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蘇清歡在腦子裡過了一遍,不記得有交往過這個人。

“抱歉,認親儀式那天人太多,我記性差,一時不能完全記住,請問怎麼稱呼?”

既然叫她邢小姐,那就應該是在邢家見過了。

女孩聞言彆有深意的一笑,將落在胸.前的長髮拂到身後,露出手上和脖子上的名貴珠寶。

“我叫童嫣然,是南司城的表妹,之前在南家,我見過你好幾次。”女孩不無得意的把手搭在胸.前,有意無意的展示手上的翡翠戒指。

蘇清歡若有所思的點點頭,表妹,也就是八竿子打不著的關係了?

看她這樣子,估計也是來者不善。

“戒指很漂亮。”蘇清歡微妙的笑笑,配合誇讚道。

話剛說完,就聽童嫣然不陰不陽的說道,“這人呢,貴在有自知之明,有些人明知自己命賤,不好好在鄉下待著,偏偏要跑出來害人,南家多顯赫的家世了,居然被她克得家破人亡,她倒好,轉頭又搭上白墨寒,搔首弄姿的,其實啊,在彆人眼裡,根本就是個笑話!”

蘇清歡臉上的笑容逐漸淡去,眼底略過一束寒光,“之前嫣然小姐冇什麼存在感,但是今天,聞到您嘴裡散發出來的惡臭,我想我對您終身難忘了,口臭小姐。”

童嫣然氣得漲紅了臉,“閉嘴!你說誰有口臭!本小姐怎麼可能有口臭!”

她帶來的同伴也替她抱不平。

“鄉下人還真是冇規矩,隨隨便便就出口傷人!”

“冇錯,簡直太過分了!西洋棋車輪戰馬上就開始了,不想被笑的頭都抬不起來,趕緊夾著尾巴走人吧!”

童嫣然看著閨蜜們這麼齊心協力的幫她對付蘇清歡,臉上的愁雲頓時散了不少。

她就盼著蘇清歡在車輪戰被刷下來呢!

白墨寒選中的女人又如何?

與會者必須參與車輪戰,這是傳承下來的規則,即便是白墨寒的女人,也冇有特權,輸了,照樣要被掃地出門。

她就等著看,經過今天這麼丟臉的場麵,蘇清歡還有什麼臉,留在上流社會的圈子裡耀武揚威。

童嫣然心裡暗笑了一陣,又故意作出維護她的樣子,“你們少說兩句吧,在鄉下生活這麼長時間,她也不想的,要是等下誰抽中跟她對弈,可千萬彆太認真,畢竟是我表哥的未婚妻,也得給我表哥留點麵子。”

同伴們咯咯的笑了,“這你就難為我們了嫣然,我們有心相讓,她也得知道該怎麼下,怎麼躲啊,何況這對局又是實時同步到網上的,放水太明顯,才叫人認為我們故意在侮辱她呢!”

蘇清歡譏誚的挑了挑眉。

就憑這幾個人,侮辱她?冇睡醒吧!

就算她們幾個全部一起上,也不是她的對手。

蘇清歡是來扮傻瓜的冇錯,可有的時候,原本要做一件事,一旦被彆人定義,反而不樂意去做的。

就像你本來要去洗碗,但你男朋友催你去,這碗你今天是說什麼都不會再洗了。

對蘇清歡來說,她願意被當成傻子,但她們真把她當成傻子戲耍,那她這個傻子,就要發飆了。

所以,現在她改主意了。

蘇清歡抬手把散落下來的劉海撩到後麵,意味深長的笑了一下,“既然你們西洋棋都不錯,待會兒,可千萬給我一個切磋的機會啊。”

剛說完,白墨寒就回來了。

他遠遠的看見蘇清歡被幾個人拖住,還特意加快了腳步。

往前站了半步,擋在蘇清歡和幾人中間,一雙惡魔般的黑眸冷漠的審視童嫣然等人。

幾人頓時感覺後背一涼,紛紛躲開視線,默默在一邊咽口水。

倒是童嫣然第一個冷靜下來,藉助南司城表妹的身份,主動跟白墨寒攀談,“白先生,你好,我是童嫣然,我表哥南司城以前也是這個組織的成員,不知道你們認不認......”

童嫣然的話冇說完,白墨寒就把臉彆到一邊,低頭壓低聲音溫柔的問蘇清歡,“這些人找你麻煩?”

童嫣然的手尷尬的懸在半空,看著白墨寒生怕驚擾蘇清歡的態度,氣憤的把手收回來,兩隻手攥緊拳頭,指甲幾乎嵌進肉裡。

從前,她喜歡南司城,喜歡了很多年,可南司城的優秀,讓她不敢開口,再後來,南司城把蘇清歡介紹給整個家族的人,她就隻能哀歎自己不被上天眷顧。

隻是,她對蘇清歡,有千百個不滿,她想不通,一個鄉下來的野丫頭,有哪裡比得過她?

知道南司城為了蘇清歡,和南家決裂,她更是恨不得跑到南家,把愛意全都傾吐出來,但她始終冇有那麼勇敢。

她為了離南司城近一點,費儘心思進入這個組織,遇到了白墨寒,才又燃起愛的希望。

可是現在,白墨寒也被蘇清歡搶走了,她為什麼總是要搶彆人喜歡的東西!

濃烈的恨意叫她目眥欲裂,她緊閉牙關,咬得牙齒咯咯作響。

“不是,又不是冇進化的猴子,文明人誰會在這種場合找彆人麻煩,我們在說西洋棋的事呢。”

蘇清歡好整以暇的看著童嫣然的同伴,完全冇有意識到,白墨寒說話的時候,和她隻有半拳的距離。

“那就好。”白墨寒微微頷首,對她的話深信不疑,直接扯開了話題,“那邊有朋友在等,先過去吧。”

蘇清歡點點頭,隨他一同離開。

兩人一走,童嫣然的姐妹團就炸開了鍋。

“不是吧,這種野丫頭,白先生居然跟她來真的嗎?長得好看就能你不一切缺陷?他不怕得病嘛!”

“不過說實話,那女人是長得挺漂亮的。”

“要是去一趟鄉下能變這麼美,我肯定第一個報名,到時候,白墨寒就是我的了......”

“省省吧!去鄉下不會變美,隻會感染一身的細菌和病毒,讓你渾身潰爛長滿雞皮疙瘩!”童嫣然聽得火冒三丈,轟的爆發了。

姐妹團瞬間鴉雀無聲。

他們還是第一次看見童嫣然這麼失控,印象中,她可是一直是個溫柔似水的軟妹紙啊。

但到底是好友,一群人交換了一下眼神,很快變心中有數。

童嫣然這是吃醋了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