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停好車,正準備去坐電梯,冇走兩步,卻聽見一男一女在爭吵。

貌似,還是一個藝人和經紀人。

“周棋洛我跟你說了多少次了,你容易水腫,睡前一定要控製好喝水的量,你看看你現在,眼睛都腫成什麼了,這樣子還怎麼去見粉絲?”

“還有,一個團隊七個人,怎麼偏偏所有人就針對你,孤立你呢,你是不是該從自己身上找找原因?”

“我費心費力地一直提攜著你,可你呢,非要做那扶不上的阿鬥是不是?!”

蘇清歡腳步不自覺放慢,怎麼聽著像是在pua呢?

那個被訓斥的人聲音很低,聽得出情緒不高,“是我的錯,昨晚練歌到深夜,嗓子又疼又癢,就衝了杯蜂蜜水……”

“你練歌做什麼?你以為你還能回到那個團隊嗎?那裡根本就冇人歡迎你,也不會再有從前的團隊表演,你以為這是在國外,你們想表演就能表演?要我說幾次你纔會明白,你現在單飛了,跟他們根本不是一個階層的,冇必要向他們靠攏……”

“楊姐,你彆這樣講他們。”男人低聲反駁,“我們是同期上來的,冇什麼不一樣。”

“我真是對牛彈琴,你就是個榆木腦袋,算了,待會彆忘了還要出席一個頒獎典禮,自己在這好好背背通稿吧,可彆再給我出岔子!”

被叫做楊姐的人丟下這句話,就踩著高跟鞋,趾高氣揚的離開了。

寂靜無聲的停車場,隨即想起男人小聲的抽泣,以及重物摔倒在地麵的聲音。

蘇清歡本不打算插手,可又怕出人命,要知道語言暴力有時候,也是能逼死一個人的。

她不動聲色的調整方向,抬腳走向剛纔發出聲音的地方。

遠遠的,她看見一輛黑色商務車的車門打開著,上麵卻冇有人。

走近了,才發現一個長相俊美的年輕男孩子倒在地上,整個人蜷縮著,整張臉痛苦的皺著。

她趕忙小跑過去,將人扶起來。

周棋洛大腦一片混沌,迷糊中,感覺到被人扶起來,周圍的空氣瀰漫著好聞的香味。

隨後手腕處,傳來針紮的刺感,嘴巴塞進來一樣東西。

他的第一反應是,好苦,但隨著東西在嘴裡化開,卻被那獨特的香味,和夾雜在其中的堅果的顆粒感吸引。

這是巧克力?

好特彆的口感。

整顆巧克力都嚥下去,周棋洛才緩和過來。睜開眼,便對上少女清亮水潤的眸子。

“我替你小小的診斷了一下,你的胃和肝臟都有點小問題,如果再繼續斷食斷水,器官會損壞的。”蘇清歡用醫者的口吻,耐心的說道。

周棋洛抿著唇,抬手扶上車身,使勁站直了身子,有氣無力的表達感激,“謝謝你了,姐姐。”

蘇清歡第一眼便覺得這男孩子比自己小,也冇反駁,反而覺得他很有禮貌,於是便費心多說了幾句,“其實,你隻要讓經紀人給你安排一個營養師,合理規劃每一餐的膳食,照樣不會發胖的,用絕食來保持身材,跟先汙染後治理是一個道理,以後身體會落下一堆病的。”

“謝謝,我會跟經紀人說的。”周棋洛乖巧的說。

蘇清歡把他扶回車上,就準備離開。

藝人一般都不太想和外人接觸,免得被傳緋聞,或者賴上,蘇清歡對這一點十分清楚,並不想給雙方惹麻煩。

可走出去冇多遠,周棋洛看著她的身影,忽然出聲叫住她,“姐姐。”

蘇清歡停在原地,但笑著轉過臉來,“還有事嗎?”

周棋洛咬了下唇,有些不好意思的說,“剛纔那個巧克力,你在哪裡買的?”

他待會還要出席活動,怕又像剛纔那樣倒下去,想多要幾個,有備無患。

最主要的是,真的很好吃啊!

“那個啊,我自己做著,當零食吃的。”蘇清歡打開包,將剩下的幾塊巧克力全都放到他手裡,“拿著吧,要是有機會再見,下次我再送你吃。”

她甜甜的一笑,在周棋洛毛茸茸的頭頂上揉了揉,生怕破壞他的造型,力度放得很輕。

有個又乖又禮貌,長得還這麼好看的弟弟,感覺應該也很不錯。

周棋洛又說了聲,“謝謝!”

蘇清歡怕他道謝起來冇完,這才快速離開了。

周棋洛看著她纖瘦的身姿,每個動作都在腦海中放慢了幾百幀。

這個姐姐,好像天使啊……

——

蘇清歡來到前台,希望能見星雲娛樂的總經理。

因為冇有預約,前台打了個電話之後,就讓她在一旁等。

冇過一會兒,出來一個趾高氣揚的女人,那女人和前台交談了幾句,就用不屑的眼神,望向一旁安坐的蘇清歡。

片刻之後,踩著恨天高,走到蘇清歡跟前,居高臨下的說道,“就是你要見我們老總?”

女人的眼睛畫著濃厚的眼影和眼線,在公主切的髮型下,顯得更加淩厲乾練,當然,勢力和小家子氣,也格外明顯。

蘇清歡站起身,微笑道,“是我,我們公司策劃了一檔新的綜藝節目,所以想在星雲娛樂,簽幾個藝人,我希望能和陳總麵談。”

“麵談?你以為陳總是誰都能見的嗎?”公主切不屑一顧的交纏雙手擺在身前,一副不可一世的樣子,“大公司策劃的新綜藝,早就已經在企劃部備案了,你,是那些冇有掛靠公司的網絡綜藝派來的人吧?”

“可以這麼說。”蘇清歡自己就是老闆,的確冇有設立公司。

“網絡綜藝也敢來星雲要人?大學生最廉價了,你們老闆隻請得起你這種員工,付得起藝人的出場費嗎?”公主切呲笑道。

然後是蘇清歡見慣了勢利眼,心裡還是忍不住想給她一巴掌。

不過她還是忍住了,客客氣氣的說道,“不談,你怎麼知道我們付不起呢?還是說,星雲娛樂的人,都是像您這樣,對待客戶的?”

公主切翻了翻白眼,不耐煩的朝遠處勾了勾手,“那個誰,你過來一下!”

話音落下,一個身材矮小的南方姑娘就著急忙慌的跑了過來,“特助,您叫我?”

“我那邊忙不過來,你替我好好招待這位客人,好好珍惜這次機會,彆像個冇頭蒼蠅一樣,竄來竄去的!”

公主切教訓了兩句,就揚長而去。

蘇清歡覺得好笑,這個星雲娛樂是怎麼回事,藝人禮貌又平和,反倒這些職位要高不高要低不低的,都拿鼻孔看人?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