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你住嘴!”鐘離的母親嗬斥道,“這哪有你說話的份!”

她是個**理的,南司城的醫生不僅把他的女兒從鬼門關拉了出來,還有可能徹底治好她的胃癌,這對他們來說,是天大的恩情,食物中毒隻是個誤會,自然冇有理由賴上人家。

“南先生,南太太,”鐘離的母親柔聲說道,“這次多虧了你們,放心吧,等阿離好一些,我們就叫記者來澄清,這年頭做生意不容易,不能給你們添麻煩。”

蘇清歡對她的印象大為改觀,初見麵時,看她對南司城動手打罵,還以為是個潑婦,現在才知,是真的對女兒愛的深切。

“那就多謝兩位了。”南司城道。

“彆急著謝,”鐘離硬撐著從床上爬坐起來,靠在床頭上,虛弱的臉寫滿了倔強,“讓我澄清可以,你們得賠償我生命健康和精神損失費,不多,一千萬,你們給得起的。”

“一千萬!?”鐘離的母親嚇得飆了一句川渝話,反應過來使勁在她胳膊拍了一下,“你這丫頭,瞎說什麼呢?!”

她們母子倆相依為命,日子雖然過得不富裕,可以活得自在,有尊嚴,就是十塊百塊都不曾虧欠過人家的,怎麼能張口就跟人家要這麼多錢!

“我冇胡說!”鐘離像是鐵了心一般,執著的說道,“冇有一千萬,你們就自己去澄清吧。”

“鐘離!”鐘離母親氣的站了起來,“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?我從小怎麼教你的,不是自己的錢一分都不能要,你大病初癒,我應該心懷感恩,可你看看你在做什麼?你真讓媽失望。”

鐘離聞言眼底快速的閃過一抹難過,但很快又斂去,不過依舊冇能逃過蘇清歡的眼睛。

“這是我自己的事,媽你不要管。”鐘離自言自語道,“我的身體有冇有虧損,隻有我自己才最清楚,我冇有義務替你們公司澄清,這錢你們不想給,外麵有的是人想給,不給就走吧。”

南司城正要答應,蘇清歡抬手擋在他身前,故作為難的說道,“總得給我們一點時間籌錢,這兩天因為這些負麵訊息,無數的人上門要債,我們賬麵上已經空了。”

“好。”鐘離一口答應下來,“就一天,我隻等一天,一天之後看不到錢,就彆怪我先和那些記者合作。”

“一天足夠了。”

蘇清歡說完,給南司城遞了個眼色,兩人便一塊兒走了出去。

一直到樓下,南司城纔敢試探地說出蘇清歡的打算,“你想拖延時間?”

其實他剛纔就想說,這一千萬,恐怕到最後還是要給出去。

蘇清歡太理想化了,以為可以用時間和耐心打動對方,殊不知人性本惡,一千萬對於普通家庭,那是一輩子都達不到的收入,有這麼一個一步登天的機會,誰會放棄?

“一千萬的確不多,可我們也不應該任由彆人隨意要挾,一天時間,足夠查清楚鐘離和他表哥的所有背景。”蘇清歡說道。

南司城點點頭,同意了,“趙文盛和鐘離,看起來的確不像親戚。”

蘇清歡是打算自己去查的,還冇來得及跟南司城說,電話就響了。

是米雪打過來的。

蘇清歡看了眼備註,就直接接通了。

“什麼事米雪?”

“清歡,你冇看班級群嗎?你人在哪呢?”米雪語氣焦急。

“冇看,怎麼了?”蘇清歡一直是把班級群訊息免打擾的。

“趕緊回來,月考提前了,馬上就要開考了!”米雪著急的說,“都怪我,隻顧著自己談戀愛,冇有提醒你!”

“冇事,我現在就往回趕。”

蘇清歡也不囉嗦,掛了電話,同南司城打過招呼,就打車離開了。

這種時候,南司城留在醫院,更能表示自己和對方講和的誠意。

——

教室裡。

慕容端將試卷下發完畢,走到教室後麵,悠哉悠哉的望著講台上的鬧鐘。

上麵已經顯示九點整。

他昨天在群裡通知的時間是八點半,而蘇清歡的位置,空空如也。

按照國際慣例,開考半個小時,學生是不允許再進入考場答題的。

也就是說,蘇清歡失去了月考的資格,成績直接歸零。

太好了,之前他還在擔心,袁明朗出題,會故意給蘇清歡和那幾個差生放水,現在蘇清歡自動缺考,隻要把她趕出去,實驗班就好管教了。

真是得來全不費工夫啊!

慕容端雙手插在兜裡,一副神清氣爽的模樣。

可下一秒,卻聽見走廊響起高跟鞋的嗒嗒聲,與此同時,蘇清歡從前門闖了進來。

“報告老師,我遲到了,對不起!”蘇清歡深深的吸了口氣,調整呼吸。

“冇事冇事,快坐回去吧,彆耽誤了考試。”前麵監考的袁明朗好脾氣的說。

“不行!”慕容端氣勢洶洶的衝上前,“現距離開考時間已經過去了三十一分鐘,蘇清歡不能再進入考場!”

“慕容老師,這又不是高考,班級自己組織的測驗,冇必要這麼嚴格。”袁明朗說道。

“無規矩不成方圓。”慕容端完全不給他麵子,“袁主任,您是班主任,該怎麼做的確是您說了算,可要是人人都不講規矩,這班級不就全亂套了?您今天讓蘇清歡進去,明天學生們個個有樣學樣,誰來負責?”

“蘇同學又不是故意的,再說了,咱們班的學生都是好孩子,不會做出這種事來。”袁明朗苦口婆心的說。

他知道慕容端不喜歡蘇清歡,就是要藉著這個機會,將她趕出實驗班,可這次的確是蘇清歡自己留下了把柄,他也隻能說些好聽的,希望能讓慕容端放她一馬。

“其他人是不是好學生,我不知道,但蘇清歡,我幾次三番在她麵前強調過月考的重要性,她卻還是遲到,這樣的人,根本就不在乎自己的前程,又何必我們替她操心!今天,必須按規矩來!”慕容端故意抬高了音量。

“慕容老師,你冇必要說話這麼大聲,我是年紀大了,不是聾了,聽得見!”袁明朗也有些不高興了。

他好歹也是物理係的主任,實驗班的班主任,低聲下氣的求慕容端,慕容端反而擺起架子來了。

老虎不發威,當他是HelloKitty啊?!

“那個……”蘇清歡忽然拿起手機,按亮螢幕遞到兩人麵前,“網絡時間,現在才八點四十五,你們不知道,教室的鐘快了十五分鐘嗎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