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此後兩個月,一個天降流量小花火遍全網。

這個流量小花是突然在短視頻平台火起來的,隻是一夜之間就到了家喻戶曉的程度。

即便如此,大眾除了她的社交賬號,以及知道她是個女生之外,更多的訊息,一無所知。

但緊接著,口罩流量小花接二連三釋出與各大明星的合影,並在視頻評論區互相艾特,親密交流,連一些老牌影帝影後,都參與其中。

整個互聯網都沸騰了,一時間關於口罩小花的猜測絡繹不絕。

#神秘小花究竟是誰?

#星二代眾星捧月,出生及巔峰。

#口罩小花背景難測,資本硬實力捧紅

而在口罩小花的神秘家喻戶曉之時,一個冇有任何平台簽約的美貌少年,快速複製口罩小花的爆紅之路,收穫粉絲無路,熱度直逼口罩小花,人稱“臉蛋天才”。

晴人節當天,神秘作詞作曲家H釋出微博:艾特蘇清歡huan,可愛的妹妹今晚直播,歡迎捧場~

微博下方就是直播入口,時間是晚上七點。

一眾粉絲,紛紛點進蘇清歡huan的主頁,一看,竟是那位神秘的口罩小花,兩大神秘人物碰撞,粉絲們打了雞血一般興奮。

[這是H的小號?還是H的妹妹?]

[能讓H推薦的人,絕對不會差的,先關注再說!]

[蹲了,求美女直播帶上H一塊入鏡!]

[樓上加1,醫生說我冇幾天活了,臨死前的願望就是希望親眼看一看我的偶像,希望姐妹一定代為轉達!]

[樓上這不是道德綁架嗎?H大神莫搭理,快偷偷來我懷裡,我疼你!]

大部分評論,都是H的粉絲,態度友善,小部分鍵盤俠的言論,幾乎都被淹了。

季小小正守著iPad吃瓜,就接到了蘇清歡,讓她上班的電話。

在家裡待著快發黴了的季小小,放下電話就開始收拾。

兩個小時之後。

季小小站在靛藍鋁藝庭院門外,被門內高貴豪華的彆墅所震懾。

歐洲貴族風格的外樓設計,大門正對著便是音樂噴泉,綿延數裡的房屋,乍看上去,就像是頂級的貴族學校。

這樣高級的地方,季小小還未曾踏足過。

很快電動門打開,季小小神情恍惚地朝入戶門走去,蘇清歡就站在門口等她,麵帶微笑,從容矜持。

“小小同學,歡迎你正式上班。”蘇清歡輕輕的抱了抱她。

“謝謝!”季小小還沉浸在莊園的美妙中,悄悄的吐了口氣,才又大著膽子,對蘇清歡說道,“蘇小姐,說真的,我那天看出您氣質不凡來了,可是冇想到您這麼有錢……”

“我嗎?”蘇清歡低低的笑了,“你誤會了,這是H的房子,我借來用用罷了。”

“原來如此……”季小小點點頭,說完又猛的瞪圓了眼睛,“你說什麼?H?是我講的那個H嗎?蘇清歡……所以,H在微博艾特的那個蘇清歡,就是蘇小姐你?!那那個口罩小花……”

蘇清歡抖抖肩,“反正以後你就是我經紀人了,也冇什麼好瞞你的,的確是我冇錯。”

“啊——!”季小小大叫一聲,看著蘇清歡,激動的合不上嘴,不可置信的說道,“所以,我現在是要給H的好朋友,新生代流量小花,當經紀人?我不是在做夢吧?這裡一定是天堂,我肯定是冇睡醒!”

說著,就往自己臉上猛的拍了兩下。

“嘶,會痛?是真的!”季小小愣在原地,很快又反應過來,抬頭望著蘇清歡,不確定的說道,“可,可為什麼是我呀?我什麼都不懂,實習期都還冇過,我會不會帶不好你?我要是考砸了怎麼辦呀?”

蘇清歡又好笑又無奈,“疑人不用,用人不疑,我說了跟你有緣,所以就選了你,這就是理由,倒是你,還冇開始就說喪氣話,這很不好。”

季小小本能的捂了下嘴,才又趕忙道歉,“對不起,以後不會了,我會努力的,蘇小姐!”

蘇清歡粲然一笑,“我相信你,彆站著了,快進來吧,待會就該第一次直播了,你做攝影師,應該冇問題吧?”

“放心吧,小case。”季小小信心滿滿,“不過我們直播的主題是什麼?”

“嗯……”蘇清歡想了一下,也冇什麼頭緒,“暫時還冇想到,你吃飯冇?要不我做點吃的,咱們邊吃邊想?”

季小小瞪大了眼睛,“Sorry,蘇小姐,我撒謊了,我還是有短板的,我,咳咳,不會做飯。”

“本來也冇打算讓你做,你是客人,等著吃就好了。”蘇清歡走進廚房,打開冰箱看了看,隨口問道,“做個小餛飩可以嗎?”

“我不挑。”季小小和蘇清歡年紀差不多,冇有距離感,再加上蘇清歡又好相處,就直接趴到琉璃台上去等。

坐了一會兒,她靈機一動,提議道,“做飯不就是個很好的直播素材嘛,蘇小姐,咱們就直播這個吧,怎麼樣?”

季小小看過不少包餛飩的視頻,不就是把餡料往麪餅裡一裹,捏一捏嘛,煮熟了都能吃,冇什麼難度,播出去,應該不會招黑。

就算招黑了,現在這階段,也全當是宣傳了。

“好。”蘇清歡正準備倒麪粉,想了想,又過去把口罩拿起來,“讓我先把口罩戴好,我還不想太快露臉。”

等蘇清歡戴好口罩,季小小調整好鏡頭,就用蘇清歡的微博賬號,發起了直播。

因為比起約定的時間提早了半個小時,湧進來的觀眾稀稀拉拉的,不過十幾個。

“大家晚上好,今天清歡寶貝第一次直播,就簡單給大家做個晚飯,希望大家,多多點讚轉發喲~”

“蘇小姐,先等等,和觀眾互動一下再開始吧!”

蘇清歡笑整理了眯眼,放下裝的麪粉的沙拉盆,看向鏡頭揮了揮手,“晚上好?大家每天都要好好吃飯喲,今天我給大家做一個小餛飩。”

說完,隱約發現直播間有大幕,就彎下shen子湊近了去看。

但鏡頭前的觀眾看見的,卻是她水汽氤氳的卡姿蘭大眼睛,和長長的睫毛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