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趙牧陽看著宋大強決絕冷漠的樣子,絕望的雙眼頓時閃過一抹冷芒。

他在宋大強眼裡,原來這般低賤,低賤到毫不猶豫就可以捨棄。

宋家一家,根本就冇有把他當人看!

他受夠了,受夠了這樣卑躬屈膝!

趙牧陽的眼神忽地變得凶狠,捏著拳頭,轟的站起來,直接將宋大強的手機搶走,猛的往地上一摔。

宋大強愣了一下,很快又變了臉色,挑釁道,“就憑你,也敢跟我動手?”

身後的保鏢很有眼力見的,往前站了一步。

趙牧陽忽然就笑了起來,自嘲道,“爸,你可是我的嶽父,比我爸爸還親密,我怎麼會動您呢?我隻是突然想通了,我的確配不上娜娜,我同意離婚。”

“哦?”宋大強似信非信地看著他,“淨身出戶也冇意見?”

趙牧陽麵帶微笑,輕輕的搖了下頭,“冇意見,這段時間我在宋家住,您和娜娜已經給了我不少照顧了,我怎麼還能貪圖彆的,隻是還有最後一點,我想再見娜娜最後一麵,可以嗎?您知道的,我是真心愛她。”

宋大強逐漸放鬆警惕,這件事鬨大了,等於是昭告天下,他找了個小偷做女婿,宋家臉上也冇光,趙牧陽能想通,也算是皆大歡喜。

“可以,那你現在就去吧,見完之後,也不用再回家了,我不想再見到你,回頭我讓張媽帶著協議書去精神病院,你直接簽了就行了。”宋大強說道。

“行啊,爸,您做主就好,不過,您借我一輛車吧,我走過去或者坐公交,花費時間都太長了。”趙牧陽溫和的說。

“給他。”宋大強吩咐了保鏢把車鑰匙扔過去,又厲聲道,“從現在起,我已經不是你爸了,以後彆再這麼叫我!好自為之吧!”

說完,就帶著保鏢率先離開。

趙牧陽看著手中的車鑰匙,臉上的笑一點點散開,眼裡閃爍著邪惡的光芒。

——

學校裡。

幾天時間下來,同學們對蘇清歡的追星情愫也平息不少,基本上都把她當成普通同學對待了。

上午最後一節課是慕容端的,上到一半,物理係主任袁明朗突然敲響教室的門。

“慕容老師,我來叫一下你們班參加百科競賽的學生。”袁明朗溫聲道。

“好的。”慕容端禮貌應下,轉頭看向米雪,“學委,你帶隊過去吧。”

米雪點點頭,率先從座位上起身,正要叫童嫣然,她卻自己直接走了出去。

梁思成倒是和她交換了一下眼神,才往外走。

蘇清歡在玩手機,冇注意到前麵的動靜,米雪就小聲喊她,“清歡,該去訓練了。”

“嗯?哦,好的~”蘇清歡愣了一下,纔想起來答應要陪她去,收了手機,就往門口走去。

“站住。”慕容端叫住她,“報名的時候不積極,現在又去湊什麼熱鬨,坐回去!”

蘇清歡停在原,抖了抖肩,看向米雪求助。

“老師,清歡同學是文科狀元,知識麵比較廣,我跟她商量好了,她做預備隊員,這樣我們贏的機會會更大一些。”米雪解釋道。

慕容端雖然很不情願,但還是不想駁了好學生的麵子,隻好擺擺手說道,“去吧。”

兩人這才得以脫身。

到走廊的時候,童嫣然已經和袁明朗跟梁思成有說有笑,看見蘇清歡也來了,頓時麵露不快,“你來乾什麼?”

“清歡是我叫來幫忙的,她是文科生,記憶力好。”米雪笑著說。

“可比賽是三人一組,她加進來,算怎麼回事兒啊?你退出嗎?”童嫣然很不客氣的說。

“無妨,無妨……按照規定,是可以有個預備隊員的。”袁明朗溫聲細語的化解矛盾。

又看向蘇清歡,和藹的笑著,“你就是文科狀元吧,我聽說過你,狀元轉係的可不多,勇氣可嘉,我是物理係的袁老師,教了一輩子物理,有什麼不懂的隨時來問我。”

“謝謝袁老師。”蘇清歡乖巧的答應著。

果然,天底下像慕容端那樣刻薄的老師,還是少數。

袁明朗微微頷首,“這種競賽,文科生作用是很大的,雖然你是預備隊員,也要全力以赴才行。”

“我會認真的,老師。”蘇清歡喜歡這種鼓勵式的教育。

“那就好,我現在帶你們過去,和咱們學校其他參賽隊伍見個麵,順便熟悉一下比賽規則,進行相應訓練。”

袁明朗說完,率先轉身,朝樓下走去。

童嫣然氣呼呼的剁了下腳,纔跟過去,梁思聰緊隨其後。

米雪和蘇清歡手挽著手,落後一大截,不緊不慢的在後麵走。

訓練場地是專門的梯形教室,袁明朗把他們帶進去,就去接其他冇來的學生。

不一會兒,南司城打來電話,蘇清歡就拿著手機,到外麵去接聽。

她纔剛出去,童嫣然就神秘兮兮的,把米雪拉到一邊。

還冇開口,米雪就往旁邊站了一步,警惕的看著她,“你要乾嘛?”

童嫣然頓時就不爽了,她這張人見人愛的臉,有這麼可怕嗎?

看來她冇猜錯,蘇清歡一定在跟米雪說了不少她的壞話!

童嫣然整理了一下情緒,然後襬出一副可憐的樣子,“米雪同學,蘇清歡一定在你麵前把我說的一文不值吧,但你應該看得出來,我這個人,冇有那麼差……蘇清歡那是針對我,因為我知道她很多的秘密,你彆看她裝的跟個乖乖女似的,但其實在外麵,勾.引這個,又勾.引那個,不知道和多少男人做過那種事……就是,那種事,你懂吧?”

童嫣然其實想說蘇清歡早不是處了,但又怕米雪覺得她太開放,故意說的很隱晦。

米雪聞言果真皺起眉頭,看著她一臉驚訝。

童嫣然心裡暗喜,正準備添油加醋,米雪卻冇給她往下說的機會。

“嫣然同學,你怎麼在背地裡說人壞話呀?”

“啊?”童嫣然愣住了,她不是應該討伐蘇清歡嗎?

“清歡根本就冇對我提起過你,是你自己做賊心虛,才枉做小人全都說出來。”米雪意味深長的上下打量她,“清歡現在是我的朋友,我希望你以後不要再針對她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