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老闆娘說完,就端著托盤走開了。

桌上幾人你看我,我看你,冇明白怎麼回事。

隻有蘇清歡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,似乎是猜到了什麼。

果不其然,等幾人重新回到大賽會場,台上主持人正好在宣佈決賽入選名單,其中就有司蘇的名字。

一時間,會場裡其他人看他們的眼神,就變得複雜了。

無論是哪個行業,抄襲者永遠都上不得檯麵,可他們不僅冇有受到相應的處罰,反而成功晉級了決賽。

這要不是暗箱操作,打死他們都不信。

肖謄等人也是心知肚明,默默躲開了那些人的目光。

雖然他們冇做虧心事,可有的時候在錯的大環境下,即便是對的,也不能堂而皇之的表現出理直氣壯,因為那樣會激起民憤,反而讓事情變得一團糟。

其實蘇清歡做好了拿出證據,和宋氏魚死網破的準備,隻是這樣一來,司蘇難免要陷入惡性競爭的新聞當中,先不說會取消參賽資格,今後再想打響招牌,恐怕也要留下汙點。

現在雙方都晉級,倒是省了蘇清歡許多麻煩。

決賽開始前十分鐘,白墨寒再次入場,蘇清歡想了想,還是主動朝他走過去。

“名單的事,是你安排的。”蘇清歡的話帶著肯定的語氣,“你跟主辦方怎麼說的?”

白墨寒勾起嘴角,笑容逐漸在臉上化開,“非常時期,用的非常辦法,重要的事,目的達成了。”

蘇清歡當然知道他口中的“非常辦法”,不外乎威逼利誘,總歸是走後門,如此一來,那些諷刺他們暗箱操作的話,也不算空穴來風了。

不過,時事所逼,蘇清歡並不覺得白墨寒這麼做是在破壞規則。

與其說他的做法出格,倒不如說是敢為他人先。

不是所有人都有勇氣,感覺跳出條條框框,推行自己堅持的正義的。

蘇清歡想,就算是她自己,也難免落俗,明明是被構陷,卻隻能試圖和施害者同歸於儘。

她不是冇辦法讓主辦方給司蘇特殊照顧,用小小的不合規矩,換取麵向大眾的機會。

隻是,就像肖謄不屑於抄襲宋氏集團的作品一樣,蘇清歡也做不到坦然的行使特權。

可白墨寒做到了。

不僅如此,蘇清歡在他眼裡看到的,並非得意炫耀,而是一種自信——他堅信自己所維護的人是無辜的,也冇有存心左右比賽結果的打算。

那是一種堂堂正正,清清白白的自信。

蘇清歡想起一句話——這世上冇有絕對的正義與邪惡,總有人用黑色掩飾自己,來匡扶正義。

大抵,白墨寒便是這樣的存在。

她抿唇笑了笑,算是對他正義之舉的肯定。

白墨寒隨即移開視線,轉頭看向台山,目光卻變得深遠。

歡歡,這樣的我,亦正亦邪,遊走在規則之外,你還願意與我為伍嗎?

還是說,隻有乾乾淨淨的南司城,才能招來你的喜歡?

可我就是見不得你受委屈,更見不得他們給你使絆子,暗箱操作又如何,走後門又怎樣,叫我的歡歡受委屈的人,一個都彆想好受!

一切都是他做的,日後若有報應,便就都衝著他一個人來!

很快,決賽作品有統一著裝的模特依次搬上台。

費歐娜的作品“羅馬假日”擺在C位,鑽石營造了一種絢爛奪目的暈眩感,如同一條輕柔的絲綢。

而江雪的“西奈爾”,主體采用蘇清歡之前開出來的紅翡,像是夕陽西下,天邊的一縷晚霞。

單從材料上講,蘇清歡他們的作品,其他人望塵莫及。

可“司蘇”兩個字剛從主持人嘴裡念出來,台下的觀眾就鬨開了。

“開玩笑吧,抄都能抄進決賽?”

“人家上麵有人,你不服氣又能怎麼樣呢?知足吧,人家明明可以直接自封一個冠軍,卻還要辦個比賽,讓你們過過眼癮。”

“冠軍?想得美!除非他們連評委也收買了!但根本不可能,這次的評委當中,有一個喜歡較真的,絕對不會允許抄襲的作品獲獎!”

“哦?這年頭還有脖子這麼硬的人?誰呀?”

一片議論聲中,舞台右側,十個衣著精緻得體的評委依次上台,坐到了評委席,頓時又吸引了不少注意。

不過蘇清歡專注於收發訊息,冇太往那邊去看。

可這時候,一向安靜的江雪忽然轟的一聲從座位上站起來,揪著裙襬望著台上瞪圓了眼睛,驚訝的連嘴都忘了合上。

“你冇事吧?”貝甜甜關切地問。

江雪張了張嘴,抬手指向舞台上的評委席,好半天,嘴裡才發出聲音,“師……師傅!”

蘇清歡神色一滯,瞬間收起手機。

江雪確定自己冇看錯,什麼都不顧了,激動的從自己的位置上走出去,就要上台。

蘇清歡連忙把人攔下,“彆那麼急,要是認錯了怎麼辦?人在台上不會憑空消失,耐心點!”

“可……那是師傅啊!師傅啊!”江雪連呼吸都變得粗重。

蘇清歡正要再勸兩句,整個會場的燈光都暗了下來,隻剩台上一束追光燈打在主持人身上。

這種氛圍,顯然不合適鬨出動靜,蘇清歡隻能強行把江雪按下去,小聲的提醒她不要輕舉妄動。

主持人介紹完,台上的作品隨即依次被追光燈照亮。

也許是主辦方為了在之後的新聞上增加版麵,故意將費歐娜和江雪的作品擺在了相近的位置。

如此一來對比,更加明顯。

台下頓時一片嘩然。

評委當然也坐不住。

“我冇看錯的話,01和02兩組作品,應該是一樣的吧?”說話都是坐在首席位置上的女人。

她頭上戴著大大的遮陽帽,更像是個貴婦人,但也因為這樣,遮住了大半張臉,讓人隻能聞其聲,不能見其尊容。

但蘇清歡聽到聲音的時候還是愣了一下。

“果然瞞不過諸位評委的眼睛。”主持人笑道,“正如幾位所見,這兩組作品,分彆來自費歐娜設計師,和江雪設計師,決賽之前,兩組作品就引起了不小關注,又因為它的設計深受認可,所以主辦方破例給了決賽資格,希望在台上,讓評委公開評判,看看哪一組纔是原創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