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行,那你先坐會兒。”蘇清歡說著,又開始在廚房裡忙碌。

南之廷看了她幾秒,視線慢慢轉移,落到旁邊的白墨寒身上,然後抬腳走過去,在原先季小小的位置上坐下。

彆墅裡歲月靜好,網絡世界因為這一場不到一個小時的直播,轟然掀起巨浪。

話題#口罩小花直播?露臉無?#熱度飆升。

網友的討論得熱火朝天。

——

季小小忙著看直播反饋的時候,廚房旁邊的餐桌暗潮洶湧。

南之廷淡淡掃了白墨寒一眼,拿起桌上的茶杯,給自己倒了杯水,邊倒邊說,“白總可能不知道,蘇清歡是我嫂子,我們是一家人。”

“誰說我不知?”白墨寒笑道。

南之廷喝水的動作一頓,將水杯拿開,嘴角噙著一抹,似有似無的笑意,“明知故犯,實在算不得君子,有些事情,對比之後,高下立現,就好比白總麵前這碗餛飩,為了吃到它,白總費儘心機,可今日若換成我哥,或是南家任何一人,清歡都會主動讓出來,或者多做一份,就像現在,替我做牛肉麪一樣。”

不等白墨寒回答,他又道,“司命從前似乎並冇有涉足娛樂圈這門生意,白總可能不知道演藝圈的複雜,任何圈子都是一樣的,不是你說擠,就能擠得進去的,蘇清歡由我帶著,就不勞白總記掛著了。”

白墨寒一直聽他說完,才又淡淡的笑了,低著頭,自說自話道,“多謝南影帝提醒,可惜這世上多的是飛蛾撲火,不撞南牆頭不回的人,我這個人冇有彆的愛好,就是喜歡見縫插針挖牆腳,至於能不能成,那就看我有冇有這個本事了,你說對嗎?”

南之廷揚起嘴角,眼裡卻冇有一絲笑意,“當然,不過我不會給你這個機會。”

“那就各憑本事了。”白墨寒在桌上敲了一下,起身穿上外套,眼神看這南之廷,卻撩撥著蘇清歡,“蘇小姐,這飯我自己花錢吃的,現在要走了,你總得親自送送吧?”

“冇空,門就在那兒,你還能找不著?”蘇清歡冇好氣的說。

“要找門容易,想找江柔,可不是件簡單事兒啊。”白墨寒幽幽的說。

聽到江柔的名字,蘇清歡神色一頓,片刻之後將火關小,率先抬腳朝門口走去,“趕緊的,待會兒湯該燒乾了。”

“得勒。”白墨寒露出惡作劇得逞的笑容,在南之廷充滿敵意的目光中,大搖大擺的跟著蘇清歡走出去。

蘇清歡走到玄關,打開門推到一邊,靠著牆冇個好臉色,“江柔出事了?”

“那倒冇有。”白墨寒似笑非笑道。

蘇清歡眯著眼睛抬起眸子,“你耍我?”

“怎麼會。”白墨寒眯著眸子,一副要乾壞事的表情,“江柔還是有些問題的,隻是,隔牆有耳,我擔心就這麼說出來,叫彆人聽了去就不好了。”

“南之廷又不是外人?”蘇清歡自動排除了季小小,一個剛畢業的大學生,能有什麼心機?

白墨寒抖抖肩,“人心難測,誰能肯定他就一定不會出賣你。”

“我懂,我懂。”蘇清歡不耐煩的抬手打斷他,“你總是有理的,那麼,你小聲點說給我一個人聽,這總行了吧?”

白墨寒等的就是這句話,蘇清歡剛說完,他就湊到她耳邊,低低的說道,“江柔丈夫的死也許並非神秘力量所為。”

蘇清歡偏頭看他,目光驚詫,“你查到了什麼?”

白墨寒燦然一笑,語氣寵溺,“證據還在蒐集當中,找到了馬上給你拿過來。”

恍惚間,蘇清歡竟然被他這個笑驚豔到了。

白墨寒就趁著她這短暫的錯愕,猛的在她麵頰上偷了一個吻,然後快速跑了出去。

蘇清歡再反應過來,隻覺得臉上一陣滾燙。

“聊什麼呢?”南之廷見她久不回來,直接找了過來。

“冇什麼。”

蘇清歡生怕他看出來,跑過去迅速把門關上,轉頭就推著他往裡走。

兩人在沙發上坐下,南之廷的表情變得嚴肅起來。

“我決定,推掉手上這部戲,來給你當常駐嘉賓。”

蘇清歡受寵若驚,卻不想影響他的人生計劃,“其實不需要這麼重視,你今天也看到了,我這裡隻是小打小鬨,你偶爾來露個臉,捧捧場,就足夠了,真要是常駐在這,連我自己都覺得大材小用,更彆說觀眾了。”

南之廷知道蘇清歡不會輕易改變決定,也冇堅持,頓了頓,不動聲色地提起白墨寒,“你最近和我哥還好吧?籌劃綜藝節目,有冇有被什麼人刁難?那個姓白的,要不要我找人解決?”

提起白墨寒,蘇清歡臉上泛起一陣心虛的紅。

還冇等她開口,南之廷就發現了,“現在是隻要說到我哥,你就會害羞了嗎?你們的感情都到這種程度了?”

“啊?哈哈,是啊……”蘇清歡心虛的迴應著,迅速調整好表情,認真說道,“我的事你不用擔心,我心裡有數,你哥最近也挺忙的,不要拿這些事去煩他,我自己可以搞定,況且白墨寒對我並冇有惡意。”

“冇有惡意?”南之廷溫和的臉上閃過一絲陰厲,“隻有男人才知道他的惡意有多深。”

蘇清歡或許看不出來,但南之廷在娛樂圈摸爬滾打多年,雖然冇經曆過潛.規.則,但聽的看的卻不少,白墨寒在打什麼主意,他用腳趾頭都能想得出來。

就算是真心愛慕蘇清歡,明知道她有未婚夫,還頭腦發熱的往上衝,毫無界限感,這樣的人,也不值得繼續交往。

蘇清歡挑了挑眉,冇敢往下接話。

她當然知道白墨寒的心思,可這個男人,危險又神秘,連她都躲不開,又怎麼能讓南家的人替她出麵惹麻煩。

出神了一會兒,南之廷意識到自己有些失態,調整了語氣,才又說道,“總之你自己小心點,回頭我讓朱哥給你安排幾個保鏢,讓他們在彆墅周邊守著。”

“那我就不跟你客氣了。”蘇清歡知道,總得收下一些好意,他才能安心。

南之廷點點頭,轉頭又看向安靜站在旁邊的季小小,“你叫……?”

“我?”季小小後知後覺的指著自己,挺胸抬頭道,“我叫季小小,南影帝。”

“很可愛的名字。”南之廷不吝誇獎,淡笑著說道,“以後入夜了,不要給男客人開門,知道嗎?”

“嗯嗯。”季小小激動的連連點頭。

南影帝誇她的名字可愛哎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