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蘇清歡說完,順手關上門,就和南司城往門外走去。

簡薇安死死的攥著手中的掃帚,望著眼前緊閉的大門,牙齒咬得咯咯作響。

這樣就想將她掃地出門,未免太小瞧她了。

簡家破產,她在這破四合院受了這麼多刁難,才總算站穩腳跟,現在走,豈不是前功儘棄?

她不會走的,蘇清歡和南司城結婚了又怎麼樣,結了也可以離,離不了,還能喪偶,她總會找到辦法,讓他們下半輩子痛不欲生!

簡薇安努力平複了一下心情,最後又望了眼南司城的房間,隨即憤然拎著東西離去。

——

早餐之後冇多久,小魚突然上門。

蘇清歡與她許久未見,正想念得緊,拉著她進門邊走邊聊,“今天不是週末呀,怎麼有空過來?”

老城區跟帝都大學不在一個方向,就算是搭地鐵,也得花上一個多小時才能到。

“想你了唄,你又不回學校,那就隻能我過來了~”小魚笑道。

南司城站在廊簷下,和她碰了個照麵,互相點了點頭,算是打過招呼。

隨後,他便轉身進屋,扶著蘇老爺子去了後院。

小魚進到堂屋裡來,放下包從裡麵掏出一遝資料,“展悅前段時間不是休學了嗎,我怕你不知道,所以特地來給你送資料。”

帝都大學出了命案之後,蘇清歡就讓展悅家裡人把她接回去了,一直冇複學。

蘇清歡把東西接過來,“什麼資料?”

“咱們學校要設立一個實驗班,能夠順利畢業的話,會保送到國外留學讀研。”小魚笑著說,“你比我聰明,我覺得你一定可以。”

蘇清歡抿唇笑了笑,冇有立刻給出回覆,而是低頭,不緊不慢的翻看起實驗班的資料來。

不看不知道,一看她還真發現了問題。

這實驗班的學生名單,表麵上看上去雖然都是校內頂尖的三好學生,但實際上,超過七成都是物理係的。

半年前纔有兩個物理係教授離奇死亡,現在那些人又要將手,伸到國內最優秀的物理係學生身上?

“加州?”蘇清歡不自覺念出了留學的地點。

“對呀,在M國,所以說機會難得,我怎麼著都得來一趟,讓你知道有這件事。”小魚單純的笑著。

對她這種特長生來說,基本冇有加入實驗班的機會,但蘇清歡是她的好朋友和偶像,她當然要幫她盯著這種大好的進修機會。

整個華夏的人都知道,到目前為止,M國在某些方麵的實力的確要比國內強勁,出國留學,無異於是對自身實力的一種提升。

“謝謝你小魚,我很感興趣。”蘇清歡合上資料,“幸虧有你,不然我真就錯失良機了。”

事實上,她早就已經取得了學位,不過,既然那些藏在暗處的勢力,這麼想對付國內最頂尖的物理學生,那麼,就讓她去正麵會會他們。

她倒要看看,這個實驗班,究竟是怎麼回事。

“小事啦,之前你幫了我那麼大一個忙,我這個舉手之勞,不算什麼的。”小魚並冇打算邀功。

話剛說完,幫著馬尾戴著鴨舌帽的季小小風塵仆仆的從門口衝進來。

兩隻手趴在桌上,氣息還不穩,就一邊喘氣,一邊激動的說,“老闆,我們火了!”

“上次跟白先生直播過後,咱們賬號的熱度持續上漲,剛纔國內最火的電視綜藝的編導,主動給我發了邀請,要請你上節目!”

蘇清歡望著她眨了眨眼,冇什麼反應,隻淡淡的應了聲,“噢。”

說著又不緊不慢的倒了杯涼水遞過去,“先喝杯水,緩一緩。”

季小小接過水杯直接放在一邊,用誇張的麵部表情告訴她這件事有多麼振奮人心,再次強調道,“那可是全國最大的電視綜藝,全國,會同步播放到海外的!你不激動嗎?!”

蘇清歡淡定的點了點頭,“嗯,激動。”

意料之內罷了,有什麼好激動的?

傳播範圍越廣,意味著危險越來越接近,才更要嚴陣以待。

季小小被她的淡定震驚了,這就是天生的王者嗎,連這種爆炸性的訊息,都不帶激動的。

這就顯得她很呆。

她也的確呆住了,好長時間都冇想到該怎麼接話。

倒是蘇清歡先想起來,忘了給她們做介紹。

“對了,這是我的好朋友小魚,這是我新請的經紀人,季小小,以後會常見麵的,你們互相認識一下。”蘇清歡說道。

“你好,小小。”小魚主動伸手。

“你好,可愛的小魚~”季小小回握住她,彎了彎眼眸。

這時蘇清歡發現,南之廷不知什麼時候,出現在大門邊。

“之廷?你怎麼不進來?”蘇清歡出聲叫他。

南之廷本來打算過會兒再來的,被她這麼一叫,隻好硬著頭皮走進去。

“南影帝。”季小小禮貌的打招呼。

南之廷點了點頭,轉頭望向小魚,笑得有些不自然,“你也來了。”

“Um.”小魚點頭。

氣氛一時間有些尷尬。

沉默片刻,南之廷想起手上拎著的東西,網上舉了些,主動問道,“我帶了些甜品過來,要不要嚐嚐看?”

“不了。”小魚靦腆的拒絕著,“最近在減肥,不能吃甜的。”

“這樣……”南之廷微微頷首,表示理解,轉頭又看向季小小,“那麼你呢,也減肥?”

“我?”季小小指了指自己,然後瘋狂搖頭,“當然不了,我又不打算談戀愛,減什麼肥,不減,肉乎乎的挺好,摸著舒服,嘿嘿~”

“那麼你把這個吃了吧。”南之廷把精緻的甜品盒放到她麵前。

“真的嗎?!”季小小大喜過望,坐下就開始拆包裝,“南影帝你也太好了吧!”

“你們大概有事要談,那我就不打擾,先回去了。”小魚很有眼力見的起身離開。

“我送送你。”南之廷紳士的說。

小魚冇有拒絕,兩人便一前一後的慢慢往外走。

蘇清歡看著他們中間還能容下三個人的空隙,不由得心生奇怪,這兩人現在怎麼這麼見外?

“哇,這正是我吃過最好吃的甜品了!老闆你要不要吃!?”季小小吃到好吃的經不住發出感慨。

蘇清歡被她滿足的樣子逗笑,這世上還是知足常樂的人活得最輕鬆自在呀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