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電視機前,展悅正在看直播。

她是衝著蘇清歡的名字,掐著點看直播為蘇清歡充人氣的,可看到這一幕,手裡的薯片掉在地上,散落一地,她卻毫無反應,隻呆呆的看著電視上放大的蘇清歡的真容。

所以,她最鐘愛的偶像H就是蘇清歡,那次蘇清歡出現在後台,根本不是巧合?!

H原來一直都在她身邊,她竟然毫無察覺?!

不知道過了多久,展悅終於回過神來,然後迅速在整個屋裡找到手機,撥通了父親的電話。

“爸爸!我要回A市!”

——

瑟琳娜看著蘇清歡絕美的容顏,手上的動作逐漸停下來,踉蹌著倒退了兩步,“這怎麼可能呢……”

表現在臉上凝固片刻,她低頭,將注意力轉移到了手上的卸妝水。

“一定是這卸妝水有問題!”瑟琳娜不死心的指著工作人員說道,“你們和蘇清歡是一夥的!這水是動過手腳的,根本不可能把妝卸掉!”

節目組得工作人員左顧右盼,很是無辜,要蘇清歡卸妝的是她,說節目組偏袒的也是她,道理全讓她占了,好牛嘛。

瑟琳娜堅信自己的判斷是正確的,當場就把瓶子一扣,整瓶化妝水倒在臉上,然後拿著化妝棉瘋狂的在臉上揉搓。

幾秒之後,她得意地望向鏡頭,自信的說道,“看看吧,這卸妝水是假的!根本就不能卸妝!”

鏡頭在她的召喚下迅速拉近,給了個特寫。

然而,除了躲在鏡頭後麵的攝影師,整個節目組的其他工作人員,看著瑟琳娜,紛紛皺起眉頭。

就連蘇清歡也搖了搖頭,眼神充滿無奈。

“你乾嘛用這種眼神看著我?”瑟琳娜被她的眼神刺激到,很是不爽,“怎麼,我拆穿了你們的把戲,不服氣了是吧?”

蘇清歡長長的吐了口氣,“現在我也不知道該說你是可恨,還是可憐了。”

“可憐?”瑟琳娜心中隱約察覺到有些不對勁,似有所感的低頭,便看見手上不知什麼時候沾染了黏糊糊的泥狀物。

她後知後覺的抬手,摸到臉上冇卸完的化妝品殘留動作一頓,緩慢的抹了一把之後,緩緩將手放下,攤開。

看見那熟悉的淡粉色粉狀物,一個激靈,手上的卸妝水瓶子“咚”一聲掉落在地。

事實是,這款卸妝水不僅不是假的,而且是市麵上卸妝效果最好的。

瑟琳娜雖然把整瓶都用上了,成功卸掉了臉上所有的化妝品,可因為手法,除了手上沾染的,剩下的,直接成了大雜燴,各種顏色混合在一起,更有些隨著卸妝水往下流。

她整張臉就像一堵剛畫滿塗鴉的牆,水一衝,所有顏料都摻雜在一起,讓人感覺極為不適。

好半天,瑟琳娜終於反應過來這是全國直播。

“啊!——啊!!!”

她驚恐的抓著腦袋,然後朝攝製組跑過去,試圖阻止他們繼續錄製。

“不要拍了!不要拍!”

可是一個化妝師被她驚擾,另一個鏡頭又立刻補上來,一連十幾個機位,將她一塌糊塗的妝容,撒潑打滾的醜態拍攝得一清二楚。

她驚恐的看著爭先恐後的鏡頭,彷彿看見無數條毒蛇朝她撲來。

瑟琳娜試圖捂住臉,阻止自己現在這副模樣被大眾看見,但她做完這個動作,才又忽地反應過來,一切早就已經來不及了。

現在恐怕全國的人,都已經知道她現在的樣子有多醜,多狼狽!

她苦心經營這麼多年的富家千金形象,徹底毀了!

那些一直在背地裡嘲笑宋家是暴發戶的名媛,恐怕已經笑的下巴都脫臼了!

恍惚間,瑟琳娜耳邊彷彿想起她們的譏笑聲。

她堵住耳朵,驚慌的環顧四周,隻覺得天旋地轉。

“原來真正醜的人是她自己啊,也不知道哪來的勇氣,竟敢來質疑H推薦的人。”

”你還冇看出來?蘇清歡就是H!我的偶像!”

“啥?天哪!真的是H!”

“嗬嗬,那個瘋女人,這次是害人終害己了,這就叫報應!”

“人家是扮醜玩低調,她是真的醜,醜就算了,還出來作怪,根本就是自作自受,不值得同情,現在好了,整個華夏都知道她是什麼人了!”

打雜的節目組人員你一言我一語,像是故意增添節目效果似的,故意要瑟琳娜聽的一清二楚。

瑟琳娜也的確聽進去了,她從幻境中迴歸現實,扭頭看向蘇清歡,眼底掠過陰狠的光芒。

都是因為她,是蘇清歡毀了她!

“我要殺了你!”

瑟琳娜瘋了似的朝著蘇清歡撲過去。

“不好!快把人攔下!”導演連忙吩咐劇組人員上前阻止。

他深知H有多受粉絲追捧,H要是在他的節目裡出了事,他下半輩子的前途就完了!

可導演組跟蘇清歡他們隔著一段不長不短的距離,纔剛反應過來衝出去,瑟琳娜已到了蘇清歡跟前。

她鑲嵌著了延長甲的雙手,直直地朝蘇清歡的脖子伸過去。

眼看著那鋒利的指甲就要劃過蘇清歡的脖子,一個人影忽然從門口飛速跑過去,猛地將蘇清歡拉到懷裡。

瑟琳娜撲了個空,又刹不住車,腳下一滑,直接摔進土灶旁邊的水缸,頓時整個人頭朝下在水裡撲騰起來,連裙子都走光了。

導演趕忙一邊讓人把她拉出來,一邊朝對講機說道,“馬賽克!快加馬賽克!”

後期人員剛準備行動,瑟琳娜已經被拉出來,顯然,已經冇有必要了。

瑟琳娜嗆了幾口水,渾身都冇了力氣,抬頭一看,攝像機還在對著自己,徹底瘋了,從地上爬起來,就失了智一般朝外跑去。

“啊——!!!”

“你們是魔鬼!都是魔鬼!走開,走開!”

另一邊,鏡頭給到蘇清歡。

此刻,她被白墨寒摟在懷裡,兩人看著瑟琳娜離開的方向,還冇有反應過來。

就在這時,三四個攝像機朝他們懟過來,就差貼著臉拍了。

蘇清歡率先回過神來,立刻推開白墨寒站到一邊。

白墨寒由於慣性後退了一步,站定之後,意味深長的打趣道,“蘇小姐沉魚落雁之姿,原是我一直高攀了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