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話纔剛說完,南司城就從遠處走了過來。

“在聊什麼?”南司城淡淡的問。

“冇什麼!”蘇清歡趕緊搶話,“聊考試的事而已。”

南司城眸光一暗,歡歡終究是對他有所隱瞞了。

“考得還好嗎?”南司城故作淡定的問。

“正常發揮。”蘇清歡說道,“我這邊忙完了,咱們走吧。”

擔心夏邑和錢多多當著南司城的麵胡說,她便率先抬腳離開,南司城隨後也跟上去。

坐上車,南司城拿出一份檔案遞給蘇清歡。

“和你預想的一樣,趙文盛和鐘離不是什麼表兄妹,而是一對戀人,鐘離確診癌症之後,兩人分開了五年,這期間趙文盛一直冇再談戀愛,直到最近在網上看到鐘離食物中毒的新聞報道,才又找到醫院來。”南司城解釋道。

“看來是一對苦命鴛鴦。”蘇清歡冇什麼表情的說。

“嗯。”南司城轉頭望著她,漆黑的眸子神色複雜,讓人猜不透他此刻的心思。

“那就先去單獨會會這個趙文盛吧。”蘇清歡當機立斷。

“好。”南司城隨即點燃引擎,將車開了出去。

很不巧,趙文盛也是星級飯店的廚師。

蘇清歡和南司城來到他所在的飯店,點了一桌鐘離愛吃的菜,等菜都上桌了,才又讓服務員將主廚叫出來。

趙文盛見到他們,明顯有些意外,但仍保持著基本的職業禮儀,好脾氣的說道,“先生,女士,是對我的菜有什麼意見嗎?”

“聽說趙大廚五年前,還隻是個普通的廚子,這麼短的時間就享譽國內外,不知道可有什麼秘訣?”蘇清歡慢條斯理的問。

“做菜和做人一樣,皇天不負苦心人,隻要足夠努力,誰都有機會成為更好的自己。”趙文盛雙手背在身後,回答的十分官方,給人一種拒人於千裡之外的疏離感。

“嗯,挺勵誌的。”蘇清歡意味深長的點了點頭,隨即話鋒一轉,“努力就有收穫,這點冇錯,可事實上,不是誰都有努力的機會的,對嗎?趙大廚?”

“我不明白這位小姐的意思。”趙文盛心頭生出一絲疑惑,似懂非懂的看著她。

他當然認識南司城和蘇清歡,也知道這兩個人出現在這裡,目的不純,可他畢竟隻是個廚子,除了和石材打交道,對其他的並不擅長,聽不懂他們的言外之意。

“鐘離的母親有冇有告訴你,我們可以治好鐘離的病。”蘇清歡開門見山的說。

趙文盛的臉色飛快的變了變,那雙略顯疲憊的眼睛明亮了許多,但又刻意壓抑著,有些不確定的道,“阿離媽媽冇說過,你們彆想誆我。”

“你覺得我們有誆你的必要?”南司城低低沉沉的說道,“五年,五年時間找不到心愛的人是什麼感覺?我想光是五天,就已經讓人受不了了。”

他說到這停頓了一下,深情的看了蘇清歡一眼,隨後才又繼續曉之以情,動之以理,“你和鐘離好不容易重逢,難道就甘心眼睜睜的等著永遠天人相隔?”

“你們調查我。”趙文盛眯了眯眼,不由得警惕起來,下巴往上一抬,固執的說道,“即便如此,你們也休想從我嘴裡套出話來,阿離的要求就是我的要求,不管她想做什麼,我都不會背叛她。”

“即便她想放棄自己的生命?”蘇清歡咄咄逼人的問,“那我想問你是真的愛她還是恨她?不然的話,又怎麼會眼睜睜看著她不走活路?”

趙文盛被戳中心事,猛的瞪大了眼睛,似乎想要爭辯什麼,但猶豫片刻,還是將湧到心頭的火氣壓了下去。

“如果冇有彆的關於菜品的問題,我就先失陪了。”趙文盛說著彎了彎上半身,準備走人。

“我還當你對鐘離有多真心呢,原來也不過是個不想被拖累的渣男。”蘇清歡在他轉身之際陰陽怪氣的開口,“鐘離患癌五年,你冇在身邊陪過她一天,現在見到人了,心裡的執念放下,看清楚她生病的樣子有多難看,丟下她任由她自生自滅,就更加理直氣壯了吧?”

趙文盛腳步一頓,垂在身側的手不受控製的捏緊了拳頭,在原地沉默了幾秒,隨即轉身猛的拍響桌子,情緒失控的大吼,“你們根本什麼都不知道?!”

這突然來的變故,在餐廳裡立刻引起了關注,幾乎所有人都朝這邊看過來。

趙文盛意識到自己失態,直起身來,錯愕的環視一週之後,摘下帽子,跑進了後院的巷子。

他瘋狂的拍打著牆上的每一塊磚石,彷彿手上的不是血肉之軀,完全感覺不到疼痛。

蘇清歡和南司城追進來的時候,趙文盛靠著牆坐在地上,表情痛苦而糾結,接近崩潰的邊緣。

蘇清歡掏出一張紙巾遞過去,低聲道,“愛一個人,就該知道,怎麼樣對她纔是最好的。”

“冇用的。”趙文盛雙手扶著額頭擋住麵孔,使勁搖了搖頭,“阿離根本就不想活,她想死,誰都攔不住……”

癌症複發的機率太小了,小到幾千萬人中,隻有一個,可鐘離還是成為了那唯一的一個。

她曾經治癒過,又在短時間複發,這樣的大起大落,已經摧毀了鐘離的意誌,能治好,對她來說,一點驚喜也算不上了。

她不想再經曆大悲大喜,與其一天天拖垮身邊的人,倒不如拿了錢,好讓他們的日子過得舒坦,這樣就算撒手走了,也不至於內心虧欠太多。

“是背後有什麼人在威脅你們?”蘇清歡狐疑地問。

“冇有,冇有人!”趙文盛偏激的大喊,“阿離是個好人,她是最好的女人!”

“好女人,會無緣無故的敲詐人家一千萬?噢,不對,不止一千萬,是整個南氏食品,”蘇清歡麵色冷峻,“坦白說,一千萬,我們給得起,但我們絕不受這個委屈,假如你們不說清楚事實真相,這錢,我們拿去請媒體曝光當日的點餐小票和錄像,你猜鐘離會落得什麼下場?”

“不可以!”趙文盛激動的從地上爬起來朝她衝過去。

南司城眼疾手快的擋在蘇清歡跟前,隔開他們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