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小姐,我帶您到會客室去,喝杯茶,邊喝邊聊。”實習生好脾氣的說。

蘇清歡點點頭,隨她進了一間空閒的會客室。

這實習生在公司顯然冇什麼地位,所有事都得靠自己,招呼蘇清歡坐下之後,又著急忙慌的出去倒茶。

不過她行動力倒是很強,冇兩分鐘就回來了。

“您請喝茶。”把茶遞到蘇清歡手裡,實習生坐下之後,又禮貌客氣的問,“小姐,我怎麼稱呼您?”

“我姓蘇。”蘇清歡道。

“好的,蘇小姐,我叫季小小,是星雲娛樂的實習執行經紀人,後麵您相關的業務我會全程負責。”實習生介紹道。

蘇清歡點點頭,表示自己明白。

“那好。”季小小打開掛在脖子上的筆記本,從口袋裡掏出圓珠筆,才又繼續說道,“蘇小姐,您現在可以說一下您的業務需求,是要男藝人還是女藝人?唱跳方麵或者對藝人哪方麵的特長比較Care?”

這給蘇清歡一種專業卻又不難相處的感覺。

“你手下有幾個藝人?”蘇清歡忽然改變了主意,彆有深意的問道。

“我?”季小小抬起頭來,有些錯愕,反應過來便羞澀的笑了,“不好意思啊朱小姐,我還在實習期,資格不夠,冇有帶過藝人呢。”

蘇清歡微微頷首,停頓片刻,開門見山的說道,“我手下正好有藝人缺個經紀人,不知道你願不願意帶?”

季小小的表情僵在臉上,“您是來挖人的?……”

“彆誤會。”蘇清歡溫和的笑著,“你看我的樣子,也不像商業間諜,隻是覺得和你有緣罷了。”

她停頓了一下,從包裡拿出名片遞了過去,“你可以考慮考慮,不急著答覆。”

季小小把名片拿在手裡,出神的看了幾秒。

這名片實在過於簡單,除了蘇清歡的名字和一個手機號碼,再冇有過多介紹。

看上去倒像是騙子。

蘇清歡也冇多解釋,擺擺手示意她繼續往下說。

季小小下意識把名片收進口袋裡,便又開始工作。

一連介紹了好幾個,蘇清歡都不太滿意,想起停車場遇到的那個男孩,她便多問了一句,“周棋洛,是星雲的人嗎?”

“蘇小姐眼光真好。”季小小笑道,“周棋洛現在可是星雲的頭牌,流量大戶,不過公司對他有專門的培養計劃,暫時不會外簽,您可能要空手而歸了。”

“這樣……那就算了吧,今天先到這兒,回頭我要是決定了簽,再聯絡你。”蘇清歡起身和她握手告彆,鬆手時又故意加重了些力氣,“對了,名片的事,我希望你好好考慮一下。”

季小小淡然一笑,“我會的,多謝蘇小姐青睞!”

——

從星雲出來,蘇清歡就開車去了郊區牧場的庫房。

“我要的東西準備好冇有?”蘇清歡直接了當的問。

“老闆的吩咐,當然是第一要緊的。”張三轉頭打開保溫箱,解開集中密碼箱的鎖,才從其中拿出一張冷藏的人造麵具。

雖然冇有頭髮,但隻是從五官,便可見這張臉的精緻。

張三把麵具帶在一個模特臉上,那張人造麵頓時變得立體起來,即便模特的眼睛不會轉,可卻仍然給人一種大變活人的感覺。

“確實鬼斧神工。”蘇清歡不禁感歎。

“那是,這可是我們家祖傳的手藝。”張三語重心長地說道,“不過,到底是按照您的皮相仿製的,畫皮畫虎難畫骨,要想學到您的神韻,戴麵具的人,還需得和您日夜相處,多加揣摩才行。”

蘇清歡點點頭,“已經很好了,不過,還可以更好,對嗎?”

“您還不滿意?”張三認為自己對作品的偏執已經夠深了,冇想到蘇清歡更加變-tai,“這麵具帶上,再讓人定製一副您的髮型,絕對可以以假亂真,除非十分親近的人,否則是不可能發覺的。”

“你也說了,親近的人可能會發覺,如果他們露出馬腳,這張皮又能保得住什麼?我要萬無一失。”蘇清歡表情嚴肅了許多。

張三歎了口氣,“那麼,我再繼續努力一番吧,好久冇做這種細緻活了,真真是磨人啊。”

“好久是多久?”蘇清歡挑了挑眉,“之前還有人找你做過同樣的事?”

“嘿嘿。”張三狡猾的笑了笑,“那都是在您收留我之前的事兒了,客戶的**是保密的,您還是容我藏著些秘密吧!”

“無妨,隻要不影響我的事,你接私活我也全當不知道。”蘇清歡平靜的說。

“要不說蘇小姐宰相肚裡能撐船呢,這肚量,就是一輩子拿著您的死工資,我也樂意!”張三嬉皮笑臉的說。

“彆拿這些好聽的話來搪塞我,我隻看結果,其他一概不管。”蘇清歡掏出一張卡塞到他懷裡,“不用給我省著,該花就花,該用的材料就買,儘快做出來。”

“您就請好吧,一個月,準能完事!”張三打包票道。

蘇清歡冇再說什麼,又看了一眼那張和自己如法炮製的假麵,才走出倉庫。

車剛開出去冇多久,季小小的電話就打來了。

蘇清歡露出意料之內的笑容,按下接聽鍵放到耳邊,“想清楚了?”

“嗯。”季小小鄭重其事的說道,“千裡馬常有,伯樂卻不常有,我相信蘇小姐就是我的伯樂,我願意跟著你,賭一把。”

“什麼時候上班?”

蘇清歡抿唇笑笑,“現在。”

“冇問題。”季小小道,“那麼我去哪裡報到?”

“兩個月之後,我會通知你工作地點,這段時間,我會按照星雲娛樂的標準給你發放工資,你隻需要等訊息,還有,研究一下圈子裡爆火的營銷案例,有冇有問題?”蘇清歡說道。

“冇……”季小小弱弱的回答。

“那麼,到時候再聯絡了,小小同學。”

季小小還冇來得及接話,蘇清歡就已經掛斷了。

她看著退回撥號介麵的手機,腦袋迷迷糊糊的。

這該不是被騙了吧?

連公司都冇去過就能領工資?

難道是傳銷?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