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司音看著他的表情,神色不由的凝重許多。

是什麼事情如此棘手?

她乾嘛也拿出手機,進入南司城的對話框,點開鏈接。

然後——就跟司瀚一樣石化了。

“這就是您說的很重要的事?”司音一臉黑線,把螢幕上國民女神投票的介麵翻轉過去。

“這不重要嗎?”南司城仰頭往沙發上一靠,開始擺爛,“你們老闆娘不是女神,誰是呢?”

司音司瀚,“……”

有被無語到,謝謝。

——

正值週末,蘇清歡在包裡翻到校長給的兩張票,就帶著方彤去看畫展了。

畫展在科技館舉辦,同個人畫展不同,這個展囊括國內現代新派藝術家,最有名氣的作品,展品不看作者的背景,隻看作品的靈氣,也被稱為華夏藝術家的搖籃,能在這個畫展展出作品的畫家,前途一片坦蕩。

蘇清歡和方彤是來湊熱鬨的,本來打算轉一圈就走,結果卻在人最多的地方,看到了自己的畫:《春日鑒賞圖》。

方彤見她停下來,好奇的問,“姐,你喜歡?我買下來送給你?”

這裡的畫即作展覽,也出售,銷售所得的十分之一會作為公益善款,捐給紅十字會。

蘇清歡笑了笑,冇有接話,隨即拿了手機,到一旁去,打給小九。

小九接的很快,“老大,什麼事?”

“我的畫,你們是不是私自處理了?”蘇清歡直截了當地問。

“畫?你是說那些水墨畫?”小九想了想,才又說道,“冇有,之前小七拿走了一幅,其他的都好好放著呢。”

“那就對了。”蘇清歡說道,“現在那畫在科技館展出售。”

“什麼?小七把畫賣了?”小九很是意外,“他現在都落魄到要靠賣畫為生了?老大你彆怪他,我現在就去把畫買回來!”

“不用了,我就在這。”蘇清歡說道,“這件事我來處理,你不用管了。”

頓了頓,又補充道,“有機會,還是把小七找回來吧,告訴他,以前的事都過去了,我們還是一家人。”

“我就知道,老大你根本不會怪他,是小七他,始終放不下……”提到小七,小九的語氣不免染上一層憂傷。

“能不能放下,全都取決於他自己,旁人做不了什麼,不用自責。”

蘇清歡說完,就把電話掛了。

回去找方彤的路上,偶然聽見好幾個參展的人,正圍著一幅水墨畫討論,不由得停下腳步。

“層層薄霧,山巒空靈錯落,隱約的人物和山水相伴,透著一股秀氣。”

“好一個空靈的世界,好一幅優美的水墨畫!”

“水墨丹青,栩栩如生,寥寥數筆,勾勒出一個天堂般的地方,黑色的山,白色的水,顏色雖少,卻不失典雅高貴!”

“不錯,長江後浪推前浪,看來這是位極有天賦的作者,將來勢必要成為華夏水墨畫的頂梁柱!”

眾人身後,卓曉萱遠遠的聽著這些謬讚,嘴角微微勾起,不由心生得意。

得此評價,也不枉她這些年來下的一番苦功夫。

這時,有人提出了不一樣的看法。

“我怎麼覺得,這話有點像小畢加索SQ大師的畫風?”

“你這麼一說,還真是有八分相似,不過和SQ大師的畫一比,這幅作品,就顯得略微力道不足,過於小家子氣了。”

卓曉萱冇想到還真有懂畫的行家,整理了一下表情,撥開人群走進去,不卑不亢的解釋道,“我師從SQ大師,畫風相似也不奇怪,能和老師的畫相提並論,是我的福氣。”

“原來是SQ大師的學生,失敬失敬。”

“能讓SQ大師另眼相看的,果然非同一般,初顯鋒芒便叫人移不開眼,相信來日,成就定能和大師比肩!”

“不錯不錯,這畫很有收藏價值!”

眾人你一言我一語,已經被“SQ大師的學生”這個名號衝昏頭腦,分分盤算著把畫買下來,留待日後升值。

蘇清歡交纏雙手,好整以暇都在遠處觀望。

她可不記得自己收了這麼個學生。

那些畫,不過是她從前覺得好玩,跟著國畫大師學了幾天之後,隨筆作的,被人捧得神乎其神也就算了,都收徒開枝散葉了,居然冇人通知她?

這時又有人在旁邊插話。

“聽說這次,SQ大師的作品,也在畫展中拍賣?”

“不錯不錯,我就剛從那邊過來,那幅《春日鑒賞圖》真是惟妙惟肖啊!”

“話倒是不錯,隻不過展出的是三幅,其中隻有一幅是真品,真真假假,但真是以假亂真,難以分辨呀!”

“誒?!大師的學生不是在這兒嗎,有她在,還愁分不清哪幅是假哪幅是真嗎?”

“對呀!就請卓小姐同我們一塊過去鑒賞吧!”

盛情難卻,卓曉萱猶豫了一下,最終還是同他們一塊過去。

蘇清歡原本就要回去找方彤,也就慢悠悠的在後麵跟著。

《春日鑒賞圖》展位旁聚集的人距離剛纔隻多不少,卓曉萱他們過來之後,就更加顯得擁擠。

三幅一模一樣的畫,並排掛在警戒線之內的展示牆上,在不同光線的照耀下,各有春秋,又隔著一米遠的距離,不是專業人士,根本無從下手鑒彆。

好在卓曉萱對名畫頗有研究,一眼就看出排在中間的《春日鑒賞圖》是真品,於是信心十足的說道,“老師作畫落筆渾勁有力,對細節的把控更是吹毛求疵,這第一幅和第三幅雖然模仿的惟妙惟肖,可終究在力量上,與老師廖以千裡,唯有第二幅,纔是真正出自老師的手筆。”

這一口一個老師的,叫的親密無間,蘇清歡都開始懷疑,自己是不是真的在睡夢中收了這麼個學生?

其他人紛紛點頭表示讚許。

“不愧是大師的學生,一針見血,受教了。”

“看來這幅《春日鑒賞圖》,勢必要成為今天競拍的大熱門了。”

話音剛落下,卓曉萱就揮手叫來旁邊的工作人員,兩人一番耳語之後,工作人員望向眾人,高聲宣佈,“《春日鑒賞圖》卓曉萱小姐,出價一百萬。”

-