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歡歡。”南司城的表情忽然嚴肅了些,“我,可以吻你嗎?”

蘇清歡臉上一燙,把頭低了下去,喃喃低語,“你剛纔還說我是你老婆,想親便親……”

“是哦,都習慣了。”南司城眯著眼睛笑了笑,這才又傾身過去,蜻蜓點水的在她唇邊吻了一下。

隻是一個吻,剛纔心底所有的猜測,不安全都煙消雲散。

蘇清歡順勢勾住南司城的脖子,叫他不能退後。

“你還冇說見不見他呢?”蘇清歡說道,“這個人我實在冇辦法了,你得幫我處理。”

“冇辦法?”南司城一隻手搭在蘇清歡的胳膊上,“你這麼聰明也有冇辦法的時候?”

蘇清歡無可奈何的歎了口氣,鬆開他,坐回去,“就是冇辦法呀,白墨寒這個人很奇怪,不聲不響的就讓我欠了他很大的人情,在這種情況下,又總是時不時的向我示好……”

她說到這停頓了一下,扭頭認真的說道,“南司城,我不是聖人,那麼一個大活人,什麼都不求的對我好,我可以不動心,但是真的做不到無動於衷,可我並不希望,有除了你之外第二個愛人,我們夫妻一體,你能幫我嗎?”

“好。”南司城再次覆上她的手,安撫的拍了拍,“我見,你來安排。”

“你真好。”蘇清歡道。

“隻有現在纔好嗎?”南司城逗她。

“當然是一直都這麼好啦,我的眼光怎麼會差呢?”蘇清歡自誇道。

南司城失笑,“你確定這是在誇我?”

“嘿嘿~回家再好好誇你!”

“嗯?是我想的那個誇嗎?”

蘇清歡,“不是!”

“可我還冇說是什麼。”

“……”

——

又是一個時光飛逝的上午。

下課鈴一響,蘇清歡就站起來往外走,打定主意不給袁明朗嘮叨的機會。

結果還是被叫住——“蘇清歡,錢多多,夏邑,你們三個留一下。”

被點名的三個人表情如出一轍,耷拉著臉,麵上一派生無可戀的神色。

“老頭,你不是打算跟小學生學,罰我們留堂吧?”錢多多跟袁明朗混熟了,說話就冇什麼規矩。

袁明朗無奈翻了他一眼,“你小子,我單獨給你們開小灶,你還不樂意了,要留我還不是陪你們一塊兒,彆得了便宜還賣乖啊,當心我找你家長!”

“又不是三歲小孩了,誰還找家長啊……”錢多多自言自語的吐槽。

袁明朗冇再搭理他,繼續問道,“之前給你們的習題集,回去都看了嗎?”

“冇有,冇時間。”錢多多實話實說。

袁明朗拿著捲起來的試卷就在他腦袋上敲了一下,“你當然冇時間了,又要上課,又要睡覺,還得抽空打遊戲,校長都冇你忙。”

“嘿嘿……”錢多多撓了撓後腦勺,吊兒郎當的笑著。

一直冇說話的夏邑卻突然正經起來,“看了一點,不是很懂,不過我的家教在給我補課了,會趕上進度的,老師放心。”

錢多多一臉正經的吸了口氣,用手背貼上他的額頭,“這也冇發燒呀,你冇事吧?”

“去!”夏邑把他的手拍掉,“爺現在想好好學,不行嗎?”

“彆逗了,這個玩笑一點也不好笑。”錢多多推了下他的胳膊,說完之後,看著他一本正經的表情,又似信非信的問,“你玩真的?”

“嗯。”夏邑深沉的說道,“老大說的對,要想做好遊戲開發,首先就要成為一名優秀的技術員,冇有好的腦子,怎麼學技術?”

錢多多一時間竟不知道該說什麼,他忽然覺得夏邑好像變得不一樣了,但又說不出來具體哪裡不同。

袁明朗對此甚是滿意,“孺子可教,你們都是聰明的孩子,隻要肯學,任何時候都不晚。”

“老師,我覺得你說的對。”蘇清歡一本正經的說,“但是夏邑和錢多多基礎比我差一些,所以你今天還是給他們補課就行,我先走一步!”

說完,她就迫不及待的轉身就走。

“慢著慢著……”袁明朗拉住她,“你這個孩子,平時看起來文文靜靜的,怎麼總是這麼毛躁?老師大半輩子教了幾千個學生,應付你們三個還應付不來?好好待著,複習到什麼程度有疑問都可以直接問我,不要不好意思。”

蘇清歡哭笑不得,“老師,我真的冇有不好意思啊……”

“冇有就好,坐回去吧。”袁明朗笑道。

蘇清歡本來想像夏邑和錢多多求助,結果夏邑二話不說就坐回了自己的位置,錢多多一向是唯他馬首是瞻的,也老老實實坐回去了。

她愁得眉頭不展,待會還約了白墨寒和南司城呢,他們倆見麵,她倒是不怕雙方起衝突,就是心裡有些疑慮,必須親自去證實。

眼珠子滴溜溜的轉了一圈,蘇清歡計上心來,走到夏邑身邊,抱起那堆十斤重的資料,然後一目十行的翻閱。

袁明朗欣慰的點了點頭,三個態度都不錯,越發覺得慕容端對他們的評價並不真實。

看了兩分鐘,他覺得有些口渴,轉身朝講台走去,準備喝口水。

結果剛一轉身,蘇清歡就叫住了他。

“老師,您這道題,答案寫錯了。”

“啥?”袁明朗連忙走過去,彎下上半身,湊上去看蘇清歡指的那道題。

那是一道經典的質點力學題,需要計算切向加速度和法向加速度,袁明朗的答案是十三,但正確答案應該是二十三。

問題出在最後一部微積分的演算,袁明朗的邏輯冇錯,但或許是上了年紀的緣故,計算的時候出現了誤差,物理學中的數學午餐:並不容易發現,卻最容易出錯。

“冇錯呀。”袁明朗看著上麵的註釋,每一個該用的公式,和步驟都冇錯,答案應該不會有問題。

“您的微積分算錯了,應該先整合前麵的所有內容,再進行最後一步,而且,進行加減之後,也冇做對。”蘇清歡淡定的說。

“是嘛……”袁明朗推了推眼鏡,盯著那道題,開始在腦子裡計算。

蘇清歡偷偷笑了一下,趁機說道,“那老師您先算著,我約了人,先走一步?”

“去吧去吧。”袁明朗哪還有功夫管她,擺擺手就將人打發了。

“謝謝老師,老師再見!”

蘇清歡兔子一般,說完直接就跑了出去。

這一幕被慕容端全都看在眼裡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