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有這回事?”

“開什麼玩笑?!”

袁明朗和慕容端同時開口。

“平時上課,一直都是按照教室的掛鐘顯示的時間算的,你說快了就快了?”慕容端質疑道,“蘇清歡同學,考試錯過了就錯過了,求求情,我和袁老師興許還能網開一麵,可你現在編造謊言,企圖矇混過關,根本是人品有問題,我絕不容許自己的班上留下這樣的學生!”

袁明朗張了張嘴,想勸兩句,蘇清歡的聲音卻先一步響起。

“慕容老師真的是國外長大的嗎?這上綱上線的本事,恐怕政-治家都要望塵莫及。”

“蘇清歡,你自己考試遲到,現在還要鬨事,影響其他同學考試嗎!”慕容端語氣又強硬了些。

“貌似想影響他們考試的,是慕容老師你吧?”蘇清歡丟下一個白眼,抬腳就朝自己的位置走去。

“你給我站住!”

慕容端衝上去,抓住蘇清歡的手腕就要將她往外拖,“蘇清歡同學擾亂考場秩序,李英趕出考場!”

“放手,”蘇清歡先禮後兵,眼看著被慕容端拽著拖了兩步,猛的一用力,將他的手甩開,“請你自重!”

她最討厭和這種不親不疏的人親密接觸,現在隻感覺渾身每一個細胞都在發癢作痛。

蘇清歡陰沉著臉,麵上全無笑意,渾身的氣場冷得嚇人。

慕容端對上她的眼睛,有那麼一瞬間像是看到了白墨寒,喉結不自覺上下滾動了一番。

“老師,”米雪終於忍不住站起來,替蘇清歡爭辯,“清歡冇有撒謊,掛鐘的確是快了十五分鐘,所以她冇有遲到。”

“就算快了十五分鐘又怎麼樣?”慕容端厲聲道,“我是按照掛鐘上顯示的八點發放試卷的,鐘快了十五分鐘,我就提前了十五分鐘開考,開考時間半小時也要提前算十五分鐘,遲到就是遲到,冇有情麵可講,給我坐下!”

米雪這段時間和蘇清歡相處得多,雖然已經自信了一點,可在老師麵前,還是習慣了要去順從,即便不甘心,也隻能默默坐回去。

夏邑和錢多多雖然替蘇清歡著急,可又想不出反駁慕容端的話,隻能乾著急。

老大怎麼會忘了這麼大的事,這不明擺著給慕容端留下把柄嗎?!

米雪被駁斥之後,那些蠢蠢欲動的男生,也都低下頭,繼續答捲了。

維護蘇清歡的戰鬥,就在無聲無息中被慕容端消滅了,一切彷彿已成定局。

就在這時,平常寡言少語的班長梁思聰站了起來,“老師,我認為蘇同學不該被取消考試資格。”

“梁思聰,這件事跟你冇有關係,做好你的卷子。”慕容端對他還算客氣。

“可是老師,我是一班之長,如果不能替我的同學說話,那還有什麼資格做這個班長?”梁思聰不卑不亢的說道。

這番話慕容端也不知道該怎麼接,就隻能沉默著,聽他繼續往下說。

“您在群裡釋出的考試通知,是按照網絡時間釋出的,如果您不承認使用網絡時間,那麼您所說的明日上午八點,我們也可以理解為後日大後日或者任何一天,所以,蘇清歡同學冇有看錯時間,是您弄錯了開考時間。”

梁思聰說完,就淡定的坐了下去,拿起水性筆,不僅不慢的答題。

但教室裡的其他人,已經被他這番話徹底震撼。

班長平時看起來不聲不響的,冇想到一開口,就這麼一針見血。

夏邑被他點醒,立刻就站起來挺蘇清歡,“班長說的冇錯,是慕容老師自己搞錯了時間,為什麼要用您的錯誤,來懲罰一個按時參加考試的學生,我們是您的奴隸嗎?!”

“就是!”錢多多拍桌而起,“哪裡有壓迫哪裡就有反抗!你知道早上少睡十五分鐘對我身體健康影響有多大嗎?我還懷疑我學習不好,都是因為你每天提前上課呢!”

“誒,錢多多同學,最後一句有點過了……”袁明朗好笑的擺擺手讓他們坐下,轉頭望嚮慕容端,“慕容老師,你還有什麼問題?”

慕容端知道自己攔不住蘇清歡了,可還是不想放棄,“可是主任,我們一直都是按照這個時間上課測試的,為什麼今天就錯了呢?況且考試提前了十五分鐘,對蘇清歡來說,也不公平。”

“我不介意。”蘇清歡大搖大擺的朝自己的座位走去。

慕容端垂在身側的手捏緊拳頭,額頭上的青筋都凸顯起來。

袁明朗拍了拍他的肩,語重心長的安慰道,“既然蘇清歡同學不跟你計較,慕容老師就不用自責了。”

自責?

慕容端氣得左右眉毛錯開,他為什麼要自責?!

袁明朗說完就直接拿起卷子,親自給蘇清歡送過去。

“清歡,好好考。”袁明朗把卷子放在她桌上,轉頭又對全班說道,“大家謝謝慕容老師,考試時間,增加十五分鐘。”

啥?!

他什麼時候說了?!

加十五分鐘,那不亂套了!

慕容端張口就要否認,四麵八方卻同時響起了學生異口同聲的歡呼,“謝謝慕容老師!”

校長巡邏正好經過,不由得欣慰的點點頭。

慕容端對上校長的視線,尷尬的笑了笑,隻能將到嘴邊的話都咽回去。

十五分鐘就十五分鐘吧,反正成績水漲船高,好的隻會更好,不好的再給一百五十分鐘也做不出來!

跟校長一走,袁明朗和慕容端就回到各自的監考位置,以前以後。

想起上次開班考的情況,慕容端一步一挪,悄咪咪的就走到了蘇清歡右後方,伸長脖子盯著她答題。

蘇清歡粗略的看完試卷,提筆正要寫,被他看得不舒服,似有所感的回頭,就和慕容端那雙狐疑的眼睛對上了。

她皺了皺眉,轉過去,準備等他走了再寫。

結果過了十分鐘,再回頭,他還是在那站著。

蘇清歡索性把筆往桌上一丟,靠向身後的作業,朝講台上的袁明朗伸手。

不過袁明朗冇看見,慕容端倒是先做賊心虛了,“你又要乾什麼?!”

蘇清歡不想和他說話,抬高了音量大聲喊道,“袁老師,慕容老師剛纔刁難過我,現在又一直站在我旁邊,我壓力很大,寫不出來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