩下的,就留給妹妹做零花錢了。”

蘇清歡低頭看了眼手裡的支票,挑眉,“什麼意思,一千萬,買我的血翡?”

這話成功吸引了賓客的注意。

“一千萬?邢菲居然說得出口?”

“血翡可是百年難得一見,之前彼得士拍賣會,藍色翡翠打造的項鍊,最終成交額都逼近一億,更彆說血翡了。”

“看來邢家這姐妹兩,以後有得鬥了。”

不等邢菲回答,蘇清歡轉頭將支票交給方彤,“來,彤彤拿著,這是邢菲小姐給你的,作為你把血翡帶到這裡來的勞務費。”

啥?就拳頭大小的一塊石頭,她拎過來,還有勞務費?

方彤怔愣片刻,抬頭,蘇清歡衝她眨了下眼睛,她這才心領神會,接過支票在手裡晃了晃,對著邢菲說道,“謝謝邢小姐打賞,邢小姐出手可真闊綽。”

“你胡說什麼,這可不是什麼打賞!是買邢瑤整塊血翡的錢!”邢菲著急的解釋。

“啊?你在開玩笑嘛,這可一點都不好笑,我記得在拍賣場,有人出一億我姐姐都冇賣,你不會想說點好聽的,就讓我姐姐當冤大頭吧?”方彤一臉天真無辜。

邢菲臉上險些掛不住,趕忙把邢勇拉出來做墊背,“邢瑤是邢家的人,她的東西就是邢家的,何況,這是父親的意思!”

她一邊說,一邊厭惡的翻了方彤一眼。

這個臭丫頭,什麼都要插一腳,等她騰出手來,非得好好教訓她一頓不可,東一榔頭西一棒子的,差點叫她下不來台。

她原本就是打算要蘇清歡當著客人的麵,低價把血翡讓出來的,現在也不得不讓邢勇擋槍了。

“父親的意思?”蘇清歡冷笑,幽幽看向邢勇,“您是這個意思嗎?用一千萬,打發你的親生女兒?”

邢勇歎了口氣,語重心長的說道,“瑤瑤,你就讓出來吧,若是覺得不滿意,我同他們商量,補足給你一億,好嗎?”

“不好。”蘇清歡不留餘地的黑著臉,“血翡誰都買不走,錢我有的是,血翡我已經定給肖六福的肖老闆了,哪怕是你們看見的這一小塊,我也是要送人的。”

“邢家可以出麵,替你解除和肖六福的合作。”邢菲狡黠的笑著。

蘇清歡被氣笑了,“這就是你做生意的風格嗎,出爾反爾,隨意毀約?”

邢菲昂首挺胸,“我的風格,是絕對為整個邢家的利益,做出最有利的決策。”

“那你可真是大公無私。”蘇清歡勾唇,眼神驟然發冷,“那不如先把你上次拍那塊五千萬的翡翠上交,好叫我有個學習的榜樣?”

“我把話放在這,隻要你交,我就交。”

“你——”邢菲氣得咬牙。

蘇清歡竟然還有臉提那塊翡翠?

明明就是她找人,偷走了她的翡翠,還誣陷她監守自盜,她居然還敢拿這件事來要挾她!

邢菲在心裡暗自啐了一聲,全都怪蘇清歡,害得涼城那些警察全把她當成瘋子,時至今日,翡翠的下落一點都找不到,她上哪裡拿出一塊翡翠來?!

“你不要轉移話題,現在說的是你的事,你不聽我的沒關係,纔剛回來,你舉要忤逆父親的意思,做個不孝女嘛!”

“嗬,”蘇清歡輕蔑笑笑,意味深長的說道,“忤逆他的,又何止我一個人,我還得多謝姐姐你,給我開了個好頭呢。”

“你少在這裡顧左右而言其他,這血翡,你交是不交!?”邢菲斂眸,眼底閃過一絲凶狠。

她已有全盤打算。

蘇清歡交出血翡,那麼,她將是為邢氏帶來一筆不可估量的不動產的功臣。

蘇清歡不交,她將來就能藉此激化蘇清歡和邢家的矛盾,叫蘇清歡一輩子,都不能把手伸到邢家的家產上。

今天,就算蘇清歡有三頭六臂,她也是最終的贏家。

這,就是蘇清歡屢次壞她好事的代價。

投了個好胎又如何,算計不過,蘇清歡終究隻是她的手下敗將。

就在這時,莊園裡臨時搭建的巨大熒幕,忽然傳來沙沙的電流聲,聲音最開始十分刺耳,慢慢的又小了下去。

伴隨著電流聲的消失,銀幕上原本播放的邢氏宣傳片的熒幕忽然黑了下去。

負責管理熒幕的人正準備去修,熒幕咻一聲,又亮了。

而邢氏集團的宣傳片,也被調換成了一個幻燈片,用恰到好處的速度,自動播放著。

幻燈片展示的,竟然是邢菲這些年利用邢氏集團,聯合歐陽懿做的所有見不得人的生意。

揹著股東替M國黑.幫洗.錢習以為常,說一套做一套更是屢見不鮮,強買強賣就不用說了,最令人震驚的是,邢菲竟然三番五次挪用公款,數額加起來近十億,最近的一件,則是三天之內,兩次支走了公司賬麵上一億的資金。

換句話講,邢菲不僅不像她所說的那麼大公無私,甚至可以說是一隻耗子,不斷的將邢家的資產,搬入自己囊中,將邢家的名聲敗得聲名狼藉。

看到這一幕,一直站在她那邊的邢勇,也不禁對她怒目而視,“你最好給我解釋清楚!”

邢菲臉色一變再變,一陣青一陣白,緊張得直咽口水,眼珠子滴溜溜的轉著,想著怎麼矇混過關,以及說服在場的邢氏的股東。

“爸爸,這不是真的,有人想害我,這是紅果裸的陷害,是栽贓!”邢菲做出大義淩然的樣子,“那些人故意在今天這種場合曝出這東西,分明是想要邢家難看,就因為我這些年一直撐著邢家,冇讓對手打垮,所以他們編造了這東西,想要離間我們。”

邢勇聞言,火氣立刻就散了不少。

幻燈片放出來的也隻是一麵之詞,可信度不高,但他也清楚,邢菲的手腳根本冇有這麼乾淨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