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清歡——”

“喂!”

小魚剛叫出口,一道聲音忽然從他們身後傳過來。

兩人本能的轉過身去,就看見夏邑雙手插在口袋裡,一副狂妄不羈的樣子。

由於夏天允的緣故,蘇清歡看著夏邑覺得十分親切,完全當成了親戚家的小孩子。

她淡淡的笑了下,迴應道,“有事嗎?小朋友。”

“小朋友?”夏邑皺著臉,明顯對這個稱呼不感冒。

蘇清歡就笑他,“我比你大,不能這麼叫嗎?”

“誰大還不一定呢。”夏邑傲嬌的向前走了一步,“你多大?”

“剛過法律允許的結婚年紀。”蘇清歡說道。

夏邑一時語塞,那還真是比他大。

可是蘇清歡看起來這麼小,又比他矮,叫他小朋友,未免也太不像話了。

夏邑機靈的轉了轉眼珠子,主動說道,“都是同學,就彆管年齡了,直接稱呼名字吧,叫我夏邑。”

“那麼,你也叫我蘇清歡吧。”

”嗯。”夏邑點點頭,忽然想起什麼似的,扯開了話題,“你要不要跟我結盟?”

“結盟?”蘇清歡不太懂他的意思。

“對呀。”夏邑一本正經的說道,“你不是也不喜歡慕容端,不想在實驗班呆嗎,咱們合作,一定能爭取,儘快被開除。”

蘇清歡饒有興致地挑起左邊眉毛,“你不想在實驗班呆?”

“你不是嗎?”夏邑反問道。

話剛說完,一個人影突然從身後跳出來,直接掛在夏邑肩上。

“你小子跑那麼快乾什麼?也不等等我。”

蘇清歡認出來,這是考試的時候跟她搭話的那個男生。

比起夏邑,他的長相隻能說是中規中矩,不過給人一種很容易相處的感覺。

他說完,扭頭看見蘇清歡他們,立刻溫和的打招呼,“同學,你也來這邊玩,我叫錢多多,以後有機會,一起玩啊?”

“好啊。”蘇清歡喜歡和這種友好的人交往。

錢多多笑了笑,就勾著夏邑的脖子在他胸.口捶了一下,“網吧走起啊,上週那個國服在世界論壇上喊話,要跟咱們對狙呢,狂的跟什麼似的……我今天非得給他來個一槍爆頭,讓他知道什麼叫做真正的神槍手!”

錢多多大概是真的挺生氣的,捏著拳頭滿臉煞氣。

夏邑不願意在學校待,又不能回家去找罵,就同意了,“可以。”

蘇清歡現在的心態,就像發現了朋友家的小孩子乾壞事,又無奈又好玩。

她不由得出聲問道,“你們現在,都玩什麼遊戲啊?還是xx王者?”

南楚江就喜歡玩這個,現在都是老玩家了。

“不是。”錢多多一擺手,略顯優越感的說道,“那有什麼技術含量呀,真男人都玩死地求生!”

“死地求生這麼快就上線了?”

蘇清歡記得,這遊戲是韓古語的公司開發的,之前有些bug修複不了,還是她親自著手解決的。

“都上半年了好嗎?你是外星人嗎這都不知道。”錢多多吐槽道。

“好吧,是我孤陋寡聞了。”蘇清歡聳了聳肩,“要不加我和我朋友一個,組隊更有意思?”

“你不是不會嗎?怎麼知道要組隊?”錢多多疑惑道。

“哦,這個啊,之前和朋友一起玩過xx王者,看那個要組隊,心想遊戲應該都差不多吧。”蘇清歡解釋道。

“確實,現在什麼遊戲都注重玩家的體驗感,一個人玩有什麼意思,當然要大家一起玩才高興,不過,你們會嗎,要是一點都不會,會冇有遊戲體驗感的。”錢多多貼心的說。

“我會一點,小魚你呢?”蘇清歡看向小魚。

“我也隻會一點,嘿嘿。”小魚有點不好意思。

“那行吧,到時候你們兩個就負責撿東西,當醫療兵吧,我們保護你們就行了。”夏邑說著,就率先抬腳,朝網吧走去。

蘇清歡一陣無奈,青春期的孩子哪兒都好,就是有點叛逆,瞧誰都覺得不如自己強。

罷了罷了,就當是給夏天允一個麵子,不拆台。

幾人一邊走,錢多多就耐心的給蘇清歡和小魚講解死地求生的玩法,“這遊戲吧,其實不要技術,也能玩到最後,隻要你會苟~”

“狗?”

“是苟不是狗!”

“……”

“好吧,這不重要,重點是,隻要你會躲彆人的槍子,那也是能進決賽圈的……”

帝都大學是全國最高學府,又處在金融中心的A市,周邊的店鋪消費也不低,即使如此,夏邑還是挑了最貴的一間網吧進去,為了避免打擾,甚至直接包了場。

這是有點過分奢侈了,蘇清歡想,這得跟夏天允好好說說。

就算夏家不差錢,也不能這樣浪費。

想到這兒,蘇清歡又覺得好笑,自己什麼時候成了夏天允的眼線了?

幾人在門口的位置等著老闆清場,被叫出來的學生很不樂意。

“真掃興,還說今晚要看大神PK呢……”

“害,架不住人家有錢呀,行了,大不了換個場子唄,這事又不是第一次碰上。”

幾人走近了,小魚忽然出聲叫了一句,“學長?”

“小魚?”那學長一眼就看見小魚,高興的走到她跟前,將她的小手牽在手裡,“你怎麼來了?”

小魚微不可查勾了下唇角,又很快不好意思的把手抽回來,看向一旁的蘇清歡,“我和朋友一起來的。”

雖然她的動作很快,但蘇清歡還是看見了。

她不免有些意外,小魚這是,談戀愛了?

學長順著小魚的眼神看過去,禮貌的對蘇清歡打招呼,“你好。”

蘇清歡點了點頭,微微一笑,算是迴應。

頓了頓,才用略帶疑惑的問道,“你們……?”

小魚咬了下唇,大方的介紹道,“我剛纔就想跟你說的,清歡,我談戀愛了,這是我男朋友,劉洋,音樂係的學長。”

學長靦腆的撓了撓後腦勺,也有點害羞,兩人互相看著對方,眼裡是藏不住的愛意。

蘇清歡很是欣慰,由衷的祝福,“恭喜啊。”

“謝謝!”劉洋笑了笑,轉頭又問小魚,“你不是說今晚約了人不跟我吃飯了,怎麼又來找我了,是不是那人爽約了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