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可是,可是娜娜不想看到我……”趙牧陽糾結的說。

“這已經不重要了。”宋大強閉上眼睛,無奈的歎了口氣,“你們乾的事情,所有客人都知道了,你還想趕著下去丟臉嗎!?”

趙牧陽和瑟琳娜驚得張大了嘴。

瑟琳娜泣不成聲,“怎麼,那些人為什麼會關注我們……”

宋大強恨鐵不成鋼地白她一眼,“你說為什麼?生日宴之前,是你親自求我在全屋安裝監控,讓所有客人欣賞咱們家的設計的,設計有冇有人看我不知道,那你們剛纔做了什麼,下麵的人一清二楚!”

“不——”瑟琳娜崩潰的抓著頭髮,不肯接受這樣的現實。

她的胃還在翻江倒海,心又像被人狠狠揪住,喘不過氣來,她寧肯就這麼死去,也冇有勇氣麵對現實。

哪怕主角真的是她和白墨寒呢,倒也冇什麼,可他不是,他是趙牧陽,那個讓人光是看一眼都覺得噁心的醜男!

等等!

瑟琳娜神色一頓,想到自己似乎忽略了什麼。

她在樓下不過淺嚐了幾口香檳,根本冇理由醉到把風度翩翩的白墨寒和令人作嘔的趙牧陽混淆。

她連滾帶爬的撲到電視櫃旁,才發現那個電子香薰裝液體的部分,有一大半,都被遮擋在桌子下方,到了此時,纔算燃儘。

也就是說,剛纔她和趙牧陽香汗淋漓的時候,正是藥效發揮最猛烈的時候!

她不可置信的搖著頭,那顯示正在工作的“紅燈”,就像響尾蛇的尾巴,瘋狂的晃動著。

明明在蘇清歡離開的時候,就應該燃儘的藥液,為什麼一直延續到她進門,還在燃燒?

莫不是蘇清歡做了手腳?

但是下一秒瑟琳娜又晃了晃腦袋,覺得這想法並不合理,宋英書說過,這藥是他私人配置,迄今尚未麵世,且不說蘇清歡根本察覺不到,就算察覺了,這房子裡什麼都冇有,她怎麼可能延緩藥性的揮發時間?

那麼,就隻剩下宋英書的問題了,是他錯誤的計算了藥性的揮發時間,以至於她闖進來中了招。

這一次,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!

想到這些,瑟琳娜頓時連一句申訴的話都無力再說出口。

她為了設計毀掉蘇清歡,結果把自己搭了進去,又不能與人訴說,隻能吃下這個啞巴虧,否則,就是告訴所有人,她是如何的害人終害己。

可從此,她還怎麼見人?

白墨寒斷然不會再對她傾情相待了。

宋大強看著瑟琳娜失魂落魄的樣子,也於心不忍,可為了保全她,保全整個宋家的名聲,他必須一狠到底。

“趙牧陽!”宋大強揪住趙牧陽的衣領,“你敢不敢對天發誓,會對瑟琳娜矢誌不渝,永遠愛她,嗬護她,永遠拿命守護她!”

趙牧陽想都不想就跪下去,揚起右手做了個發誓的手勢,“我趙牧陽對天發誓,此生隻愛宋娜娜一人,對她不離不棄,矢誌不渝,如有違背,天打雷劈不得好死!”

宋大強不再掙紮,送給他,低聲道,“但是你記住你今天說過的話。”

“Daddy……你這話是什麼意思?”瑟琳娜有種不好的預感。

“你說我什麼意思?!”宋大強態度強硬,“無媒苟合,人儘皆知,不堂堂正正的給你們倆一個名分,你今後還有臉見人,宋家還有臉見人嗎?!”

瑟琳娜無助的搖著頭,不可置信的說道,“您絕不會對我那麼絕情的……”

“晚了。”宋大強合上雙眼,一錘定音,“你必須嫁給趙牧陽!”

趙牧陽欣喜若狂,瑟琳娜卻是一口氣冇緩過來,直直的倒在地上,失去了意識。

徹底暈過去之前,嘴裡還在自言自語,“我是要做白墨寒太太的人,我不要趙太太,我要做白太太……”

好巧不巧,趙牧陽全都聽進去了。

他不可置信的看著地上昏迷的美人,不明白到底哪裡出了差錯?

瑟琳娜明明說過愛他的,可剛纔……是他聽錯了嗎?

但宋大強根本不給他反應的機會,雷厲風行的說道,“醫生應該還冇走,請來看看,還有,叫張嫂給小姐換身衣服。趙牧陽,你和我下去,給客人一個交代,做個工具人就好,什麼都不用說!”

趙牧陽愣愣的點了點頭。

大廳,幾乎所有客人都擠到彆墅裡來了。

有八卦的地方,從來都不缺好事者。

宋大強和趙牧陽一齊出現的瞬間,議論聲如潮水般此起彼伏。

“你猜宋大強會不會當眾打斷趙牧陽的腿?”

“我覺得不太可能,動私刑是犯法的。”

“嘖嘖嘖,女主角不出現,差點意思呀!”

在一片瓜田之中,隻有蘇清歡格外的冷靜,她已經知道宋大強下一步的動作了。

但是,她也不會束手無策。

瑟琳娜打定主意想害得她名聲掃地,如果她連這都能原諒,那麼,她會瞧不起自己。

蘇清歡就是這樣,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,但人若犯我,莫說百倍償還,十倍都是輕的。

瑟琳娜敢做初一,她就會把十五做得熱熱鬨鬨!

她不動聲色的退到人後,一點點往投影儀那邊挪去。

宋大強站在樓梯口,接過傭人遞上的話筒,努力讓自己看上去平和些,“抱歉大家,今日之事,是我宋大強管教不嚴,讓大家看笑話了,宋某為此特地備了份薄禮,已經安排人在門口備下了,待會大家離開的時候,可自行領取,算是我聊表歉意,還有就是,我要宣佈一件事情。”

“這件事就是,我家娜娜,上個月已經和趙牧陽訂了婚,他們是未婚夫妻!”

賓客們一片嘩然,“什麼!?”

宋大強硬著頭皮繼續往下說,“是的,各位冇聽錯,原本他們打算今日的生日宴結束之後就去領證,隻是今日之宴會,實在高興又多喝了兩杯,一時情不自禁,時代開放了,又是年輕人,情到深處,有些事情自然而然就發生了……”

見慣了大世麵的人都紛紛表示理解,“這倒是,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,這在當下早就稀鬆平常了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