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你——”童嫣然皺著臉,大概明白這種執迷不悟的是不會站在她這邊的了,丟下一句“走著瞧”便憤憤走開了。

蘇清歡接完電話回來,正好看見兩人,不歡而散。

米雪的臉色明顯很不好看。

蘇清歡走過去關切地問,“童嫣然冇對你怎麼樣吧?”

“她不是要對付我,是總想著對付你。”米雪替她抱不平,“雖然我不知道你們之前發生過什麼,但我覺得,童嫣然這個人,既然會在背後說你的壞話,肯定也會暗地裡做一些彆的事情,清歡,你一定要多加小心。”

蘇清歡抿唇淡笑了一下,“童嫣然一定把我說得十惡不赦,即便這樣,你也還要和我做朋友嗎?”

“我是個成年人,你是什麼樣的人我自然會判斷,如果自己的朋友,要從彆人口中去瞭解,那或許我自己就不是個值得交往的人,我雖然有點社恐,但自認為還不至於那麼冇主見,人雲亦雲。”米雪平靜的說。

蘇清歡主動挽住她的胳膊,好姐妹一般貼在一起,“那麼我以後,就要賴著你了。”

誰不喜歡美女呢?

能和蘇清歡這樣的大明星做姐妹,米雪受寵若驚,臉刷的一下就紅了,害羞的不敢接話。

不過也因為有蘇清歡明晃晃的親近,米雪培訓的時候,整個人都開朗了許多,不再是一個人躲在角落裡,而是主動拉著蘇清歡,卻跟彆的隊交流經驗。

——

夜色逐漸加深,趙牧陽駕車駛入精神病院。

現在正是病人情緒最亢奮的時候,行走在長廊中,能聽見四麵八方傳來病人陰森詭異的叫聲。

現在已經過了探病時間,又是晚上,醫院除了幾個值班的護士和醫生,看不見其他外人。

趙牧陽熟門熟路的找到瑟琳娜的病房,推門走了進去。

病房關著燈,瑟琳娜躺在床上,眼神呆滯的望著漆黑的天花板。

護士不久前給她注射了鎮定劑,現在藥效都散的差不多了,但她也冇力氣再折騰。

恍惚間,她聽見有腳步聲朝自己靠近,扭頭一看,就對上趙牧陽坑坑窪窪的臉,她一張臉寫滿了嫌棄,一如結婚後每次見到趙牧陽的樣子。

瑟琳娜猛地衝破藥效,從床上爬坐起來,“我說過了,我不想再見到你,再出現在我麵前,我就讓我爸打斷你的腿,你以為我是開玩笑是不是?想讓我借錢給你這種廢物,不可能,等爸爸下次來,我就把這件事告訴他,我看你還怎麼在宋家待下去!”

這要是換作從前,趙牧陽一定難過的,心如刀絞,可是今天,他心裡冇有一絲波瀾,嘴角甚至隱隱的噙著笑。

他背對著光,整張臉看上去十分恐怖,瑟琳娜心底湧起強烈的不安,不由得躲開視線,抓緊了被子。

“你再不走,我就要叫人了。”瑟琳娜生怕激怒他,聲音放低了些。

“你是在害怕嗎?娜娜。”趙牧陽勾著嘴角,像哄孩子一般小聲說道,“彆怕,我不是來找你借錢的,我這次來,是想為你做最後一件事,帶你出去給你自由。”

精神病院就是人間煉獄,瑟琳娜早就不想待在這了,她頓時眼前一亮,但抬頭看向趙牧陽的那一刻,又不由得謹慎起來,“你有這麼好心?”

“你說對了,我原來也是不甘心的。”趙牧陽歎了口氣,“可是我現在欠了一屁股債,終究是配不上你了,與其看著你在這裡被人折磨,倒不如放你出去,你過得好,我也就不用再擔心,可以放手讓你自由。”

瑟琳娜激動的從床上站了起來。

“好,我現在就要走!”

“可以,可以……”趙牧陽拿出早就準備好的刀,割破她身上特製的束衣。

瑟琳娜的手腳立刻得到自由,從床上下來,激動的伸展了一下四肢,終於欣喜的笑了。

她徹底放下戒心,對趙牧陽說道,“牧陽哥,我們之間那些不愉快,就忘掉吧,其實我不是真的討厭你,隻是做夫妻的話,還是有很多不合適的地方,你明白我的意思嗎?”

“明白。”趙牧陽淡淡的點頭,黑暗中,那雙漆黑的眸子閃過邪惡的光芒,“我應該明白的更早一些。”

“是啊,如果早一點,就不用鬨得這麼難看了。”瑟琳娜沉浸在即將自由的興奮中,“但你還以為我真的精神失常了,現在好了,咱們說開了,有你替我作證,Daddy就不會硬要把我關在這裡了,等我回到家裡,一定讓daddy拿錢給你去還債。”

“他會給的。”趙牧陽彆有深意的說了一句,隨即便催促道,“馬上護士就要來巡房了,咱們趕緊走,免得被髮現。”

“好!”

瑟琳娜穿上鞋子,就跟在趙牧陽身後,離開了精神病院。

上車之前,她還在想,該怎麼去找蘇清歡算賬,要不是蘇清歡接二連三刺激她,她又怎麼可能會受不了打擊,出現短暫的失控?

Daddy不得已將她關到精神病院,一則是為了免受刑事處罰,二則也真的對她的精神狀態起了懷疑,她一定要證明自己冇瘋!

也許是在醫院裡精神緊繃得太久,一上車,瑟琳娜就睡著了,等她睜開眼,卻發現四周都是荒野。

回宋家的道路,明明處處都是燈火通明纔對。

瑟琳娜緊張的吞了口唾沫,扭頭看向一旁的趙牧陽,“牧陽哥,我們不是回家嗎?”

趙牧陽淡淡的笑著,柔聲說道,“你是我的妻子,我在哪兒家就在哪,不是嗎?”

“你剛纔明明說要跟我離婚的?”瑟琳娜臉色瞬間沉了下去,大小姐一般發號施令,“停車,調頭,送我回家!”

趙牧陽不為所動,微弱的燈光照進車內,將他的臉照的猙獰可怕,“你走不了了——”

瑟琳娜終於意識到自己上了他的當,轉頭就準備開門跳車。

可趙牧陽快速踩下刹車,在車子停下來的一瞬間,將瑟琳娜抓回座位,從口袋裡掏出用迷幻浸濕的毛巾,一把堵住她的口鼻。

不過十幾秒,瑟琳娜就停止了掙紮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