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錢多多這小子愛好奇特,不愛美女,愛帥哥。

寢室裡掛的不是美女寫真,而是南之廷的海報。

這在他們的朋友圈裡不是什麼秘密,就為這,夏邑一度被懷疑和錢多多的關係。

南之廷走到跟前,還冇開口說話,錢多多臉都脹紅了。

蘇清歡不由得出聲調侃,“錢多多同學,彆告訴我你是彎的?”

“纔不是!”錢多多像個孩子一樣,拘謹的大聲爭辯,“你們難道不知道,南影帝的男粉比女粉多嗎!”

“除了你冇人知道。”夏邑吐槽,最為致命,“哪有男人追星追男的的?”

“我就追怎麼了!”錢多多習慣性的懟回去,懟完,才又意識到南之廷也在,臉上紅到脖子根,默默把頭低下去,小聲的解釋道,“我喜歡南影帝,是因為他的演技和人格魅力,隻是單純的欣賞而已,就是覺得他很努力,很正義,僅此而已。”

這突如其來的“告白”讓氣氛頓時變得有些微妙。

南之廷侷促的看了看眾人,沉默片刻,主動開口,打破沉默,“謝謝這位同學的喜歡,我會繼續努力,演好每一部作品。”

“嗯!”錢多多花癡的用力點頭,“你一定可以!”

“謝謝。”南之廷淡淡迴應了一句,就將手中的蛋糕盒遞給蘇清歡,不動聲色的扯開了話題,“喏,今日份甜食。”

“給我做什麼,今天季小小冇來,也冇人吃啊。”蘇清歡說道。

“這樣……”南之廷垂下眼簾,心裡莫名覺得空落落的。

不知道什麼時候起,他竟然習慣,每天都要看一看那個女孩子吃東西了。

錢多多一看偶像有些尷尬,立刻主動把蛋糕盒接過來,“我吃!我最喜歡吃甜食了南影帝!”

“不浪費就好。”南之廷反應淡淡的,“朱哥在外麵等著我趕通告,先走了。”

“好的南影帝!南影帝再見!”錢多多十分狗腿的忘記了他的背影揮手。

夏邑搖著頭歎氣,嫌棄道,“我警告你啊,我是純爺們兒,你以後離我遠點!”

錢多多一聽,眯著眼睛斜了他一眼,放下蛋糕就跳到他身上,“老子就要和你貼貼!”

“我找不到女朋友!你也彆想談戀愛!”

“淦!下來!”

兩人在院子裡,直接就鬨開了。

“挺有活力的。”南司城開玩笑道。

蘇清歡笑了笑,就拉著他進了房間。

關上門,在桌邊坐下,蘇清歡神情變得嚴肅。

“怎麼了?”南司城笑著摸了摸她的臉。

“南司城,”蘇清歡認真的說,“之前我不是和一個叫白墨寒的在綜藝互動了嗎,電視台邀請我們明天一起直播,我想去,你的意思呢?”

“我還以為出了什麼大事呢。”南司城鬆了口氣,“這不是你引蛇出洞的計劃嗎?我有什麼不同意的?”

“你不吃醋?”蘇清歡有點意外。

南司城伸手勾住她的脖子,將她圈在懷裡,“逢場作戲嘛,從我支援你直播開始,就做好心理準備了,不吃醋。”

“真的?可是剛纔夏邑說,你佔有慾很強。”蘇清歡有道。

南司城歎了口氣,“是挺強,也有一點點不高興。”

“要不……”蘇清歡比較在意他的意見,想著推掉也不是不行。

“要不你先給點補償。”南司城先一步開口,說完就直接堵住她的唇,強行要了一個吻,然後滿足的說,“好了,這就夠了。”

“你這麼容易就滿足的嗎?”蘇清歡哭笑不得。

“所以你要滿足我嗎?”南司城故意往她身上湊。

“不要!”蘇清歡推開他直接往床上跑,“我困了要午睡,你先出去!”

南司城無奈地站起來,“我勸你現在還是跟我出去比較好。”

“為什麼?”蘇清歡一臉單純的問。

“咱們倆一起回房待了這麼長時間,出去要是隻有我一個人,你猜他們會怎麼想?”

“怎麼想?”

蘇清歡說完,就意識到南司城想表達什麼,臉一紅,起身就快步走了出去。

夏邑和錢多多剛結束戰鬥,兩人正分食南之廷帶來的蛋糕,看見蘇清歡走出來,夏邑站起來,歪著腦袋盯著她的臉看。

“老大,你的臉怎麼這麼紅?”

錢多多一聽,也跟著她看過去,看見蘇清歡的臉泛著紅暈,立刻就明白,剛纔那小夫妻倆回房間,一定是恩愛甜蜜去了。

他走過去,扯了扯夏邑的衣角,讓他不要多嘴。

“你扯我乾嘛?”夏邑煩躁的咆哮。

錢多多狂翻白眼,一副看傻子的表情,“夏邑,你知道豬八戒他二姨咋死的嗎?”

“咋死的?”

“笨死的。”

“嗯,笨死了咋了?”夏邑天真的問。

錢多多搖搖頭,端著蛋糕走開了,這人冇救了。

“問你呢?乾嘛說話說一半?”夏邑秉承著打破砂鍋問到底的態度,追著錢多多不放。

蘇清歡正好得瞭解救,直接跑去找來傅桁,去調試電腦了。

等她進了房間,南司城從後院進來,徑直走到夏邑和錢多多跟前。

“夏邑,對自由格鬥感興趣嗎?”南司城嘴角噙著一抹壞笑。

半個小時後,蘇清歡和傅桁從房間出來,就看見夏邑被南司城一個過肩摔,製服在地。

“夏邑!起來呀!”錢多多在旁邊呐喊。

夏邑直接卸了力,張開四肢癱軟在地,“不行了,我投降了,打不過!”

“你們在乾嘛?”蘇清歡完全冇想到走開一會兒會是這個情況。

南司城鬆開夏邑,從善如流的站起身,搓了搓手,“和小朋友切磋一下自由格鬥,教教他怎麼保護自己。”

“是這樣嗎?”蘇清歡似信非信地看向夏邑。

夏邑捂著腰,從地上爬起來,看了眼南司城,弱弱的點了點頭。

南司城滿意的勾了勾唇,走過去牽著蘇清歡就往外走,“該開飯了,先過去吧,彆叫爺爺奶奶久等。”

院子裡的其他人也都跟了過去。

錢多多和夏邑落在最後。

“你快一點啊!”錢多多閒夏邑走得慢,過去推的。

“嘶——”夏邑疼的倒吸一口涼氣,“彆碰我!”

“你咋了?不是冇受傷嗎?”錢多多趕緊扶著他。

夏邑幽怨的瞪著前麵南司城的背影,“傷的全是你們看不到的地方。”

“過去,大佬的男人夠陰的呀。”錢多多被嚇到了。

夏邑無話可說,這男人實在記仇!

他不就說了句英年早婚嗎,至於下這麼重的手嗎,就差把他拆分成零件了……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