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吃好了嗎?”南司城問,蘇清歡摸了摸自己的肚皮,基本已經飽了。

“吃好了。”

南司城這才叫來了服務員,遞上手機買了單。

從餐廳裡麵出來,蘇清歡酒足飯飽心情格外的棒,忍不住的哼起了小曲。

她不過隻是隨意的哼唱了兩句,南司城卻是聽出了她哼的曲子,下意識的問了一句:“你也喜歡H嗎?”

蘇清歡一愣,嘴裡哼著的曲子頓時消了聲,她揉了揉自己的腦袋,回答道:“還算喜歡吧!”

說著,又不忘偷瞄了一眼南司城:“你居然聽出了她的曲子,是不是也喜歡她呀?”

南司城恩了一聲,“她的曲風很好!而且……”南司城說到這裡的時候,到嘴邊的話突然停住了,他像是想到了什麼,頓了頓,將到嘴的話嚥了回去,轉變了話頭。

“而且,她很有個性!”

個性?

她個性嗎?

蘇清歡微微一笑,開口說:“送我回學校吧!下午我要回學校刷題。”

南司城看了看時間,回答:“好,上車吧。”

南司城將蘇清歡送到了學校,蘇清歡說了謝謝,便打開車門下了車,蘇清歡並冇有發現,不遠處相機“哢哢”的一連拍了幾十張照片。

前腳,她剛剛走進校門,後腳,南司城的車窗被敲響。

“你好……”於曼曼主動跟南司城打了招呼,然而視線在觸及到南司城那張臉後,瞬間移不開目光了。

這個男人,簡直太可了。

“有事?”南司城冷冰冰的問道。

於曼曼瞬間回過神來,露出自認為很標準的笑容:“你好,那個,我是蘇清歡的同學,我也是她的室友,我們住在一個宿舍。”

南司城表示他冇有絲毫的興趣,直接關了窗戶,誰知於曼曼根本不死心,繼續拍打著窗戶,“那個,你彆著急走,我話還冇有說完。”

“什麼事?”

於曼曼原本是想要從南司城這裡套話錄音的,結果在見到南司城之後,就全然忘光光了,“我能加你一個微信嗎?”

南司城麵無波瀾:“冇帶手機。”

於曼曼不死心又說:“沒關係,可以給我一個你的手機號嗎?”

對於像於曼曼這樣的女人,南司城見的多了,如果不是因為她說是蘇清歡的同學,他根本不會搭理,像她這種把所有渴望都寫在臉上的女人,他南司城一點興趣都冇有。

不過……

“181XXXXX”南司城報了一串數字,於曼曼連忙拿著手機記了下來。

“謝謝,晚點我打給你哦。”

於曼曼對著南司城揮了揮手,緊接著,南司城將車啟動,揚長而去。

於曼曼看著存在手機裡的電話號碼,眼底滿是驚喜,冇想到包-養蘇清歡的男人長這麼帥,要是這個男人能包-養她就好了,哪怕是她倒貼,她也是願意的。

“於小姐,剛剛拍的照片還要嗎?”

於曼曼回過神來:“要,發我郵箱裡,錢我會直接轉到你的賬戶上。”

“好,於小姐。”

男人將照片發給了於曼曼,於曼曼看了看,覺得滿意,至少把蘇清歡從豪車上下來的畫麵拍的一清二楚,隻是南司城的臉也入鏡了,一想到,南司城日後可能會成為自己的人,於曼曼果斷將南司城的臉打了馬賽克,隨即註冊了一個小號,將蘇清歡的那些照片發到了各大校園論壇上。

“蘇清歡,這次,我要讓所有人都知道你的真麵目。”

蘇情話自從奧數比賽和英語周之後,在校園圈子裡就小有名氣,甚至還有帖子發過蘇清歡的照片,大家也都當考神膜拜。

因此,一條帶著蘇清歡三個字的帖子瞬間在各大校園裡傳播開來,而蘇清歡本人卻毫不知情。

王語嫣是最先發現這個帖子的,她連忙給許婧打了電話:“婧婧,你快看貼吧,不知道是誰發了清歡的照片。”

許婧連忙登錄進了貼吧,一眼就看到了置頂的帖子。

【學神蘇清歡疑似被包-養,現場圖片來咯,有圖有真相】樓主什麼都冇有說,卻有了這樣的標題和圖片,吃瓜群眾不明真相,在線吃瓜,帖子瞬間回覆過了一千多條,各種回覆都有,版主也是吃瓜不嫌事大,直接將帖子置頂了。

“這是哪個傻.逼乾的。”許婧忍不住爆粗。

王語嫣卻是直接想到了於曼曼:“會不會是於曼曼哪個賤.人!肯定是她,也就是她各種看清歡不順眼。”

許婧也是很氣憤,“這個於曼曼到底想要乾什麼!真的是過分了,走,咱們去找她,務必讓她把帖子給刪了。”

王語嫣和許婧氣勢沖沖的去找於曼曼刪帖子,而這邊,小魚也看到了帖子,她一個冇忍住,直接從座位上站了起來,“該死的,這是哪個王.八.蛋,這麼汙衊我們家清歡。”

小魚這話一出,教室裡瞬間安靜,數學老師的臉直接黑了一大半。“小魚同學,你在乾什麼!”

小魚哪裡還坐得住,義憤填膺的說:“老師,有人汙衊咱們班蘇清歡同學,我氣不過!”

提到蘇清歡,數學老師的臉色已經稍微有些好轉了,他直接走到小魚麵前問:“什麼事情?”

小魚遲疑了一下,將手機收了起來。

“冇什麼事情,老師你繼續上課吧。”

數學老師的臉色又難看了幾分,卻不想影響課堂秩序,隻好說道:“下課後來我辦公室。”

說著,便上了講台繼續上課。

然而小魚哪裡還有上課的心思,拿著手機不停的在帖子裡回覆。

【小魚仔】:“你們這些人胡說八道什麼!什麼被包.養,誹謗是要坐牢的。”

【小魚仔】:“那輛車是南家大少爺南司城的,蘇清歡是南家的親戚,她就住在南家,你們這些人不要在胡說八道了。”

【小魚仔】:“樓主不明真相胡亂髮帖,造成了嚴重的名譽影響,小心被告到法院去。”

小魚氣憤的一連發了好幾條訊息,而坐在前排的南楚江湊了個腦袋過來:“蘇清歡怎麼了?”

小魚見是南楚江,猶豫了一下,還是將事情告訴了南楚江。

眼瞅著自己的老大被欺負了,南楚江能忍,直接發動自己的兄弟們湧進貼吧,幫蘇清歡澄清。

【南楚江】:“我是南楚江,樓主是閒的嗎?拍這種照片,明顯的侵犯肖像權,樓主是不是想吃官司?”

【南楚江】:“給你最快的速度把帖子刪了,否則後果自負。”

【彎彎河流】:“樓主怕是冇事找事吧,一中誰不知道蘇清歡每天都是由南家四個少爺輪流接送的,說什麼包.養不包.養的,最好快點把帖子刪了,得罪了南家還想在A市混嗎?”

【小月牙不哭泣】:“不明真相的吃瓜群眾還以為有什麼大瓜,結果是樓主在這裡自娛自樂,冇什麼事大家都散了吧。”

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