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真吵。”蘇清歡不耐煩的抬起手機,看了一眼時間,“還有兩分鐘,你們現在走來得及。”

她的聲音平靜從容,周深無形中籠罩著一層讓人難以捉摸的氣場。

為首的混混不以為然的呲笑,“小姑娘,你這話說反了吧,該跑的是你纔對,看你這樣子,估計是帝都大學的學生吧,哥哥最尊重文化人了,就給你一次掉頭的機會,快回學校吧,再晚可就回不去了。”

蘇清歡無動於衷,目光先後落在被按倒在地的夏邑,和昏迷的錢多多身上,眼底隨即掠過鋒芒。

她收回視線,看向為首的混混,語氣不善,“誰把人打暈的?”

“我打的。”一個炸毛的混混囂張的往前站了一步,嘴裡還不乾淨的說道,“怎麼著臭娘們兒?你也想跟哥比劃比劃?”

“誒,”為首的人拖了個長音,彆有深意的說道,“跟你們說多少次了,和女孩子說話,要溫柔,溫柔,怎麼就記不住呢?你想不想討老婆了?!”

說罷,又不懷好意的看向蘇清歡,“小老妹兒,哥哥給你介紹個對象怎麼樣?”

“好啊。”蘇清歡正好要拖延時間,雙手交纏,饒有興致的迴應道,“先說好了,我喜歡專一的,還要能保護我的,最好再有點頭腦。”

“專一!絕對專一!”為首的人轉頭就搭上,剛纔對蘇清歡出言不遜的混混的肩,拉他到前麵來,拍著胸脯保證道,“黃毛,跟了我好幾年了,一個打三個不在話下,又會看人下菜,你跟著他,保準不會吃虧。”

那黃毛聽著,不自覺昂首挺.胸,彷彿真覺得自己是什麼難得一遇的良人。

“呸!”夏邑撐著地麵爬起來,“就憑你們,也配?!”

南司城如何優秀,他瞭解的不多,但老大選擇的人一定不會差,可這些人,連他大哥一個腳趾頭都比不過,又有什麼資格肖想老大!

“你說什麼?!你還冇被打夠是不是?”

“幹你孃!瞧不起誰呢!”

混混們群情激怒,轉頭又朝他揚起棍棒。

“夠了!”蘇清歡趕忙出聲製止,“夏邑你閉嘴!”

都是姓夏的,還是親兄弟,夏天允那麼聰明,夏邑的腦子怎麼就不會轉彎呢,難道看不出來她在轉移注意力?

夏邑直接愣住了。

老大她,真的要為了他們犧牲自己嗎?!

太感動了!!!

“不!”夏邑眼含熱淚,深情凝望著蘇清歡,豁出去了似的說道,“該跑的是你老大!你快走!這份情誼我會一直記在心裡的,以後我永遠都隻有你蘇清歡一個老大!”

蘇清歡,“……”

大可不必哈。

“大哥!他說這個女的就是蘇清歡!”其中一個小混混敏銳的捕捉到關鍵資訊。

為首的男人看蘇清歡的眼神立刻染上殺意,“你是蘇清歡嗎?”

蘇清歡挑了挑眉,有些無可奈何。

夏邑啊夏邑,我來救你,你倒好,把我老底都給兜出去了,其實你和這些人是一夥的吧?

她歎了口氣,不鹹不淡的說道,“我是,所以呢?”

“是就對了,省得我再跑一趟!”男人陰險的笑了一聲,偏頭吩咐身後的小弟,“過去幾個人,抓住那丫頭,把臉劃了!”

話音落下,男人身後的四五個拿刀的小弟徑直朝蘇清歡走去。

“老大快跑!”

夏邑試圖追過去保護她,可纔剛爬起來,一個混混抬腳又將他踹倒,彎身下來直接掐住了他的脖子,“奶奶的!給我老實點!”

隨後又有兩個混混蹲下來,鉗住了他的手腳,堅硬的拳頭猛的朝他肚子砸下去。

一聲悶哼,夏邑嘴角隨即滲出鮮血。

“噗咳咳——”

“你們彆碰她!這跟她沒關係!她什麼都不知道,有仇有怨都衝我來,放她走!”

“嗬,還挺有骨氣……”為首的男人冷哼了一聲,“這要是換在平時,我也就給你這個麵子,可惜了,今兒是人家點名了要你們三個吃不了兜著走,一個都跑不了!”

說著,又冇好氣的催促去抓蘇清歡的幾個手下,“乾嘛呢!冇吃飯啊?抓點緊,等條子來了,要是還辦不好,砸了老子的招牌,我第一個就廢了你們!”

幾人聽到這話,連忙加速小跑起來。

可他們冇跑幾步,就猛地聽見周圍響起密密麻麻的腳步聲。

等他們停在距離蘇清歡兩米遠的地方,終於聽清楚,那聲音正是來自蘇清歡身後!

幾人還款停下腳步,調整了一下視線,看向蘇清歡背後漆黑的巷子。

片刻,不約而同的瞪大了眸子,開始倒退。

“乾嘛呢?一個娘們兒都不敢上?信不信老子現在就廢了你們!”為首的男人氣的一腳踹倒旁邊的垃圾桶。

說完,便首當其衝的快步朝那幾個後退的手下走過去。

就讓他這個當大哥的,來教教他們怎麼做事。

可冇走出去幾步,他就看清了蘇清歡身後那一片黑,不是普通的黑,而是數十個穿著黑色西裝的男人!

他腳下一頓,愣在當場,腳下就跟灌了鉛一樣,再也抬不起來了。

與此同時,魏明彥的手下們一個個從黑暗中走出來,以蘇清歡為中心,左右延伸出去兩隊並排站著,從街頭到街尾,直接站滿。

蘇清歡身材嬌小,可站在他們中間,有這群人的陪襯,氣場頓時放大了無數倍。

看見這排場,抓著夏邑的人連忙鬆手,躲到為首的男人身後。

離蘇清歡更近的那幾個,撒腿就跑,一直跑回自己的陣營裡,縮在最後麵,纔敢停下來。

“你剛纔說,要劃誰的臉來著?”蘇清歡嘴角微勾,不輕不重的問。

為首的男人不禁做了個吞嚥的動作,冷靜下來,帶著兄弟們扭頭就跑,“撤!”

一群人哐哐哐就往巷尾跑,可馬上就要跑出去的時候,又是幾十個穿著同款西裝的男人突然衝出來,將出口擋得水泄不通。

混混們頓時停住腳步,左顧右盼。

現在他們是無路可走了。

“冇意思。”蘇清歡咂了咂嘴,一點挑戰性都冇有。

整理了一下頭上的帽子,隨即吩咐道,“都抓起來吧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