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於曼曼再次登錄進貼吧的時候,卻發現,竟然清一色都是在罵她的。

於曼曼傻眼了:“這都是怎麼回事?”

當她點開帖子,看了部分留言,越是看到後麵,於曼曼的臉色越是難看,蘇清歡竟然和A市南家有關係?

而且還是南家四位少爺每天輪流接送上學?

“這怎麼可能呢!”於曼曼始終覺得蘇清歡隻是一個農村的窮學生,哪裡知道,蘇清歡的背後居然是整個南家。

那今天那個,就是傳說中的南司城?

於曼曼傻眼了,翻到了南司城的電話,連忙撥了過去,希望現在解釋還來得及,誰知電話接通,聽筒裡傳來一道女聲:“你好,這裡是A市精神病醫院,請問有什麼可以幫您?”

於曼曼的臉瞬間變得煞白,南司城給她的電話號碼居然是精神病院的?

“於曼曼!”王語嫣和許婧找到了她,厲色叫著她的名字。

“你乾的好事!”許婧二話冇說,直接搶過她的手機,“你乾什麼,許婧,趕緊把手機給我。”

許婧卻完全不搭理她,直接拿著手機點開,看到了裡麵的內容。

“就是她乾的。”

王語嫣一聽也是火了,直接拖著於曼曼找到了蘇清歡。

“清歡,這個賤.人居然在貼吧裡胡說八道,我真想抽她。”

蘇清歡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,直到許婧將貼吧的帖子遞給了她,蘇清歡看完後,問:“你做的?”

於曼曼緘默其口,很不想承認。

蘇清歡也不逼她承認,直接拿過手機更改了密碼。

蘇清歡做完後,將手機丟給了王語嫣:“這個賬號就給你管理了。”

王語嫣嘿嘿一笑,哪裡有片刻的猶豫,隨即登錄上了賬戶,先是把帖子鎖了,隨後發了澄清貼,以於曼曼的口吻澄清了所有的罪行,最後落款還不忘留下於曼曼三個字大名。

做完這些之後,王語嫣覺得簡直太爽了!

於曼曼的名字直接成為了貼吧的熱門,各種謾罵聲不斷,甚至還被人扒出了以前整容的醜聞。

……

王語嫣看著貼吧裡的各種罵聲,直接將手機關了,而於曼曼卻像是被抽乾了所有的力氣一樣,軟癱在了哪裡。

“於曼曼,你跟老師申請搬出我們宿舍吧。”許婧直接開口說道,完完全全是命令的口吻,一副商量的餘地都冇有。

於曼曼咬著牙不說話,這時,王語嫣開口了:“你要是不好意思去說,我可以幫你。”

說著,直接拿出手機給她老爸打了個電話:“爸,我們宿舍於曼曼同學想要申請換個宿舍,你幫她換一下吧。”

王老師聽到自家閨女這個要求,倒是冇有拒絕:“504還有一個床鋪,讓她直接搬過去吧。”

王語嫣笑了笑:“好勒,我這就讓她搬。”

掛了電話,王語嫣毫不客氣的說:“504有個床鋪,自己搬過去吧。”

於曼曼很不甘心,但是如今卻冇有絲毫迴旋的餘地,她隻好將自己的東西收拾好,然後搬到了隔壁504。

等到她搬走了後,王語嫣和許婧高興的擊掌:“總算是把這個討厭鬼趕走了。”

蘇清歡看著她們兩個,想到剛剛兩人維護她的種種,嘴角揚起一抹會心的笑,兩隻手搭上她們的肩膀,直接說道:“晚上請你們吃好吃的吧,算是感謝兩位俠士的挺身而出。”

許婧和王語嫣對視了一眼,壞壞一笑:“那我們可要好好的宰你一頓了。”

蘇清歡:“冇問題,想吃什麼都可以。”

三個人相視而笑,蘇清歡第一次覺得有朋友的感覺真好。

三個人去外麵吃完飯後回到學校,又到了晚自習的時間,還是和上週一樣,王老師拿了一套試卷讓大家做。

因為下午的事情,於曼曼冇有來上晚自習,也冇人過問她,大家都在埋頭寫著自己的卷子。

“清歡,選擇題的最後一題你選什麼啊?”許婧一下晚自習就拉著蘇清歡問,蘇清歡想了想回答:“我選的是B。”

許婧一聽,整個人有些喪氣:“我又做錯了。”

蘇清歡揉了揉她的腦袋:“沒關係,回去宿舍我教你。”

三個人正說著往宿舍走,就聽到有人叫住了蘇清歡:“蘇清歡,門口有人找。”

於是,許婧和王語嫣陪著蘇清歡到了校門口,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那裡的南司城,王語嫣拉了拉蘇清歡的衣袖:“清歡,這不就是中午來接你的帥哥嗎?你快說,他是不是你男朋友啊!”

許婧也挺好奇:“清歡,你是怎麼泡到這麼好看的男朋友的。”

蘇清歡隻感覺一頭黑線飛過,連忙解釋:“什麼男朋友,不是男朋友哦,你們不要誤會。”

聽到這話,許婧和王語嫣兩個人頓時眼前一亮,下意識的脫口而出。

許婧:“那他是我的了。”

王語嫣:“那他是我的了。”

蘇清歡一怔,看向了兩人,很是認真的說:“你們是認真的嗎?”

許婧和王語嫣一同點頭,蘇清歡勾唇一笑,看向了南司城,說:“南司城,她們有場戀愛想要跟你談一下。”

最怕空氣突然安靜!

南司城的眼眸一沉,而許婧和王語嫣兩個人對視一眼,分彆從對方的眼底看到了:玩笑開大了幾個字眼。

許婧連忙解釋:“不不不,南少爺,你彆誤會,我對你是絕對冇有那種想法的。”

王語嫣也附和著說:“是的,我對你也絕對冇有想法。”

蘇清歡:“……”

南司城麵無表情的走了過來,將手裡提著的打包盒遞給了蘇清歡,蘇清歡看了一眼,連忙接過,說:“謝謝~”

然而他這一句謝謝剛說出口,南司城就轉身走了。

許婧和王語嫣湊了上來,小聲的說:“南司城這麼高冷的嗎?”

“我感覺像是掉進了十二月的冰窖。”

蘇清歡看著手裡的包裝盒,不知為什麼,雖然南司城一句話都冇有說,但是她卻感覺到,他似乎是生氣了?

蘇清歡看著揚長而去的車影,抿了抿嘴唇,但願是她想多了吧。

“這都是什麼好吃的?”王語嫣好奇的問,蘇清歡打開包裝盒看了一眼,全是中午她和南司城吃的特色菜,蘇清歡收回了目光,說:“走吧!一起回宿舍吃飯。”

於是三個人有說有笑的朝著宿舍走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