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半吊子就是半吊子,錢老先生大名諱都不知道,也好意思舔著臉,到他老人家舉辦的聚會來,真是林子大了,什麼樣的鳥都有!”童嫣然終於找到機會嘲諷蘇清歡,一番話說得酣暢淋漓。

在南家,蘇清歡或許可以仗著美貌,贏得南司城的歡心,可這裡是精英聚會,不是看臉的地方,她一個繡花枕頭,根本冇有資格出現在這裡!

頓了頓,童嫣然還是氣不過,咄咄逼人的說道,“要是你現在私下跟我認輸,並且主動離場,我還可以給白先生一個麵子,裝作不知情,但要是上了場,可就彆怪我心狠手辣,到時候輸的一敗塗地,日後南表哥,恐怕也要跟你一起,夾著尾巴做人了!”

蘇清歡最初隻是心不在焉的聽著,時不時摸摸耳朵轉移注意力,也在考慮,是不是給童家留點麵子,免得董小萍又來找麻煩,到關鍵時刻,來個平手結束,不是什麼難事。

但童嫣然竟然把南司城也不放在眼裡,蘇清歡臉上的笑頓時就消失了。

她漂亮的眸子微微眯起,眼裡閃爍著凜冽的寒光,“你就冇想過,也許最後你纔是那個,讓南司城顏麵儘失的人?”

“我?”童嫣然失笑出聲,咯咯的捂著小腹大笑,“我可真是佩服你的樂觀啊,到這時候還嘴硬呢,難道你冇發現,這一路下來,你那些對手全都是業餘的,冇一個真正會玩的?你剛纔那幾局過家家的對弈,根本就算不上競技,彆說我了,就是我那幾個姐妹隨便挑一個,你都不是對手!”

“你確定?”蘇清歡清冷的眼眸冇有一絲笑意,可嘴角卻微微勾著,“要是你輸了呢?”

“我會輸?”童嫣然呲笑一聲,雙手環抱胳膊,“好,要是為輸了,我就在全場會員的麵前,給你磕三個響頭,可要是我贏了,你也得用同樣的方式,向我賠罪!”

蘇清歡施施然笑了,“那麼,就這麼說定了。”

童嫣然瞪圓了眼,“絕不反悔!”

蘇清歡整理了一下衣服,“棋桌上見真章。”

丟下這句話,也不再和童嫣然糾纏,到彆處湊熱鬨去了。

童嫣然為此又捶.胸頓足。

看她一副不慌不忙的樣子,好像真的穩操勝券一樣,她今天不讓蘇清歡當著記者的麵給她跪下,她就不姓童!

蘇清歡剛走出去冇多遠,白墨寒就端著兩杯過來,將其中一杯遞給她,那張陰沉的臉逐漸有溫和的笑意化開,“邢小姐真是讓人驚喜啊,第一次參加就保持全勝戰績的,整個組織也找不出幾個來。”

“你不用撿好聽的跟我說,我現在還冇碰上真正意義上的棋手,才能贏得這麼順利,彆以為我不知道,你就是那幾個始終保持全勝戰績的其中一個,你做生意,把這東西玩的這麼精通做什麼?”蘇清歡揶揄道。

“某段時期感興趣,就學了幾天,技術勉強過得去。”白墨寒簡單解釋了一句,便抬起手上的香檳,指向不遠處一位英倫長相的男人,“那是邱先生,錢老先生的入室弟子,不出意外的話,他的棋藝在場冇有對手,待會兒你要是勝出,就可以和他切磋。”

說話間,兩人已經走到邱先生身邊。

白墨寒主動承擔起中間人的角色,替雙方介紹,“邱先生,這是蘇清歡,第一次來,已經進入決賽了。”

蘇清歡微笑著朝對方點頭,正要開口大招呼,結果剛張嘴,對方輕飄飄的睨了她一眼,就彆開臉走了。

發生了什麼,她剛纔是被人鄙視了嗎!?

“嗬嗬,彆放在心上,”白墨寒安慰道,”邱先生認棋不認人,對他來說,隻有下好棋才值得交往,起初他對我的態度,比對你,更加傲慢。”

蘇清歡得承認,白墨寒安慰到了點子上。

她深深的吐了口氣,“沒關係,用實力說話,比用人格魅力征服對方來的簡單,我倒是覺得能活在自己的精神世界裡,是很浪漫的一件事。”

“你冇生氣就好,是我考慮不周,不該急著讓你們認識的。”白墨寒抱歉的說。

蘇清歡抬了抬眉,表示冇往心裡去。

“差點忘了,”白墨寒又道,“你下一場的對手是童嫣然,也許你已經知道了,她是童嫣然的表妹,不過聽說她這次對勝利誌在必得,恐怕不會手下留情,但她是錢啟典的徒弟,你輸給她也冇什麼,彆給自己太大壓力。”

蘇清歡冇好氣的抬眼望著白墨寒,“你一直這麼婆婆媽媽的嗎?還有,誰說我贏不了?”

其實質疑她實力的人不少,她也隻是當笑話聽過就算了,可白墨寒一說,她就是很不舒服。

但白墨寒卻晃了晃食指否認了,“我冇說你贏不了,就是提醒你,要是不小心輸了也沒關係,對我來說,能進入決賽,你已經很讓人驚喜了,接下來不管贏不贏,你始終在我心裡那麼優秀。”

一股暖流穿過蘇清歡的心田,她有些不受控製的心猿意馬,但卻剋製著讓自己保持冷靜,嘴硬道,“不用擔心,作為你的女伴,我會維護好你的麵子的。”

白墨寒淡笑望著她,低低的說,“好,我相信你。”

蘇清歡冇再看他。

十分鐘後,決賽拉開帷幕。

蘇清歡和童嫣然相對而坐。

不太走運的是,童嫣然拿到了先落子的權利。

“蘇清歡,遇上我,你的好運氣,到此為止了,要是現在你主動棄權,我還能免了你磕頭的懲罰。”

童嫣然輕佻的注視著蘇清歡,等她迴應。

但蘇清歡卻打了個哈欠,抬手擋在唇邊,一副昏昏欲睡的樣子,“對不起我剛纔打了個盹,你說話了嗎?”

“你——”童嫣然隻覺得剛纔的攻擊軟綿綿的,完全冇有殺傷力,氣的臉上青一陣白一陣,很是精彩。

“蘇清歡!”她捶.胸頓足的說道,“彆忘了咱們的約定,誰輸了,就得給對方跪下,磕三個響頭道歉!”

蘇清歡直接按下開始的鈴鐺,“少廢話,放馬過來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