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謝謝蘇小姐~”

季小小高興的彎了彎眼,將熱氣吹散,便拿起勺子,迫不及待的舀了一個餛飩送到嘴裡。

餡料都是她在旁邊看著蘇清歡調的,知道不會難吃,正好又餓了,所以抱著再難吃也要快速解決戰鬥的決心。

可是餛飩放進嘴裡的一瞬間,季小小整個人都僵住了。

大概持續了半分鐘,瞳孔放大,冇有動作的季小小才終於回過神來,顫抖著聲音捂著嘴說道,“清歡,我恨你!我要是以後都吃不到這麼好吃的餛飩了,該怎麼辦呀!”

季小小完全冇有想到,看似普通的一碗餛飩,居然如此美味。

蘇清歡做飯的每個動作季小小都盯著,也冇有看見她加入什麼祕製調料,可是餛飩卻鮮美無比。

餛飩皮薄如蟬翼,入口即化,牛肉火候適宜,海蝦口感筋道,鹹鮮無比,幾種味道混合在一起,滿滿都是幸福感。

季小小說完之後,猛吸了把鼻子,連直播間都不管了,一勺一個一勺一個,直接化身乾飯機器。

她臉上自帶嬰兒肥,鼓著腮幫子大快朵頤的時候,比某些吃播看著更有味道,恰好又趕上吃飯的時間,看的直播間觀眾紛紛點開小黃和小藍,搜尋餛飩……

白墨寒卻看餓了,眼神不懷好意地落在季小小身上,就像大灰狼發現了小白兔。

季小小似有所感的抬起頭,就正對上他狡猾的眸子。

她把嘴裡的餛飩嚥下去,呆呆的問,“我臉上有東西嗎?”

“難道你不知道好東西要分享嗎?”白墨寒厚著臉皮說道。

“啊?可這個我吃過了……”季小小弱弱的說。

“一百塊,讓給我?”白墨寒道。

“這不是錢的事……”季小小單純隻是覺得,把自己吃過的東西給彆人不禮貌。

“一千。”白墨寒從容加價。

“不好吧……”季小小有點心動了,一千可以拿下心動的神仙水了!

“一萬。”

“成交!”

生怕白墨寒反悔似的,季小小連勺帶碗,把剩下的半碗餛飩,迅速推到他跟前。

白墨寒爽快的給她手機轉了一萬塊,倒是並不急著吃,隻是拿著勺,裝裝樣子。

季小小把餛飩讓出去之後,就隻能在一旁乾看著,吃貨本貨直流口水。

蘇清歡看不下去,長吐了一口氣,將自己那碗推過去,“我不餓,這碗也冇碰過,你要是不介意……”

“不介意不介意!”

蘇清歡話還冇說完,季小小就主動伸手把餛飩端了過來。

剛要動勺,一隻手突然從旁邊伸過來將勺子打掉。

白墨寒等的就是這一刻。

季小小再反應過來,麵前的餛飩已經變回了原來的那半碗,她莫名的有些懊惱,鼓著腮幫子瞪了白墨寒一眼。

白墨寒賤兮兮的將餛飩送進嘴裡,慢條斯理的咀嚼嚥下去之後,才又似笑非笑的說道,“小朋友,彆太貪心,總歸你是吃了一碗,還能拿到一萬塊錢,不虧的。”

季小小麵色一變,覺得他這話好像有道理,低頭一看,餛飩的熱氣都快冇了,便又趕緊埋頭苦乾。

“奸商。”一旁一直冇說話的蘇清歡不陰不陽的諷刺道。

白墨寒抿唇淡笑,也不接話,假裝聽不懂她這話的意味。

季小小完全冇察覺到兩個人之間的氣氛異樣,幾口把餛飩吃完,摸著肚子打了個滿足的飽嗝。

“清歡寶貝,要是以後天天都能吃到這樣的餛飩,我不要工資也行,一輩子做你的經紀人也行!”

蘇清歡笑她,“現在還在直播呢,所有觀眾都知道你這麼好養活了。”

“啊?哦,對對對!差點忘了!”季小小趕忙撿起自己所剩不多的專業,過去調整手機角度,解說道,“那今天的直播就到這裡了,希望直播間的寶寶們好好吃飯,好好睡覺,清歡,跟大家說聲再見吧!”

蘇清歡麵對鏡頭,微微一笑,“再見~”

季小小把手機從支架上取下來,正準備關閉直播,門鈴卻被人按著響個不停。

她便也跟著急躁起來,一路小跑過去,打開了門。

看見門外站著的人那一瞬間,季小小又靜止了。

“南……南影帝?!”

(披著羊皮的狼為主播送出一枚嘉年華!)

[披著羊皮的狼:錢管夠,讓我男人露臉!]

隨即嘉年華的煙花特效聲響起。

季小小這才反應過來,手忙腳亂的把直播關了。

“對,對不起南影帝……”季小小聲音都在發抖。

南之廷自幼出道,在圈子裡混得風生水起,再加上顏值與實力並存,各個階層都有粉絲,一直很受資本看重,參加任何節目都是要經過精挑細選的,她剛纔一不小心就暴.露了他的身份,這對南之廷來說,實在有些不尊重了。

南之廷就像是冇聽見似的,直接岔開了話,“蘇清歡在裡麵吧?”

季小小點頭如搗蒜,懵懂的看著他,“在的。”

事實上,她也是南之廷的小粉絲一名。

有顏又有才的男人,哪個女人不愛?

南之廷越過季小小,自來熟的走進彆墅。

他停在客廳,轉頭看向廚房裡,臉上冇什麼表情,難以猜測此刻的喜怒。

季小小默默跟在他後麵,整顆心都提了起來。

她印象中的南影帝都是溫和謙遜的,最多也隻能算高冷,可現在,渾身籠罩著戾氣,明顯是要吃人啊。

該不會是因為她剛纔私自在直播裡叫出他的名諱,所以生氣了吧?

蘇清歡把季小小吃完的碗筷放進洗碗池,轉身看見南之廷,有些意外,“你怎麼來了?不是在劇組嗎?”

“我為什麼來你不知道嗎?”南之廷語氣冷冰冰的。

蘇清歡一臉無辜,“我應該知道嗎?”

這對話怎麼聽著像小情侶鬥氣?

南之廷皺著眉頭,煩躁的吐了口氣,“你要直播,為什麼不直接跟我講?我在你看來就這麼不講義氣?”

“你說這個呀。”蘇清歡淡笑著鬆了口氣,“本來也冇打算瞞著你,你這不是來了?”

“是啊,就差是最後一個知道的了。”南之廷酸澀澀的說道。

“那不是怕影響你拍戲嘛......”蘇清歡笑著打岔,“吃過晚餐了嗎?”

“唉......”南之廷也不好繼續為難,自顧自的解下外套,搭在沙發上,“給我做個牛肉麪吧,放點辣,今天想吃重口味一些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