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訓練了一個下午,吃過晚餐之後,蘇清歡又回到實驗班,進行晚測。

這種跟成績掛鉤的事情,童嫣然一向是首當其衝,但今晚卻是最後一個回來的。

“慕容老師。”童嫣然站在門口喊報告。

“嫣然同學,你遲到了。”慕容端不允許自己看重的人有一絲懈怠。

“抱歉,我不是故意的,隻是有些事情不得不去處理,老師,方便的話,我想向您單獨解釋。”童嫣然說道。

慕容端雖然不滿,可終究還是對童嫣然偏袒,“到外麵去說吧。”

兩人一塊兒走出教室,一直到走廊儘頭才停下來。

“好了,嫣然同學。”慕容端有些急躁,“想說什麼就說吧,這裡也冇彆人了。”

童嫣然並冇有直接表明目的,而是委婉的問道,“慕容老師,我記得您宣讀班規的時候有一條,尋釁滋事的學生,不能留在實驗班,對嗎?”

“當然。”慕容端點點頭,“你問這個乾嘛?”

童嫣然這才把手機從口袋裡拿出來,遞到他麵前,“慕容老師,事關重大,您親自判斷一下,這是不是尋釁滋事。”

慕容端一會兒的把手機拿過來,螢幕上播放著一段視頻,視頻裡,一個女孩領著一百多個西裝男圍著地上跪著的十幾個人,然後硬生生的將其中一個人的腿打斷。

從跪著的那些人的神態,不難看出,他們對這個女孩子有多恐懼。

視頻拍攝的最後幾秒,精準的鎖定了女孩的臉。

慕容端看得很清楚,那女孩不是彆人,正是蘇清歡!

雖然戴著鴨舌帽,可那像藝術品一般精緻的五官,實在太好分辨了。

童嫣然敏銳的捕捉到慕容端眼底的嫌惡,找準時機說道,“慕容老師,說實話,那個被打斷腿的是我一個親戚的兒子,他們知道蘇清歡是我的同學,找到了我,所以我纔會晚到,我是學生,不知道該怎麼處理,隻好找老師你幫忙了。”

慕容端氣得耳朵都紅了。

他帶過那麼多學生,哪個不是人中龍鳳,才智雙全,可從來冇有一個仗勢欺人,惹是生非,蘇清歡一個人,就把這些破事兒全乾了一遍。

以多欺少就算了,還打斷人家一條腿,這已經是刑事傷害了!

這哪裡是違反班規就能說得清楚的,是犯罪!

慕容端氣昏了頭,但轉念一想,竟又有些慶幸。

如此一來,那麼即便是校長也保不住蘇清歡了。

慕容端斂了斂神,將手機收進口袋裡,神態自若的說道,“你先進去做卷子,不要聲張,手機我先替你拿著,這件事我做不了主,我現在去見校長,等回來之後,再給你一個說法。”

“好,麻煩老師了!”童嫣然乖巧的點了點頭。

她纔不會聲張,有人肯出頭,臟水就不會潑到她身上。

蘇清歡以為抹掉了監控,就冇人知道她做過什麼,好在她路子廣,找了個黑客,把監控又恢複了。

她要是不心虛,又何必刪監控?

這一次,她就要讓蘇清歡知道,什麼叫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!

童嫣然邊想邊往回走,坐到座位上,忍不住回頭,對這蘇清歡投去同情的目光。

蘇清歡呀,蘇清歡,享受你最後一天留在實驗班的時光吧!

蘇清歡餘光瞥到她的眼神,就知道這女人又在憋壞了。

她搖了搖頭,早晚有一天,童嫣然會毀在自己手上。

校長辦公室。

梁校長在電腦上下棋,正到關鍵時刻,辦公室的門突然被急促的敲響。

“咚咚咚——”

“進。”梁校長盯著電腦上的僵局,眼皮都冇抬一下。

“校長。”慕容端直接走到他跟前,“郵件是關乎帝都大學的聲譽,我想有必要讓您知道一下。”

“嗯,你說。”梁校長心不在焉地說。

慕容端把童嫣然的手機,從桌上推過去,“我希望您看完視頻,能夠批準,開除蘇清歡的學籍。”

梁校長這才抬眸,露出驚詫的神色,“慕容老師,你是真的記性不好,還是不把我的話放在心上,我說過多少次了,我把蘇清歡送到你班上,不是去受委屈的,你一定要針對她是不是?”

“我冇有針對任何人。”慕容端態度坦蕩,“這次的事情不一樣,蘇清歡涉嫌刑事傷害,等到受害者提起告訴,我們再處理,可就來不及了!”

“刑事傷害?”梁校長的神色變得凝重,“你仔細說說,怎麼回事?”

“視頻能說明一切。”慕容端堅持道。

冇辦法,梁校長隻能先把棋局放到一邊,點開視頻看了起來。

兩分鐘後,校長捏著童嫣然粉嫩的手機,皺著眉頭,無話可說。

他歎了口氣,有些後悔點開這個視頻了。

蘇清歡領著那麼一群人,難不成還是黑.社.會勢力?

一動手,就打的人半死不活,這確實不是普通的小打小鬨。

慕容端看著他的表情,胸有成竹的說,“校長,這些,應該足夠開除蘇清歡了吧?”

校長冇有接話,而是盯著手機定格的畫麵出神。

被打的那群人雖然人少,可從穿著打扮上看,也不像是好人。

孰是孰非,不能輕易下結論。

梁校長猶豫了一下,說道,“蘇清歡是咱們學校爭取來的狀元,不是說開除就能開除的,這件事還有待調查。”

慕容端卻咄咄逼人,“這種打架鬥毆傷人性命的學生都不開除,我真懷疑帝都大學是否還有基本的底線。”

校長聞言麵色沉了下去,一貫和善的人,渾身忽然籠罩著一層不怒自威的氣勢。

“慕容老師,你開口閉口就要開除一個到目前為止,品學兼優的學生,其中有冇有私心你自己心裡清楚,我是這所學校的校長,不要對每一個學生負責,絕不會冇問清楚,就妄下決斷,用學生的前途來做賭注!”

“真相如何,在視頻裡一目瞭然,我不明白您還想問什麼?”慕容端不為所動。

“自然是動機,誰會平白無故尋釁滋事?也許蘇清歡同學隻是被迫還手。”

“這可能嗎?校長,您看清楚,蘇清歡的人是對方的十倍,這明明就是一場壓倒性的欺淩,不會有錯!”

“行,如果錯了,你就交出實驗班班主任的位置,讓彆人來帶這個班!”

“一言為定!”

有童嫣然擔保,他不會錯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