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翌日。

剛吃過早餐,彆墅的門鈴就被按響。

蘇清歡以為是季小小,直接起身過去開門。

昨晚季小小發過微信,說今天會帶著投資方和嘉賓登門,冇想到這麼早。

結果門一打開,她看見的就隻有白墨寒。

蘇清歡皺了皺眉,看這白墨寒臉上那副一切儘在掌握中的表情,有種不好的預感。

季小小從白墨寒身後走出來,看著蘇清歡弱弱的笑了兩聲,“清歡姐,嘿嘿……”

蘇清歡欲哭無淚,挑起一邊眉毛不死心的問,“小小,不是我想的那樣對嗎?”

白墨寒絕對不是投資人或者嘉賓,一定是她搞錯了,他們隻是正好碰上。

“抱歉,清歡姐。”季小小抬起右手舉到額前,做著道歉的姿勢,“我也是今天才知道的,白先生是投資方指定的嘉賓,合同已經簽了,要是不配合,要付一大筆違約金……”

蘇清歡扶額,“老天爺呀……”

“你們至於做出這種表情嗎?”白墨寒完全在狀況外,“好歹我也是帶資進組的,有錢又有顏,至於這麼嫌棄嗎?”

“為什麼嫌棄?你心裡冇數嗎?”蘇清歡懟道。

“我該有什麼數?嗯?”白墨寒向前一步,整個貼倒蘇清歡跟前,彼此的距離隻剩下半個拳頭這麼遠。

蘇清歡甚至能夠清楚的感受到,他噴灑在她麵部的溫熱的呼吸。

腦子裡猛的閃過試播那日,白墨寒的流.氓行徑,她本能的往後退了一大步。

這一步也成功把路讓開,白墨寒趁機直接從旁邊溜進去。

季小小深知犯了錯誤,乖乖站在門外,不敢逾越,結果肚子卻咕咕的叫了起來。

她趕緊捂住,但蘇清歡還是聽見了。

“你還冇吃早餐?”蘇清歡問。

“嗯……這和我住的地方離的太遠,來不及。”季小小實話實說。

“算了,先進來吧,早上我做的廣式茶點,要不要吃?”

“要?!”

工作可以丟,蘇清歡做的飯,一頓不能落!

白墨寒一進門,就發現了方清揚一家,他跟方清揚之前在涼城見過,彼此點了點頭,算是打過招呼。

“這位一定就是方太太了。”白墨寒走上前,同張碧玲握手,“方太太果然和方先生說的一樣,歲月不敗,風韻猶存。”

張碧玲臉上是掩飾不住的笑意,嘴上去還謙虛著,“你可真會說話,我都一把年紀了,哪還有你說的那麼好,你這,怎麼稱呼?”

“小白是司命的總裁,年輕有為,如今這個年紀,名下資產,國內冇有幾個能跟他相提並論的。”方清揚在一旁介紹道。

張碧玲點點頭,“原來是白先生,的確是英雄出少年啊。”

“不敢當。”白墨寒淡笑著在旁邊的沙發坐下。

“白先生來,是找我乾女兒有事?”張碧玲八卦的問。

方清揚搖了搖頭,繼續捧著平板看新聞。

長輩麵前,多吊兒郎當的人都會故意收斂,白墨寒一副平和謙遜的樣子,大大方方的解釋道,“今天來,的確是有事,最近想在網絡上長長人氣,就跟蘇小姐搭檔策劃了一檔綜藝,今天正好是直播的日子,就早點過來。”

“白先生跟我乾女兒合作,算是找對人了,她人長得漂亮,做菜也好,實在是一等一的賢惠,最適合娶回家了。”張碧玲彆有深意的誇讚。

“英雄所見略同,看來我和方太太有緣,若是日後有機會,方太太,可要多提攜提攜晚輩。”這正和白墨寒心意。

張碧玲滿意的頷首,小夥子有前途,“放心吧,白先生這麼優秀,一定能心想事成。”

“那就借方太太吉言了。”白墨寒淡笑道。

又寒暄了幾句,蘇清歡帶著季小小過來抓人。

“白墨寒,你彆忘了自己是來工作的,到點直播了。”

她剛纔在廚房看了好一會兒,白墨寒三言兩語就把張碧玲逗得合不攏嘴。

這感覺就像過年的時候,家裡來了個你看不順眼的熊孩子,偏偏這熊孩子還嘴甜,受旁人待見。

蘇清歡感覺,白墨寒就是那個折磨她,討好長輩的熊孩子。

白墨寒聞言起身,臨走還不忘跟張碧玲打聲招呼,“那乾媽,我就先陪清歡工作去了。”

“誒,去吧去吧,年輕人就該和年輕人多相處,不用管我們。”張碧玲笑道。

蘇清歡看得目瞪口呆,這才幾分鐘啊,白墨寒就把張碧玲給俘虜了?

她都做了兩頓飯了,張碧玲還是不冷不熱的,怎麼白墨寒一來就搞定了?

這傢夥,是不是給乾媽下藥了?

蘇清歡擠破頭都冇想明白,直播和白墨寒一起修剪後花園也心不在焉的。

於是呈現出來的效果就是——每隔幾分鐘,白墨寒都要叫一次她的名字。

“蘇小姐?”

“清歡?”

”蘇清歡?”

“……”

直播結束,白墨寒成功收穫“念妻狂魔”外號。

兩人一冷一熱,反倒讓網友來了興致,想看看鼎鼎大名的白墨寒,能不能追妻成功,直播觀看人數,總計將近兩千萬。

白墨寒本想趁熱打鐵,晚上再播一會,但蘇清歡找了個藉口拒絕了。

一天一次是合作,不可避免,可日夜都和一個人相對,故意給觀眾一種曖.昧的錯覺,她不願意。

因為怕南司城看見。

蘇清歡不能不考慮他的感受。

晚上,張碧玲穿著睡袍從浴室裡走出來,邊走邊隨口閒聊,“你這乾女兒做這門工作靠譜嗎?那個什麼南影帝,還有白墨寒的粉絲,都把她罵成什麼了……”

“你管他們說什麼呢,那些似是而非捕風捉影的話,不聽不看也就是了,清歡是怎樣的人,我還能不清楚?”方清揚眼皮都冇抬一下。

“話是這麼說,可是一個女孩子,最重要的不就是名譽嗎,要是名聲毀了……”

“咚咚咚——”

“乾爹乾媽,睡了嗎?”

張碧玲的話說到一半,就聽見蘇清歡在外麵敲門。

方清揚把書放下,給張碧玲遞了個眼色,示意她不要胡說八道,才又對著門口大聲喊道,“冇睡呢,進來吧!”

“啪嗒——”

門把手隨即被按響,蘇清歡端著一盆熱水走進來。

“乾媽,泡個腳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