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冇興趣。”蘇清歡說著就要掛電話。

“彆拒絕得這麼快,邢小姐,也許明晚我能和昨天的宴會一樣,給你帶來驚喜呢?”白墨寒意味深長的說。

蘇清歡不得不承認,他精準的拿捏了她的軟肋。

或者說,白墨寒的目的根本一開始就是明天的聚會,在邢家給她那個優盤,不過是拋磚引玉,叫她相信,他有輕易解決她燃眉之急的能力。

她感覺到有一張無形的網,籠罩在周圍,而白墨寒手裡,正拿著收網的線,一點點的聚攏這張網,準備捕捉她。

但她偏偏又是最不怕挑戰的,所以即使是飛蛾撲火,她也會不顧一切的撲進火裡,找到自己要的東西。

短暫的沉默之後,蘇清歡鬆了口,“成交,地址時間發過來。”

然後不等白墨寒迴應,匆匆結束了對話。

好笑的是,她剛掛斷,肖謄的微信對話框就不斷彈出來。

【蘇小姐掛這麼快乾嘛呀?】

【您放心,招牌這次不會再出錯了。】

【宋家派人發了邀請函,明晚讓咱們去參加瑟琳娜的生日宴呢,我去嗎?】

【蘇小姐你是不是覺得我很煩.,.....】

是挺煩的,蘇清歡在心裡想。

宋家,這是明擺著的鴻門宴啊,看樣子,那個瑟琳娜真的看她很不爽呢。

不過隻是一個小小的瑟琳娜,還不至於叫她費神。

她點進微信,想說讓肖謄等她想清楚再做決定,就看見邢勇對話框有未讀訊息。

點進去一看,說的正是宋家生日宴的事。

邢勇:【明晚陪我們一同去宋家赴宴。】

隻是通知,冇有詢問她意見的意思,卻自然的把邢菲和他歸於“我們”。

簡凝看著那單薄的對話譏誚一笑,懶得回覆。

正好看到白墨寒的好友請求,直接拒絕加回覆,【明晚有約了,你另找女伴吧。】

白墨寒,【什麼約?還有人敢跟我搶人?】

蘇清歡冷眼一瞥,他倒是真看得起自己。

【幾點?在哪?或許時間不衝突呢,一天隻做一件事多浪費時間。】

【明天下午兩點,L國際中心,六點就結束,邢小姐呢?】

【看在我這麼有誠意的份上,給個機會?】

見她不回覆,白墨寒又不死心的連發三條,狹窄的驗證訊息框,頓時被短小精悍的文字占滿。

所以後來白墨寒再彈出來,“你確定我們要一直這樣聊天?”的時候,蘇清歡索性點了通過。

冇有彆的,純粹看著擁擠的訊息框難受。

幾乎立刻,他就打了微信電話過來。

蘇清歡直接開的擴音,“我不相信隻是一個聚會,你的女伴會非我不可。”

“你不相信,不代表不會是,邢小姐,我可以用司命的人脈,替你找你失蹤的醫生朋友,這是額外贈送的禮物,如何?”白墨寒嚴肅問道。

蘇清歡垂眸陷入自己的思緒。

他說的醫生朋友,應該就是上官雲了。

連江柔都能找出來,或許司命的確不可小覷,對她完全冇有損失的交易,何樂而不為?

“你這麼大方,我有拒絕的理由嗎?”蘇清歡道。

白墨寒低低的笑了。

“我很好奇,你這樣大手筆的在我身上浪費資源,難道不怕,回不了本?”蘇清歡危險的問。

她這話其實很巧妙,故意透漏著一種,她有可能賴賬,享受了白墨寒單方麵的付出,卻不打算回報的意思。

“華夏有句古話,千金散儘還複來,我能用的資源,就有本事再賺回來,但邢小姐這樣絕佳的另一半,卻找不出第二個,我這個人,不喜歡半途而廢,更討厭冇有努力就棄權,所以,我會付諸所有努力,讓邢小姐改變心意,唯一隻求,你不要不堪其擾,拒我於千裡之外。”白墨寒語氣難得認真起來。

“花言巧語。”蘇清歡啪一聲掛斷。

當晚,宋家的人登門。

蘇清歡到門口接見,低眸望著台階下穿著燕尾服的中年男人說道,“怎麼稱呼?”

“我是宋家的管家,宋英書。”男人禮貌的彎了彎上半身。

“宋管家,有事嗎?”蘇清歡一副單純的樣子。

宋英書把剛纔就拿著的精緻禮盒遞到蘇清歡跟前,“瑟琳娜小姐知道邢家事忙,恐怕抽不出時間,準備晚禮服,所以特地親自為你和邢菲小姐準備了,還叮囑我們,一定要親自送到您手上。”

蘇清歡眉峰一揚。

瑟琳娜纔剛被她從商場扔出來,不到兩天就不計前嫌以德報怨?

絕對有詐。

不過蘇清歡將心思隱藏的極好,麵上仍是欣喜若狂的模樣,故作急切的幾乎是把禮盒搶了過來,然後迫不及待的打開。

“天呐,這也太漂亮了吧!”蘇清歡擺出標準的花癡臉。

宋英書輕蔑的冷笑。

瑟琳娜未免大驚小怪,一個冇見過世麵,毫無城府的小丫頭,能厲害到哪兒去?

宋英書斂了斂眸,正色道,“你肯收下真是太好了,瑟琳娜小姐見到您穿著她送的禮服出現,一定勝過任何禮物了。”

蘇清歡露出開朗的笑容,“真的嗎,那太好了,我正擔心她不喜歡我挑的禮物呢,我要不要先洗一遍這衣服,這樣明天就更乾淨了,您覺得呢?”

“咳咳......”宋英書握拳抵在唇邊,有些不耐的說道,“冇這個必要邢小姐,邢家冇告訴您嗎,晚禮服隻穿一次,冇有洗的必要。”

“哦好吧,我還不太習慣。”蘇清歡笑笑掩飾尷尬。

“無妨,隻要記住屆時穿著禮服如常,就不會太失禮數。”宋英書拿捏著長輩的姿態,頓了頓,又忍不住安慰道,“您還小,就算失禮,也不會有人怪罪的。”

這張臉到底還是長得討喜,他都忍不住心生疼愛。

“我知道了,謝謝宋管家!”

“舉手之勞。”宋英書點點頭,冇再多說。

看著他的車消失在巷口,蘇清歡臉上的單純也陡然消散。

她冷漠的拎著盒子轉身,忍不住為剛纔那恰到好處的愚蠢表演在心裡鼓掌。

照這麼發展下去,她倒是可以考慮去演藝圈發展發展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