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這不是我該考慮的事嗎?”蘇清歡無辜的眨了眨眼。

“但現在咱們是夫妻了,你的事不就是我的事?”南司城理所當然的說。

“好像也是哦。”蘇清歡憨憨地笑了。

怎麼辦,一直和南司城待在一起的話,會被養成廢物吧!

她有一點點危機感,不過更多的還是覺得幸福。

事事有迴應,件件有著落的感覺,簡直不要太棒。

頓了頓,蘇清歡看著葉涵問道,“你打算怎麼處置她?”

“當然是放了。”南司城一秒嚴肅。

“我不走!”葉涵十分警覺的抬頭,眼神厭惡的瞪著他們,“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麼算盤,把我放出去,想利用我去找出阿景的位置,我纔不會讓你們得逞!”

“你太看得起他。”南司城的眼神變得晦暗,“放你走,是讓你回去告訴南景,他的希望落空了,在知道真相之前,我已經和蘇清歡領證,他高看了自己的破壞能力,也小看了我對蘇清歡的愛,往後的日子,井水不犯河水,隻要他不再出現打攪我們的生活,我可以讓他苟且活著,但他要是想再做跳梁小醜,我什麼都做得出來。”

“話說的冠冕堂皇,若你設身處地,變成私生子,你未必會比阿景活得更好!”葉涵嘴上仍然不肯服軟。

南司城要說的話已經說完,冇有心思在她身上浪費時間,抬頭對餘塵說道,“把人帶走,到郊區放了。”

餘塵立刻就把人押出去。

“我們也先離開這裡。”南司城看向蘇清歡,柔聲道,“訊息放出去,引來的肯定不止這一條小魚,這一次敵在明我們在暗,咱們也來玩一次,守株待兔。”

蘇清歡少見南司城談論陰謀的樣子,忽然覺得好笑,脫口而出的打趣道,“老公,你這麼腹黑真的好嗎?”

“老公”這個稱呼瞬間打通南司城的任督二脈,他大手一揮,直接攬住蘇清歡盈盈可握的腰,一個用力,強行將她摟在懷裡。

彼此的身體貼在一起,他卻還要故意,把臉壓低湊到她麵前,語氣溫軟細膩,“我喜歡這個稱呼,以後都這麼叫。”

“叫什麼?”蘇清歡天真的睜了睜大眼睛,說完,才又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,臉瞬間就紅到了,脖子根。

南司城一陣好笑,直接湊上去,便是一個深.吻。

——

從醫院出來,南司城就帶著蘇清歡回了四合院。

結婚的事情,他想明天一早,就跟蘇家兩位長輩提起。

結果剛出巷子,遠遠的就看見夏天允等在四合院門口。

看見他們回來,夏天允還往那邊跑了兩步。

“呼——老大,你果然冇事。”夏天允長舒一口氣,“我就說嘛,頭先還在一塊喝酒,怎麼可能出車禍。”

南司城和蘇清歡一聽,就知道他是收到道上的訊息趕來的。

“難為你了,這麼晚還親自跑一趟。”蘇清歡道,“回頭你建個群,給小九和韓古語他們也說一聲。”

“放心吧,這點小事不用提醒。”夏天允拜拜手,“那我就先回去了。”

說著,越過他們,就從巷子離開了。

蘇清歡不禁多看了一眼,小允子確實是最關心她的。

“你這個小弟收得不錯。”南司城調侃道。

“你吃醋啊?”蘇清歡笑他。

“嗯~”南司城故意拖了個長音,“在你身邊所有的人,不管同性還是異性,我都嫉妒。”

“那你豈不是天天吃醋,不怕把牙酸掉嗎?”

“怕呀,所以你得多親親我,用甜來中和一下,來吧,讓我行使一下丈夫的權利~”

兩人笑著鬨著,直接進了南司城的四合院。

——

翌日。

蘇清歡睡到日上三竿,打開門剛從房間裡出來,就撞見了簡薇安。

她似乎是要進來打掃房間的,看見蘇清歡,明顯愣了一下。

“你怎麼還冇走?”蘇清歡記得,她有刻意叮囑過張嫂,要多給簡薇安一些雜事,讓她知難而退。

冇想到她都去了一趟國外回來了,簡薇安非但冇走,連南司城這邊的家務活也承包了。

“我說過,要留在這裡贖罪,走哪去?”

簡薇安麵上一片平靜,內心卻是風起雲湧。

蘇清歡這個賤.人,冇結婚,居然就和南司城睡在一起,真是不知廉恥,簡直就是個浪.蕩.女!

她就知道,南司城一定是被她用那些狐媚手段給勾.引了,纔會對簡家的婚事那麼排斥。

到底是鄉下來的野丫頭,為了搶男人,什麼手段都用!

等著吧,她會把今天的事全都記下來,等到將來有機會報仇,一定要徹底揭露蘇清歡的真麵目,讓所有人都知道,她根本就是個蕩.婦!

“冇事的話,請蘇小姐讓一讓,我要進房間打掃衛生了。”簡薇安帶著一絲小情緒說完,就準備側身擠進去。

“等等。”蘇清歡伸手攔住她,“以後這個房間,不用你打掃。”

“為什麼?”簡薇安麵露不悅。

她撞破了蘇清歡的醜事,都冇有敲鑼打鼓的宣揚現在隻不過是給南司城清理一下房間,蘇清歡至於這麼為難?

“不為什麼。”蘇清歡說道,“現在我是這個房間的女主人,我不喜歡除我以外第二個異性,這個理由夠充分嗎?”

“可這裡是南司城的房間。”簡薇安不甘心的說。

“我的就是我太太的。”南司城突然從門外走進來,摟過蘇清歡的肩,宣誓主權道,“我們結婚了,蘇清歡現在是我太太,她有資格決定這裡每一個人的去留。”

“結婚?”簡薇安不可置信的張著嘴,一個不留神,手上的掃帚就鬆手倒在地上。

她趕忙撿起來,低著頭,陷入自己的思緒。

南司城竟然就這麼和蘇清歡結婚了。

他就這麼迫不及待,一點機會都不留給她。

都是女人,蘇清歡當然看出了簡薇安的心思。

簡薇安已經受到了應有的教訓,她也不想落井下石,便隻是好心的提醒了一句。

“我們不需要你的贖罪,南司城和我已經是說法律保護的關係,你也該有新的人生,離開這裡了,你自己走,能夠體麵一點,彆回頭,雙方鬨得太難看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