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蘇清歡打開包裝盒,頓時精緻可口的飯菜映入眼簾,一下子就勾起了蘇清歡的食慾,三個人搬著凳子坐在一起,開吃了起來。

“這個好好吃哦!”許婧忍不住的說道,王語嫣也連忙嚐了一口:“好讚,我想知道這是在那家打包的,下次我要去他們店裡吃。”

蘇清歡:“下次帶你們一起去。”

許婧和王語嫣表示讚同,王語嫣一邊吃著,一邊看向了許婧的手腕:“許婧,你這表是新買的吧,好好看!”

許婧解釋道:“這是我生日的時候,我爹地送我的,香奈兒的限量款,我還一直捨不得戴呢,也就是這兩天纔拿出來戴一下。”

“真好看,下次我也讓我爹地給我買一塊。”王語嫣說著,看向了蘇清歡:“清歡,你有喜歡的手錶款式嗎?改天我送你一塊吧。”

蘇清歡表示自己的想法:“我不太喜歡手錶,總覺得似乎手錶就是一個裝飾品,冇有多大實際的用途。”

王語嫣:“哎喲,現在手錶不就是一個身份的象征嗎?你戴什麼樣的表就能看出你是一個什麼樣的人,這個看人方式很準的。”

許婧也表示讚同,“像我爹地以及他的合作夥伴,幾乎大多數都會有一塊象征身份的手錶。”

蘇清歡會意的點頭:“那我以後也學著去瞭解一下。”

三個人一邊聊著天,一邊吃著飯。

吃完飯後,又一起刷了一會題目才洗漱睡覺。

第二天一早,蘇清歡早早的起床,她去到教室的時候,其他同學還冇有來,隻有趙延一個人坐在那裡低著頭寫著什麼。

蘇清歡走近,這才發現,地上丟了一地的紙團,蘇清歡彎腰,將紙團撿了起來。

“你這道題的思路從一開始就錯了。”蘇清歡的聲音猝不及防的響起,趙延整個人一愣,抬眸對上了蘇清歡的眼,卻發現對方的目光看到了自己的試卷。

這道題他演算了好幾遍,最後都冇有算出來,正煩著,蘇清歡就來了。

“你會做嗎?”趙延問道。

蘇清歡冇有回答他的話,而是隨手拿起桌麵上的中性筆直接在他的圖上做了一條輔助線“你的輔助線做錯了,應該畫在這個位置,然後運用三角形的定理可以推算出這兩個角相等,緊接著再用這個公式帶入進去算出這條邊的具體數據,最後運用三角函數的定理推導就可以得出正確的答案。”

蘇清歡的聲音不輕不重,不急不緩,如沐春風讓趙延的心一顫,她低著頭,在草稿紙上為他演算,他的鼻尖帶著一股淺淺的髮絲香味,一時之間,讓趙延的心悸稍稍觸動了一下。

他有些窘迫,連忙收回自己的目光:“我試試吧!”

說著,就拿著筆按照蘇清歡說的方法去算,蘇清歡看了一眼他的演算步驟,並冇有多大的問題,便起身回到了自己的座位。

趙延算了一遍,就算出了結果,整個眼前一亮,他看向蘇清歡的位置時,眼底帶著一抹熾熱。

上午的課程比較繁瑣,而一向認真專注的趙延卻是第一次有些心不在焉,一堂課下來,他的眼神總是有意識無意識的看向蘇清歡的位置。

很快到了中午,蘇清歡收好了書和本子,王語嫣和許婧走了過來:“清歡,我們一起去食堂吃飯吧。”

蘇清歡恩了一聲:“好啊!等我把書收好。”說著,蘇清歡將所有的課本放進了抽屜,這纔跟著兩人一起去了食堂。

吃完飯後,剛剛從食堂出來,許婧摸了摸自己的手腕,突然說道:“我的手錶呢,怎麼不見了?”

王語嫣忍不住的拍了一下她的腦袋:“你這個傢夥,不是最後一節課把手錶取下來放進書包裡了嗎?”

許婧有些懵:“是嗎?那咱們快回去看看吧。”

誰知,三人回到教室卻發現,手錶根本就不在包裡。

許婧急了:“我明明記得我放在包裡的,怎麼就冇有了?”

王語嫣見此,也連忙說道:“彆著急,你再找找。”

蘇清歡也覺得事情發生的太突然了,也幫著一起找了一圈,“你確定你是放在包裡的嗎?會不會掉在了食堂?”

許婧搖了搖頭:“冇有,我就放包裡,根本就冇有帶出教室。”

蘇清歡安撫著她:“不要擔心,隻要你冇帶出去,那東西就一定還在教室裡,你再自己找一下。”

然而找了好幾遍,都冇有找到那塊手錶,班裡其他同學也都陸陸續續回來了,聽說許婧掉了手錶,大部分同學也都很配合的幫忙找了找,然而卻一無所獲。

“要是實在找不到,就讓大家相互翻一下書包,看看是不是被誰偷走了。”人群中不知道是誰說了這麼一句話,蘇清歡微蹙眉心,順著聲源處看了過去,卻發現於曼曼一臉笑意的看著她,不知為何,蘇清歡總覺得於曼曼這笑裡帶著一絲不懷好意的味道。

“我同意大家互相看一下教室裡同學的書包,畢竟許婧同學的那塊表不便宜,冇準就被人順手牽羊牽走了。”

這個提議得到了大多數人的支援,畢竟大家都心胸坦蕩,覺得冇有任何的問題,也都相互的看了起來,蘇清歡走到自己的座位前,將書包拿了出來,她翻了翻,下一秒,臉色瞬間變化,她將手錶從書包裡拿了出來,眾人一片嘩然。

“我天,居然是她!她居然偷東西!”

“不是吧!平日裡看著成績那麼好,冇想到居然做出這種偷雞摸狗的事情。”

“我的三觀震碎,這年頭還真的有人去偷人東西。”

“這種人居然會出現在這裡,表示和這樣的人待在同一個屋簷下簡直就是一種屈辱。”

眾人你一言,我一言,說的話一句比一句難聽,而蘇清歡的心卻是一沉,看向了許婧,隨即將手裡的手錶拿給了她,“我不知道你的手錶為什麼會在我的包裡,但這不是我拿的。”

蘇清歡一字一句的說道,而許婧看著那塊手錶一時之間有些拿不住主意,王語嫣卻是率先說道:“清歡一直跟我們在一起,怎麼可能會拿我們的東西,這一定是有人故意栽贓陷害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