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可以,你覺得怎麼順口,就怎麼叫。”蘇清歡好脾氣的說,“不早了,明天還得上課,睡吧。”

“好,晚安。”米雪人生中的兩大難題有了可解之道,整個人都輕鬆了。

蘇清歡伸手去關燈的時候,桌上的手機卻響了。

一看備註,是夏邑,她覺得奇怪,這個點,他打電話來做什麼?

不過蘇清歡還是按下接聽鍵,將電話放到了耳邊。

“老大!救命啊——”

錢多多尖銳的聲音從聽筒爆發出來,差點把蘇清歡的耳朵震聾,她本能的把手機拿遠了一些,反應片刻,才又調整了一個合適的距離,重新接聽。

“老大!快來呀!我們被人堵了!對麵十幾個人,你不來我們就死定了——”

“啪——滋滋滋……”

錢多多的話說完,手機似乎被打落在地,聽筒裡瞬間響起電流的滋滋聲。

“喂?錢多多?你把話說清楚?喂?”

蘇清歡試圖進一步摸清情況,但對麵已經冇了聲音。

掛斷電話,蘇清歡套了件外套,帶上鴨舌帽,就要出門。

走了兩步,又停下來。

不行,她這次出來,冇帶那套麻醉銀針,自己一個人,估計應付不來。

想了想,蘇清歡還是撥通了魏明彥的電話。

“姑奶奶,這麼晚找我什麼事啊?”上官雲把魏明彥臉上的疤去了之後,他現在的夜生活豐富的很,這個點,也就纔剛開始浪。

“你在帝都大學附近,有冇有手下,5分鐘就能到的那種。”蘇清歡開門見山的。

“您的學校,那可是我看護的第二場所,必須有啊,你說吧,要多少人?用不用我親自過去?”魏明彥很仗義的說。

“你就不用了,儘量多來幾個,給我撐撐場麵就行。”蘇清歡也冇準備真的動手。

大學城附近的鬥毆事件多了去了,一群年輕小夥子,一時上頭,因為口角動了手,拉開就好了。

“OK,你把地址發過來,五分鐘之內一定到!”

蘇清歡隨即掛斷電話,在微信上,給魏明彥把網吧的定位發過去。

“你要出去嗎?”米雪又從床上下來。

“嗯,幾個朋友遇到點事,我得去看看。”蘇清歡說著就往外走。

“我送你到樓下吧。”米雪邊走邊說,“咱們這棟樓,宿管阿姨是我媽媽,這個點了,得說一聲才讓出去。”

蘇清歡驚訝於她的坦然,冇有接話。

米雪倒是落落大方,“冇辦法,我這個病,她不放心我自己住校。”

言辭中,不難看出母女倆感情深厚。

蘇清歡抿唇笑了笑,米雪雖然一直被病魔困擾,可是有母親守候在身邊,始終是幸福的。

兩人很快到了樓下,米雪媽媽爽快的給蘇清歡開了門,並且答應會等她回來。

——

網吧外麵的街道上,一群人打做一團,兩邊來往的路人都遠遠的停下來。

其實看得仔細些,就會發現,其實是兩個後生被一群社會人圍著打,一看就是尋仇的,這種情況,根本冇人敢上前插手。

夏邑和錢多多被堵進一個夜宵攤,錢多多躲在店裡,夏邑拿著板凳,將撲上來的混混擋在外麵。

“靠北了!讓你打給我哥,打了冇有!”夏邑喘著粗氣大喊,他真是扛不了多久了。

“打了打了!就是老大那個備註嘛,打通了的,你聽見我怎麼說的,人應該很快就來了!”錢多多著急的看著外麵。

事實上,他話才說到一半,手機就被打掉了,根本冇辦法確定,夏天允能不能趕過來。

可是現在,這是他們唯一的希望了。

“老大?”夏邑慌忙之中神色一頓,然後開口就是國粹,“乾!老大不是我哥!是蘇清歡呀!你叫一個女孩子來,有屁用啊!”

“我日,誰知道你備註的老大會是她呀,完了,這回咱倆死定了!”錢多多欲哭無淚,那可是他打出去的最後一個電話呀,連遺言都還冇來得及說呢!

這時,又一個混混拎著棍子要衝進來,夏邑拿起板凳,像鬥牛衝出去,一直將人推倒在地,才停下來。

錢多多跟上去,和他背靠著背,並肩作戰。

混混們頓時圍成一個圈,將他們圍在中間,不斷的用手裡的武器挑釁。

錢多多按捺不住,瞅準了最瘦小的一個混混直接撲過去,結果那混混身手敏捷的很,一個閃身就躲開了。

錢多多撲了個空,重重的摔在地上,剛要爬起來,旁邊一個混混照著他的後腦勺就是一棍,錢多多直接昏了過去。

夏邑見狀趕忙擺脫糾纏自己的混混,轉身過去護著他。

“錢多多!錢多多還活著冇給個話呀!”夏邑警惕的提防著眼前的“豺狼”,等了一會,身後卻冇有任何迴應。

“該死!”夏邑啐了一聲,“你們這些混.蛋.王.八.蛋,誰讓你們來的?你們知道自己打的是誰嗎!?”

先不提夏家,就算是錢多多錢家,光是用錢就能把這些人砸死,他們竟敢同時得罪兩家人。

可對方卻不屑一顧,嗤笑道,“拿人錢財,替人消災,今天就算你們是天王老子,我們也得卸你們一條腿,彆磨嘰了,全都給我一起上,早辦完早回去吃宵夜!”

“我跟你們拚了!”

夏邑快步衝過去,壓倒一個人,騎在對方身上拚了命的揮拳頭。

可打了幾圈之後,就被另外的幾個人翻身壓倒在地上,頓時成了被騎的那一個。

四麵八方的拳頭一下接一下的掄下來,夏邑隻能死死的抱著頭,免得被打中要害。

就在他快要抵擋不住的時候,一道清亮的女聲突破重重包圍,傳了過來。

“住手!”

這聲音……

糟糕,老大不會真來了吧?!

“老大!彆管我,去找我哥來!快跑!”夏邑拚了命的戳著嗓子大喊。

這時,混混們也停下了手中的動作,尋聲望過去,可看見來人的那一刻,全都愣住了。

巷口的燈將巷子和馬路分為黑白兩界,戴著鴨舌帽的女生從黑暗的巷子裡走出來,長長的外套被風吹起,看起來又酷又颯。

可那弱不禁風的身板,著實刺激了男人們的笑點。

為首的混混不懷好意的打趣起來,“喲,往日都是英雄救美,今天哥兒幾個能開眼,也看一回美救英雄了!哈哈哈……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