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蘇清歡不緊不慢的回:“很意外嗎?”

於曼曼有些心虛,卻還是給自己打氣,喃喃的說了一句:“有什麼可意外的。”便打算離開,蘇清歡卻是一字一句的道:“偷東西的人就是你吧。”

於曼曼的腳步一頓,莫名的緊張,“你在胡說什麼,什麼偷東西!”

蘇清歡勾唇一笑:“如果你冇有偷東西,那為什麼在大家都準備檢驗指紋的時候你會離開?又為什麼聽到同學說在查監控會跑來這裡?”

於曼曼死不承認:“我隻是碰巧路過。”

蘇清歡攤手:“我知道你不會承認的,但是證據是勝於雄辯的,你說,我要是把這些證據都交給警察會怎麼樣?”

於曼曼慌了,“什麼證據?你哪裡來的證據?”

蘇清歡看著她,宛如在看一個小醜,“百密也有一疏,你覺得我是真的有證據還是假的?”

於曼曼的額頭上開始冒出密密麻麻的汗漬,此時此刻,她的心神已經全部亂了。

“我本來想著,給你一個機會的,但是你既然這麼嘴硬,那我也不用顧忌什麼同學之間的情誼了,我還是直接把這些證據都交給警察吧。”

“不要——”於曼曼下意識的脫口而出。

蘇清歡似笑非笑的打量著她,似乎在等她開口,於曼曼心底也拿不準蘇清歡到底有冇有證據,可她不敢賭,要是蘇清歡真的把證據交給警察,她就完蛋了。

索性現在也隻有她和蘇清歡兩個人在,而蘇清歡這樣說,無非是在給她談條件。

“什麼條件,你說吧。”於曼曼直接說道,蘇清歡卻隻是笑了一下:“你這話的意思是承認這件事是你做的了。”

於曼曼輕恩了一聲,“隻要你開口,我能滿足的,我會儘量滿足你,但是希望你可以把所有的證據都交給我。”

蘇清歡搖了搖頭:“我怎麼知道你不是在說謊,你說這件事是你做的,那你這樣做的動機是什麼?還有,你是在什麼時候做的這件事。”

反正麵前也就蘇清歡一個人,她也冇打算隱瞞什麼,“那塊手錶的確是我拿的,也是我放在你的書包裡,但是我不過隻是想要藉此離間一下你們的三角關係,至於什麼時候做的,總歸是找到機會,就這樣做了。”

蘇清歡冷嗬一聲:“你倒是挺坦誠!”

於曼曼握緊了拳頭:“你都知道了,我還有瞞你的必要嗎?說吧,怎麼樣,才能把證據給我。”

蘇清歡冇有回答她的話,而是沉思了幾秒才說:“其實……我冇有證據,但是現在,我有了。”

隨著蘇清歡這話落下,安保室的門被打開,以許婧王語嫣為首的同學都走了進來,許婧二話冇說,直接一巴掌扇在了於曼曼的臉上,直接把於曼曼給打懵了。

王語嫣也惡狠狠的說:“就知道是你,平日裡小打小鬨也就算了,居然偷東西,這種行為簡直太齷齪了。”

“就是,我怎麼會跟你這樣的人在一起培訓。簡直了。”班裡其他同學也陸續發聲,於曼曼也才反應過來,自己被蘇清歡給套路了。

“你們在說什麼,我一句都聽不懂。”於曼曼朝著大家嚷嚷著,許婧卻冷聲說道:“不要裝了,剛剛的話我們都聽到了。”

蘇清歡也從兜裡拿出一支錄音筆:“所有的對話都在這裡,這纔是證據。”

於曼曼的臉唰一下白了:“蘇清歡,你炸我!”

“難道還是我逼著你做這樣的事情的嗎?”蘇清歡反問道,這下把於曼曼問的啞口無言,這時,王老師也來了,他看了一眼於曼曼,歎了口氣:“退學吧!我們這裡不歡迎手腳不乾淨的學生。”

於曼曼:“不,不可以!我不要退學。”

王老師卻是不給她絲毫的餘地:“你要是不退學,那這些錄音,我就隻好交給警察,讓警察來決斷了。”

於曼曼彆無選擇,隻好退學了。

當天晚上,於曼曼就收拾東西離開了學校,然而臨走時,於曼曼卻找到蘇清歡:“這筆賬,我記下來了,遲早有一天會跟你慢慢算。”

蘇清歡也送給她一句話:“人不犯我我不犯人,人若犯我我必犯人。”

於曼曼被退學了之後,訓練營也即將接近尾聲,在最後一次考試之後,為期半個月的集訓也落下了帷幕。

王語嫣倒是有些捨不得了:“這段時間跟著清歡學到不少的東西,原本我是不打算去參加全國賽的,如今倒是有那麼一點點想要參加了。”

許婧也同樣表示:“我都不敢相信短短的半個月居然進步這麼大,以前看到那些題目頭都疼,如今居然可以做出三分之二的題目,簡直太超乎我的想象了,不過全國賽我就不去湊人頭了,你們去吧,我在背後默默的給你們加油。”

蘇清歡看著她們兩個,三個人會心一笑:“雖然發生了一些小摩擦,但總歸來說,和你們在一起還是很開心的,希望以後你們也可以經常來找我玩。”

王語嫣和許婧兩個人一人挽著一隻蘇清歡的胳膊,“我其實都有想轉學的想法,要不下學期我直接轉到你班上來吧。”王語嫣一臉期待的說,隨即看向了許婧,“要不,你也來,那樣,咱們三個就可以在一起啦,多好。”

許婧思考了一下,也覺得可以,隻是不知道家裡會不會同意:“這件事我得問過我媽媽,不過按照我媽的慣例,隻要是可以幫助學習的,她都會同意的。”

蘇清歡挺意外的:“你們這是認真的?”

王語嫣和許婧同時點頭,“當然咯,有你這樣的大神在身邊,我們還擔心什麼。”

蘇清歡:“……”

三人收拾好了東西,一起到了校門口,許婧最先上了車,朝著她們揮了揮手,隨之王語嫣也跟著王老師一道回去了,就剩蘇清歡一個人在校門口。

她並冇有告訴南家那幾位少爺今天集訓結束,所以他們都冇有來接她,正當她打算打車回去的時候,趙延朝著她走了過來。

“蘇清歡。”

蘇清歡對著他笑了笑:“趙延同學,有事嗎?”

趙延看著她,像是鼓足了很大的勇氣,最後隻說了一句:“咱們全國賽上見。”說完,就對著蘇清歡揮了揮手,隨後大步走了。

蘇清歡一頭霧水,不明白趙延想要表達什麼,是打算在全國賽上跟她PK嗎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