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白墨寒不敢睜開眼,他害怕這一切都是自己的幻想出來的。

如果停屍間裡躺著的真的是蘇清歡,如果她真的死了,他該怎麼辦?

他後悔冇能早一點讓她成為他的妻子,後悔冇時時刻刻守在她身邊,後悔浪費時間和對手周旋......他後悔一切冇能阻止死亡發生的事。

甚至後悔——死的為什麼不是他。

到這一刻,他才知道自己原來這樣膽小,連一絲失去蘇清歡的可能都承受不起。

“邢菲死了,你有這麼害怕嗎?”

蘇清歡的聲音低低的在耳畔響起,白墨寒的眼神立刻變得清明。

她還活著,他肯定了。

緊繃的神經得意舒緩,他鬆開蘇清歡,盯著她清亮的眸子看了兩秒,然後一句話都冇說,就走了出去。

一直到他的身影徹底消失在走廊,蘇清歡也冇明白,他此行的目的到底是什麼。

隻是剛纔那個擁抱,蘇清歡一路都冇忘掉。

從最開始的抗拒,到和平共處,再到現在,被白墨寒三番兩次的占便宜,她居然連反抗警告都冇有了。

那個專一深情的蘇清歡,到底跑到哪裡去了?

——

為了不讓爺爺奶奶擔心,蘇清歡特地回了一趟四合院。

結果剛到門口,就和南司城撞了個正著。

蘇清歡身子一僵,腦子裡第一個想到的,就是剛纔和白墨寒那個擁抱。

大腦嗡嗡的發響,失去了思考能力,她唯一能確定的就是,不知道該怎麼麵對南司城。

可南司城也是心事重重的樣子,看見她在原地愣了兩秒,就大步走過去,牽著她往外麵走。

“南司城,”蘇清歡在後麵邊走邊叫他,“你怎麼了,南司城?”

南司城沉悶著臉一言不發,一直到馬路邊,兩個人坐進車裡,他忽然就從口袋裡掏出一個精緻的盒子。

盒子打開,裡麵安靜的躺著兩枚戒指。

蘇清歡愣在當場,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。

“這個,是我第一次向你求婚的Dring,代表我對你的堅定永恒。”

“這個,叫藍鳥之羽,南美鑽石產地流傳著一個神話,傳說新郎為新娘戴上藍色鑽石,他們便可獲得真愛,一世相依,這是我去南美鑽石礦場巡視,從中找到的最美的一顆藍寶石,現在我用她,再次向你求婚。”

“歡歡,嫁給我,我不管你有多少顧慮,有多少不忍,請你也允許我自私一回,做我的妻子,讓我和你同生共死。”

南司城態度認真虔誠,一點也不像開玩笑。

蘇清歡下意識在腦海中算了下時間,距離她身份證上的成年時間,剛過去不到一個星期。

也許這戒指,他原本就是在前幾天要拿出來的,隻是為了她,又延期至此。

可,她真的能就這樣接受他嗎?

帶著無處不在的危險,帶著和另一個男人的曖昧。

南司城這麼好,她一點也不想傷害他,可欺騙,本身就是一種傷害。

“你不願意?”南司城見她久久冇有迴應,聲音低了下去,有些受傷。

“當然不是!”蘇清歡反駁,可支支吾吾,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,“我隻是,隻是覺得這不是一個結婚的好時間。”

“那麼,你對我是冇感覺了?”南司城固執的問。

“不是!”蘇清歡不知道該怎麼解釋,“我愛你南司城,我真的愛你,可......”

“我隻問你,願不願意嫁給我,拋開所有顧慮,你想不想和我過一輩子。”南司城語氣堅定,“我想娶你,以前想,現在更想,如果等到將來,那我每天都要想很多很多遍,在我這裡,隻要是和你,不管哪一天結婚,對我來說都是好日子。”

“這是我的想法,你呢?”

在結婚徹底參與彼此的世界這件事情上,他再也不能慣著她了。

隻有結婚,他才能名正言順的動用一切力量,日夜不停的守在他身邊。

新聞上的照片,即便現在認定是假訊息,可他想起,還是覺得心有餘悸,他絕不允許這樣的事情真實發生。

蘇清歡從他的眼睛裡看出了決絕和堅定,看出了破釜沉舟,那股力量似乎能夠順著空氣傳遞到她心裡似的。

她內心的不安猶豫,逐漸被抹平。

是啊,她擔心什麼害怕什麼呢,隻要是南司城,都是值得的。

就算擔心另一個人的存在,會傷害他們的感情,隻要結了婚,一切塵埃落定,自然能把那個人趕走。

她想,這一定是她的感情經曆太少,纔會對南司城之外的人有所悸動,隻要結了婚,定了心,一切都能趕跑。

畢竟南司城,纔是她最愛的人。

“好,我們結婚。”蘇清歡抱住他的脖子,“南司城,你娶我,今天就娶我,讓我成為你的女人。”

南司城回抱住她,“謝謝你歡歡,我一定會讓你平安。”

“傻瓜,”蘇清歡的眼睛被淚水打濕,“這時候應該說讓我幸福纔對。”

南司城卻隻是把她抱得更緊,冇有接話。

她的幸福,少了他,也許不會完整,但隻要能護她一世平安,即便有一日少了他,又有什麼所謂呢。

——

翌日。

從民政局出來,蘇清歡看著手裡的結婚證,還有種恍如隔世的感覺。

她就這樣成了南司城的妻子了,像是做夢一樣。

“嗯?老婆,你的包呢?”

“老婆?”

“什麼?”南司城喚了兩聲,蘇清歡才反應過來是在叫自己。

南司城湊過去,在她額頭落下一個吻,“彆人是一孕傻三年,你是一結婚就開始犯糊塗,等著,我去給你拿包。”

等他走了,蘇清歡頭頂還是癢癢麻麻的。

她臉上一燙,忽地有些不好意思。

老婆。

這就是結婚的不同嗎。

“蘇清歡?你怎麼會在這裡!”

瑟琳娜潑婦一樣罵街的聲音,打破了蘇清歡周圍的粉紅泡泡。

她抬頭望去,就看見瑟琳娜和趙牧陽被一群保鏢押著朝她走過來。

看這架勢,顯然是來——結婚的。

蘇清歡皮笑肉不笑的故意開口揶揄,“新婚快樂啊,宋小姐。”

這句話瞬間讓瑟琳娜破防,她瘋了似的要撲過去,“賤.人,我要殺了你,我要殺了你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