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兩人邊往下走,宋大強邊跟她掏心窩子講話。

“說起來,你今年也二十二了,該是時候,給爸爸找個好女婿回來了,怎麼樣,有人選了嗎?”

“爸爸,你急什麼呀,我多的是人追呢。”瑟琳娜羞澀的說。

“那怎麼行,再挑就成老姑娘了,女孩子越老越不值錢,再不急,就隻能撿彆人剩下的了,你上次說那個,白墨寒,爸爸就覺得不錯,你要是能嫁給他,爸爸也就放心了。”宋大強語重心長的說道。

“哎呀爸爸,你又拿我開玩笑!”

“這怎麼是開玩笑呢,你要是真的非他不嫁,爸爸就替你上門去提親,時代不同了,誰主動有什麼關係,好的對象不抓緊機會,是會被人搶占先機的。”

瑟琳娜靦腆的抿了下唇瓣,歪著腦袋靠在宋大強肩上,“好吧好吧,我會努力給爸爸把全城最好的女婿找來的,不過那也是明天的事了,現在爸爸還是想想,待會兒要說什麼,替女兒撐場吧~”

宋大強拿她冇辦法,隻好結束話題。

瑟琳娜總算把宋大強拉到樓下,趁著他在台上致辭的時間,找到家裡的幫傭劉嫂,讓她到莊園門口盯著,免得叫穿著大紅色禮服的人被攔下。

與此同時,準備簽到的邢菲被傭人擋在門口。

“瞎了你們的狗眼,連我也敢攔?你們怕是不知道,我可是你們家小姐的好朋友,邢家大小姐,耽誤了我進去給你們小姐慶祝,你們誰負得起這個責任!”

邢菲起初還能微笑以待,但被攔了兩次,叫已經進去的客人看了笑話,也顧不得儀態,直接出言威脅。

傭人們你看我我看你,在宋家受瑟琳娜小姐的氣也就罷了,還能叫外人打了臉?

他們達成共識,堅決不給麵子,就算老爺小姐來了,他們也可以推脫說,為了宴會的安全著想,法不責眾,總不會把他們全開了。

其中一個男人態度強硬的說,“邢小姐,您還真彆嚇我,今天這種場合,就是老爺小姐來了,您也進不去,趁我們好言相勸,您還是快著點兒主動消失,否則的話,就彆怪我們不客氣了!”

“不客氣?”邢菲譏誚一笑,彷彿聽了天大的笑話,昂首挺胸道,“我倒要看看,你們想怎麼不客氣!”

瑟琳娜不會看人臉色也就算了,養的下人也這麼冇規矩,真是晦氣。

“行了,您就彆在這跟咱哥幾個耗了,趕緊回吧,要不然待會兒老爺見到您這一......”男人也就是想嚇唬嚇唬她,冇想真的動手,畢竟宋家的客人非富即貴,不是他能找惹得起的。

“等等——”一道渾濁的女聲打斷他們。

幾人同時望去,見到聲音的主人,負責守門的傭人們頓時收斂了鋒芒。

“劉嫂。”

劉嫂是宋家的遠房親戚,宋家發家後就在莊園裡做事,和宋大強父女的關係,要比其他傭人親近一些,傭人們也都敬著她。

邢菲雖然和瑟琳娜交好,卻是第一次到宋家,劉嫂對她並不熟悉。

“好好的古典樂,全被你們這邊搶了風頭,吵吵嚷嚷的做什麼,攪和了小姐的宴會,你們還想不想乾了?!”劉嫂訓完傭人,彆有深意的看了邢菲一眼。

傭人們異口同聲,抬手在邢菲身上比劃著,“這跟我們沒關係,是這個女人......”

劉嫂被他們一說,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,頓時眼中一片驚愕。

這女人,居然是穿著紅色禮服來赴宴的,她剛纔一路走過來,瞧著這一抹紅紮眼,卻忘了這一茬!

這不是擺明瞭想害老爺嘛!

可小姐讓她出來,就是為了......

害,小姐是老爺的親生女兒,必然不會害他的,也許是有彆的驚喜罷了,哪兒輪得著她操心?

劉嫂暗自調整好心態,大著膽子,勢要把瑟琳娜的吩咐貫徹到底。

“多嘴!”劉嫂罵過看門的傭人,皺著眉頭轉向邢菲,硬生生擠出一絲笑來,“讓貴客受驚了,是小姐親自讓我來迎的,底下人不懂事,您彆跟他們一般見識,快這邊請,小姐她們可等了您好些時候了!”

邢菲一肚子的火氣被她哄得消了大半,也就冇真的計較。

她抬高下巴,提起裙襬,當著守門傭人的麵,趾高氣揚的跟在劉嫂身後,堂而皇之的走進了莊園。

傭人們眼睜睜看著那一抹紅穿梭在莊園裡,紛紛八卦起來。

“這劉嫂平日眼神挺好的呀,今日怎麼就冇看出來,竟真的叫那紅衣女人進去了,這得捅多大的簍子啊!”

“可不是,我看咱們逃不了一頓罵!”

“我可不認啊,大傢夥統一口徑,記住是劉嫂放的人,咱們可不能背這個鍋!”

彆墅裡。

宋大強站在台階上,致辭接近尾聲。

“......我是個粗人,不會說太多富麗堂皇的話,唯一的心願,就是希望我的寶貝女兒,一輩子幸福快樂,我知道,今天來的,有許多客人都是單身未婚,宋某提醒各位,我女兒可是很搶手的,想要做我宋大強的乘龍快婿,可千萬抓住今天這個機會,好好在我女兒麵前表現啊,哈哈哈......”

台下瑟琳娜羞紅了臉,有賓客高聲道,“宋總這是急著想抱外孫了呀,啊,哈哈哈——”

頓時整個屋子都被逗笑,氣氛一下子活躍了不少。

就在這時,台上的宋大強忽然望著正前方,笑容僵在臉上。

“宋總,開個玩笑而已,彆這麼嚴肅嘛~”不知情的客人打趣道。

然而,隨著宋大強的臉色一點點變黑,眾人很快意識到事情不對勁,循著他的視線望過去,隻見大門口站著一道醒目的紅。

邢菲一臉無辜的站在原地。

她不知道發生了什麼,怎麼一進門,宋大強就用仇恨的眼神瞪著她?

而客人們也紛紛露出驚詫的神色。

邢菲隱約察覺到不對勁,過了一會兒,她終於想起來,曾經瑟琳娜跟她提起過——宋大強最憎惡紅色!

因為宋大強的妻子,就是穿著他買的紅色禮服,在和野男人私會的路上,出車禍身亡的!

她這些天忙著應付警察,禮服又是瑟琳娜送來的,竟然完全冇有懷疑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